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却被无情恼

前两天,看到一位学生在日记上说我皮笑肉不笑,她说她真的搞不懂我。这又再一次让我审视起我的笑来。

说实在的,个人有时候也觉得:我笑什么?有时候真的只是笑而已,没有任何含义,看见你我就笑,跟你说话,我就笑,我总是这么傻傻的笑,憨厚的笑——恩,痴人多笑。

或许我就是一十足的痴人吧,傻子一个吧。记得小时候,我的小舅舅总是对我说:“笑笑笑,光笑,笑什么笑。”慢慢地,我就开始知道了自己的与众不同。知道了爱笑也是一件坏事情。

我为什么要笑呢?我笑什么呢?我为什么就做不到不笑呢?很多的日子里我总是这么思索着。

现实中,我也逐渐地与笑作着各种斗争,装深沉,装冷酷,但是最终都是以失败而告终,因此人们更是以为我——神经病。

少年不识愁滋味,步入而立之年,值得庆幸的是,我脸上的让人讨厌的笑容终于减少了那么一点点。面对陌生的人,我也不像以前一样总是笑,面对熟人,我也开始察言观色,相应的对自己的表情作出调整。但是,有时候,忘乎所以,脸上还是不由又浮现出了让人难以懂得的笑容。

但是,除非是某人真的让我觉得恶心,我还是在与之谋面的那一刹那脸上堆满笑容,有时候淡淡的,有时候是浅浅的,有时候憨憨,我的笑容就从他(她)们的面前这么飘过。

笑,也俨然变成了我向人们打招呼的最直接,而且是很多时候的唯一手段。于是这又引起了人们的反感,准确的说应当是不适应,不喜欢。

因之,大多数人都觉得我很清高。是啊,笑一笑,对人爱理不理的,这是大多数人对我的评价。

是的,我确实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大多数时候,我总是任他们热热闹闹,我作我的壁上观。独自享受着自己的灯火阑珊。

逐渐地,我也越来越明白我的笑容为什么那么地令人生厌了。是啊,谈笑,谈笑,没有谈,何来笑。因此,我那些真真切切的会心的微笑,则就这么变成了一种不真诚的笑——皮笑肉不笑。可是,我知道,虽然有时候我的肉确实没笑,但是我的心是微笑的。

事到如今,我还是为我要不要笑作着挣扎。我这么个人,你笑别人都以为你不真诚了,你不笑别人就会更以为你冷酷清高。但是,有时候我真的不想笑。特别是当你满面笑容的面对着那个人,那个人却以冷脸相待时,我就真的非常的恨自己,并狠狠地在自己的内心说:“笑什么笑,谁叫你笑的,你就不能挣点气吗。”对于那些我笑了不予怎么理睬的人,我还是抱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的。

呵呵,扯了这么多我生活中的事情,是该扯扯我教学上有关我笑的事情了。其实,教学中我爱笑也给我徒增了不少烦恼。

首先就拿今年我带了幼儿班的两节课来说,那些个学生可是一点点都不畏惧于我。不为别的,因为我一出现在他们的课堂上就是面带笑容,相对于其他老师来说,就有点与众不同了。于是那些个学生就都觉得我慈善,就放开手脚地调皮。在加上我这么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又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哄孩子,更何况我又不是幼师毕业,因此上课的时候,我就经常变得手足无措。只能怪自己无用,怪那些孩子“太淘气,欺软怕硬”。这是低年级的情况。

高年级孩子懂事了,我在上课时当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学生看着我上课整日笑眯眯的,觉得和蔼可亲。因此,他们一开始都觉得我这个老师好说话,但是天长日久下来,他们就开始不懂我了。明明刚刚还是阳光灿烂,怎么就突然狂风暴雨了。

是啊,学生们不争气的时候,我也会发脾气,我没办法始终成为他们心目中的老好人。因此他们都摸不着我的脾气,也就更不谈懂我了。

很遗憾的是,我没有达到国家下定的要求,一直微笑着,做永远和蔼可亲的老师。我想学生们还是不会怪我吧。

那个学生虽然说我皮笑肉不笑,但是她却真实的喜欢上我的课。她喜欢我课堂上宽松自由的教学气氛,喜欢我充分地给了她们自由表达的机会的上课方式,不是光让他们听。

看着她的日记,于是我就想,或许她是唯一明白我的心也是微笑着的人吧。当然我对自己的估计有些乐观啦。

不管怎样,往后的日子里,不管风风雨雨,就让我时刻保持着一颗微笑的心吧。

哈哈哈,开口便笑。哈哈哈,不开口也笑。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