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宝钗“金蝉脱壳”

文/方山

提到宝钗扑蝶,多讨论的是随后演变而来的滴翠亭事件。对宝钗那次“金蝉脱壳”的行为,历来有诸多争议。

“扑蝶”是在这样一种情境下发生的:“忽然抬头见宝玉进去了,宝钗便站住低头想了想:宝玉和林黛玉是从小儿一处长大,他兄妹间多有不避嫌疑之处,嘲笑喜怒无常;况且林黛玉素习猜忌,好弄小性儿的。此刻自己也跟了进去,一则宝玉不便,二则黛玉嫌疑。罢了,倒是回来的妙。想毕抽身回来。”

二玉[......]

继续阅读

悲情最是薛宝钗

少年时初看红楼,只看到了少男、少女的旖旎情事,为宝黛爱情叹息流泪,总以为林妹妹就是忧郁症的代名词。而以我现在的目光来看,真正悲苦忧愁的倒应该是薛宝钗。

宝姐姐,众人眼中一个温柔大度、随分守礼的大家闺秀,这样一个优秀的贵族女孩,应该是十分理智缺乏情感的。如果这样来看宝钗,却是误了。宝钗也是正当妙龄的少女,宝钗也有着如黛玉般的聪明才气,宝钗也同样是天生丽质的女孩子,她不是青年丧夫的李纨,也不是尚[......]

继续阅读

林黛玉为什么会跟薛宝钗言归于好?

文/归途如虹

《红楼梦》第四十九回里,贾宝玉问林黛玉“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他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他看到林黛玉不仅对贾母宠爱薛宝琴毫不介意,也和薛宝钗相处融洽。看到她们两个可以亲如姐妹,贾宝玉也感到非常疑惑。林黛玉解释之后,贾宝玉这才恍然大悟了。

很多人觉得,林黛玉之所以和薛宝钗言归于好,是因为薛宝钗在她说出“良辰美景奈何天“,“纱窗也没有红娘报”之后“并没有趁机告状,说她偷看了《西[......]

继续阅读

黛死钗嫁——红楼一梦的悲凉终章

一、薛林之争与二人结局的合理性

自《红楼梦》问世以来,林黛玉与薛宝钗的粉丝团几乎形成了“拥林派”与“拥薛派”两大对立阵营。清人邹弢的《三借庐笔谈》有载,他与许伯谦是多年老友,常一起谈论《红楼梦》。然邹弢尊奉林黛玉,而伯谦却扬钗抑林。他记述道:“己卯春,余与伯谦论此书,一言不合,遂相龃龉,几挥老拳,而毓仙排解之,于是两人誓不共谈《红楼》。”[1]一对老友因对小说人物见解不同[......]

继续阅读

薛宝钗无心的举动,最是让人觉得可恶

都说薛宝钗心思缜密知分寸,有时候却真的是难以恭维。她做出的许多“无心没头脑”的事还真不少,而且颇不道德,要说她点什么,“无心之举”等托词又成了她的盾牌。

她最厉害的行径,就是在滴翠亭陷害林黛玉了。你要说她时,她在这之前是去找林黛玉,那段时间她心里只有林黛玉,她说出林黛玉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并非故意陷害林黛玉。看看这盾牌,是不是足以以一当百了。

她薛宝钗害了别人,她还是个好人。这正是薛宝钗[......]

继续阅读

薛宝钗为什么劝止香菱学诗?

文/归途如虹

《红楼梦》第四十八回里,写到香菱想要学诗,先是希望薛宝钗教她,薛宝钗说她是得陇望蜀。后来,香菱找林黛玉学诗,林黛玉欣然接受。薛宝钗却对此颇有微词,几次劝止香菱学诗,那么薛宝钗为什么那么做呢?

薛宝钗是关心香菱的身体。香菱学诗很用心,甚至到了一种苦心孤诣的地步。她熬夜读诗,薛宝钗觉得她这样做会影响身体健康,于是耐心劝止。

薛宝钗也关心香菱的名声。那个时代对女性并没有才[......]

继续阅读

薛宝钗为什么会抛弃史湘云?

薛宝钗刚一进贾府,就被赞大得下人心,在贾母那里,一开始也表现得十分谦虚有礼,贾母还因此给她过了一个生日。薛宝钗好不高兴。

其社交,可谓是取得了初步的成功。但是,也有遗憾。只有奴才们一时夸她还好,荣国府年轻的主子,基本上都还没怎么认可她。

贾宝玉经常围绕黛玉转,还为宝钗家炮制了金玉良缘而生气,要把那个通灵宝玉砸了;贾宝玉也时常不给宝钗好脸色看。这样,胸前每日佩戴着金锁的宝钗面子上自然有些[......]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