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消失一年的家,又回来了

突然有一种陶渊明的感觉,虽然我没有当官更没有辞官。

不过,这也不妨碍我和陶渊明的某种相似之性吧。因为一位高僧曾就对乾隆皇帝说过,人在这世上熙熙攘攘,无非名利二字。

陶渊明曾经一度出仕,他又何曾为的不是名与利,只是后来,他才觉得自己是踏出了迷途,误落尘网中。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的他也就毅然决然地辞官回家。于是也就有了那首千古绝唱的《归去来兮辞》。

如今我写着小小的感想,自然是不敢比拟于《归去来兮辞》,只是觉得自己没有像过去一样汲汲于名利,像陶渊明一样,自然之中有着一种一时淡忘了名利的轻松与愉悦。

想老婆以前开店,每个双休日回来,我回来很多时候都跟她一起坐在店里,满心里想着的就是卖东西。因此,很多时候满心眼里也就是钱。想着某东西没有卖掉,某个时候客流量大,某些东西赚钱多,某些东西赚钱少,下一步该如何经营……真的是那个劳神。而且,一天到晚都要在那里守着,想想总觉得是那个辛苦。

你看陶渊明以前还是当官,都觉得身心累得不能,我们自己做点小生意,也就觉得更加的辛苦,至少是比他辛苦十倍吧。

当然,这意思也不是说怕人生多么辛苦,只是觉得像陶渊明一样,自己走的路有违于自己的秉性,或曰天赋,所以也就感觉不到那么顺心。譬如,陶渊明回家务农他就很开心——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是多么的浪漫,是多么的富有诗意啊。

陶渊明辞官刚一回到家,就感叹起了人间的天伦之乐,觉得它是那么美好——僮仆欢迎,稚子候门。思念他老子很久的孩童看着自己的父亲回来了,又怎么能不高兴呢?陶渊明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了懂事了也很欣慰吧。

虽然我没有着陶渊明高雅的心胸和诗化生活的绝妙手笔,但是却能有感于陶渊明同类的快乐。

给我感受最深的就是——我以前的老婆又回来了。当然,我只有一个老婆,说的是老婆变了。下面说一件小事。

首先来说,就是老婆解放了,不用天天将近14个小时的坐在店里里看守着店铺。她如今找的新工作,也有双休日。相比较于过去的一年,她也就真的松散自由了许多。这也就不像以往,以往她整天都是充当老板娘的角色,而现在,她的角色更多的是定位在贤妻良母之上。

这一感悟,是我前天坐在电脑前写作,在我的心里突然生发出来的。当时,我写着写着,突然发现老婆忙前忙后,她一个人洗衣、煮饭、扫地、拖地……忙得不亦乐乎。当时,我的内心里也就顿生欣慰于感动,觉得以前的日子又回来了。这个老婆,分明就是以前的那个老婆。

想老婆开店的时候,家务,她总是顾不上,回到家也就我,有时候多个儿子。吃饭的时候也大多只是我一个人吃,我吃完再送饭给她吃,一家三口,一年多,很少在一起吃饭。那一年,家,仿佛已经不存在,我们有的只是那个店铺。

不得不感叹,这个世界上没有妻子、没有母亲也就没有家,过去的一年,我的妻子,孩子母亲变成了老板娘,所以我们的家消失将近一年。

现在的周末,有些时候,跟着老婆孩子一起逛街也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譬如,今天下午,我们一家三口一起走在大街上,儿子突然从我的背后拉着我衣服走路,后儿子又非要她妈妈在他的后面拉着他的衣服走路,我们一家三口也就这么拉着衣服,排成一字型在大街上走着。想想都好笑,可是自己却又觉得无比温馨。

大街上人来人往,可能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发生在我们一家三口身上的这一幕,可是这一幕在那一刻立马就铭刻在了我的心里。这让我再次感受到,我们家又回来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