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镜头连接,课脉一线——点评《我的叔叔于勒》一课

艳红发过她所有关于微镜头课例的时候,着实被惊艳到了。一个个课例犹如跳跃的红玛瑙,招摇着,舞动着,透着欢欣鼓舞、奋斗激越。

这是青春语文聚焦思想的引领,这是草根教师聚焦研究的丰硕,这是语文湿地水草丰美的滋养。

仔细阅读艳红老师《我的叔叔于勒》课堂微镜头一课,油然而生的是:镜头连接,妙不可言;无缝辑合,课脉一线。

蒙太奇不仅适用于电影,适用于写作,也适用于课堂。艳红聪慧。

镜头选择精巧。该课选取了三个镜头来连接,分别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巧遇让人如此心伤”“称呼让人如此温暖”,镜头一着眼在于勒的来信,镜头二立足于哲尔赛岛的巧遇,镜头三落脚于若瑟夫的称呼。

这三个镜头的选择不但抓住重点,而且在排列上层层推进,直击文本心脏。

细细探究,不难发现,课堂微镜头的选取须抓手明确,外向显性,艳红分明聪慧地觉知到这个技巧,课堂由此而下,抽丝剥茧,渐入佳境。

信件、巧遇、称呼,当我们将这三个词语或者三个镜头链接起来的时候,甚至能惊奇地发现,若瑟夫最后的称呼竟也像是在给于勒默念信件的称呼。

课堂镜头的智慧决定了教学内容选择的智慧。

以读助教体验。艳红非常注重学生读的参与,整堂课读的形式不拘一格,多样丰富,有默读、朗读、范读、演读等等。

艳红老师与学生在朗读的场域里,渐渐地触摸人物的心理,感知人物的灵魂。

师:父亲总是重复他那句永不变更的话:“唉!如果于勒竟在这只船上,那会叫人多么惊喜呀!”这句话中的“唉”有何言外之意?请把“唉”延长声音再读读试试。

(生试读)

师:你读出了什么?

生:失望、埋怨,还掺杂着有希望的喜悦,感情很复杂。

师:是啊,于勒已经变成了他们一家人的“梦想”,变成了他们一家人的“精神支柱”。盼了十年了,于勒还没有回来,所以只好“唉……”请同学们重读红色字(竟、惊喜),看还能读出什么呢?

(生再试读)

师:你读出了什么?

生:全家对于勒的归来到了翘首期盼的地步。

师:仅仅是盼望吗?如果去掉那个“唉”,去掉那个“竟”,再读。

生:我还读出了菲利普的苦恼,他在深深地叹息。

这里的指导非常漂亮,甚至有肖培东老师的影子。艳红老师的指导一环一环,环环相扣,及时抓住课堂契机,深度追读,深度追问。

就是在这一连串的追读之中,学生参与体验,非常真诚地捕捉到菲利普的复杂难言的心理。这个朗读活动堪称课堂的一大亮点。

代入其中共情。好电影在于激发与连通观众的共情,好课堂也是如此。我们来看这个教学片段:

师:如果老师就是于勒,你就是菲利普夫人,你指着我暴怒地说一说。

生:“我就知道这个贼是不会有出息的,哼,早晚会回来重新拖累我们的。”(愤怒、绝望)

师:可是得知于勒发财的时候,菲利普夫人又是怎么说的呢?

生:母亲也常常说:“只要这个好心的于勒一回来,我们的境况就不同了。他可真算得一个有办法的人。”

师:同一个人,“有钱”时,他是好心的于勒,有办法的人;“身无分文”时,他是贼,是流氓。尝试着暴怒起来,读出母亲的愤怒。你又读出了什么?

……

艳红老师有很强的共情力,且将自己带入文本之中,不知不觉间,将学生、文本、教师融为一体,整个课堂呈现出水乳交融的态势。

老师放低姿态平视学生,学生放松自如,在舒展的场域里尽情发挥。学生的演读入情入境,老师的引领渐次走高,直抵文本深处。

对文本意义的追寻,对语文意义的建构,会让我们始终处于一种对文本、对课堂的敬畏与紧张之中。但适度的敬畏与紧张,会成为我们挖掘课堂意义的不懈追求。

王君老师说:“青春语文的底座是生活,是整个语文教学系统中每个人的生命状态。”读艳红的这堂课,深感艳红在语文与生活的融通里渐行渐远,未来可期。

赞(0)
分享到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