“懒洋洋”教语文

 

不知道是缺少激励,还是自己缺少激情,教学中,我越发地懒了。人懒了,激情也就淡了,激情淡了,人也就更懒了;也许在我的身上已然形成了这种恶性循环吧。

懒了。淡了。激情没了。不过,课还是得上的,但对于自己的每一堂课,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满心期待——希望学生们学会这样,懂得那样……;更没有了当初那种飞扬的激情,满堂满堂地口吐妙语,喷洒天花。心里总是想:上课自己那么卖力干什么呢?唾沫横飞,口感舌燥的,累不累啊?又有多少学生认真听了领会了我自认为的如珠的妙语呢?于是,我很快就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懒的借口,我讲得天花乱坠也会枉然,何必枉费力气,你们自己学去。

亲,你一定会想:自学?开玩什么笑,小学生也会自学?拉倒吧。嘿嘿,你说的一点都不错,小学生确实没有什么自学能力,我当然不会让他们完全自学啊,而是在我的诱导下,有目的的讨论文中的问题。学生讨论得热火朝天,就没我什么事可做了,我顶多加入他们的小组插上一两句,其余时间都优哉游哉地玩我的,思考我的问题;不用唾沫横飞的讲,不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地注意他们每一个人的行为。你说,何乐而不为呢?

一个学期下来,我都是这么懒着上课的,每一篇课文的教学,我采用的都是讨论法。节节语文课都会让学生自行讨论出问题的答案。凡是问题的答案带有陈述性的问题,都是大问题,我都会让学生去讨论。例如,在上《月光曲》那篇课文时,为了让我继续能够懒下去,我就设计了出三个大问题让学生们去讨论,去啃。其一:贝多芬为什么想进茅屋为盲姑娘弹一曲?其二:贝多芬为什么弹了一曲又想弹一曲?其三:《月光曲》的旋律有着怎样的起伏变化?个人觉得,学生们如果把这三个问题弄透了,关于课文中人物的品质,《月光曲》的创作过程等问题,就不在学生们的话下了。不知你有何高见。

我每节课都会让学生讨论个两三个问题,也仅仅只想与学生一起解决那两三个问题,其余的一概不想多讲多论。每一堂语文课,除导入外,我总是先让学生自由读课文(六年级了,生字词不专门讲),读完后,我再抛出我的问题,接下来就直接让学生们进入人讨论环节。讨论一段时间后,我就会让各讨论小组的组长作出小结汇报。但很多时候,他们的汇报都是差强人意的。不过,我是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而是略作提示之后,又令他们重新讨论,直至我满意为止。因此,每节课我都只需要作出一些必要的陈述与总结,其余时间我都乐得个轻松自在。我不想采用那种始终循循善诱的,生一言师一语的教学方法;那样太累,不符合我这段时间懒的习性。

不过,我这样做,刚开始学生们满不适应的。好多次,我说:“大家讨论。”一声令下,大家并未有立刻围成小组一起讨论,而是有的同学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有的看着我痴痴地傻笑,有的望着我期待我的再次指示。他们那时候心里也许是这么想的吧:这个怪老师,自己不讲,常要我们讨论,一节课讨论那么多次,难道有要讨论吗?嘿嘿,于是,我又大声的说一遍:“大家讨论!”他们这才迅速的围在了一起讨论。

我要说的是,这可是我组织学生讨论的过程中遇到的最不值一提的问题。刚开始,我总觉得给那么多时间给他们讨论,白给了,他们也白讨论了。讨论后,他们还是一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们个个对那些问题的回答,都只是只言片语,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一段有条理的话来,很是令我沮丧。当时,我就想,这懒还真没那么好偷。没办法,只能让他们重新来过。

那段时间,很多的问题,我都要让他们讨论上两三次,但长此下来,效果依然不明显。敏思苦想中,我发现我那段时间采用的是放任自流的讨论方法;学生们叽叽呱呱地讨论犹如日常的说话一样,想到什么就讲什么地自说自话;从不善于听取别人的归纳被人的看法。于此,我就在每一小组选了出一书记员,让他把小组中每人的发言,有重点的记下来,汇报的时候,就读那些内容,并试着把哪些内容有条理的组成一段话。这样之后,讨论的效率果然有所提高。

再一个问题:或许是性格内向的原因,很有几位学生讨论的时候一点都不积极主动,总是让别人先说,别人说完,他们有不怎么想说,可能是他们觉得该说的别人都说了,觉得自己已经有没有什么话可说吧。这样无形中就剥夺了他们思考的机会,和发言的机会,彻底变成了陪衬人。这不能不说是一大令我揪心的问题。我不得不再次反思一下我所谓的讨论法教学。反思之后,我就在课堂上增加一独立思考的环节。以前,我提出问题就会立马让学生集体讨论,而现在,我则会先让学生们独自静静地思考一段时间,再作集体讨论。所谓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也是在告诉我们在教师启发、学生集体讨论问题之前,必须现有一个独立思考,并产生困惑的过程吧。

好了,两个重要的问题,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决,我似乎又可以放手让学生讨论,而自己也可以优哉游哉地偷我的懒了。不过转念一想,世界上那会有什么永远可以高枕无忧的美差呢?不知道又会有哪些棘手的问题在等着我,这懒,还真是没那么好偷!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