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发布

杨绛:我是怎样读论语的

我很羡慕上过私塾的人,“四书五经”读得烂熟。我生在旧时代的末端,虽然小学、中学、大学的课程里都有国文课,国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数学、理科和英文。我自知欠读的经典太多了,只能在课余自...

梁实秋:少说废话

常有客过访,我打开门,他第一句话便是:“您没有出门?”我当然没有出门,如果出门,现在如何能为你启门?那岂非是活见鬼?他说这句话也不是表讶异。人在家中乃寻常事,何惊诧之有?如果他预料...

余秋雨:老屋窗口

前年冬天,母亲告诉我,家乡的老屋无论如何必须卖掉了。全家兄弟姐妹中,我是最反对卖屋的一个,为着一种说不清的理由。而母亲的理由却说得无可辩驳:“几十年没人住,再不卖就要坍了。你对老屋...

薛蟠初见林黛玉并没有动心,他是什么时候爱上了林妹妹呢?

《红楼梦》第二十五回里,有这样一个细节,薛蟠“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薛蟠是《红楼梦》里的一个花花公子。他不学无术,风流好色。他不仅好女色,还好男色,调戏过柳湘...

木心:日本文化是对中国文化了不起的误解

初次到日本,一下飞机,被记者围住,我说了话:“日本的文化,来自中国唐家废墟,是对中国文化的—种误解。”第二天早晨看报,不得了!日本国朝野鼎沸,指斥我口吐狂言,是最不受欢迎的人。看来...

梁实秋:豆腐

豆腐是我们中国食品中的瑰宝。豆腐之法,是否始于汉淮南王刘安,没有关系,反正我们已经吃了这么多年,至今仍然在吃。在海外留学的人,到唐人街杂碎馆打牙祭少不了要吃一盘烧豆腐,方才有家乡风...

林语堂:想好就动手

许多青年,常常在想定了一件事情以后,却还是犹豫不去进行;有许多人,天天在干着和他兴趣不合的工作,他们说起来总是说命运不好,等着机会,去干适当的事情。可是他们只是嘴里说,却不去干,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