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使楚、拷打羊皮定案、欧阳晔破案、塞翁失马、田忌赛马》翻译

  1. 晏子使楚

晏子使楚。以晏子短,楚人为小门于大门之侧而延①晏子。晏子不入,曰:“使狗国者,从狗门入。今臣使楚,不当从此门入。”傧(bīn)者更道,从大门入。见楚王,王曰:“齐无人耶?”晏子对曰:“临淄三百闾(lǘ),张袂(mèi)②成阴,挥汗成雨,比肩继踵(zhǒng)③而在,何为无人?”王曰:“然则子何为使乎?”晏子对曰:“齐命使,各有所主。其贤者使使贤主,不肖④者使使不肖主。晏最不肖,故直使楚矣。”

①延:引进,迎接。 ②袂:袖子。③踵:脚后跟。④不肖:不贤。

晏子出使楚国。因为晏子身材矮小,楚人在大门旁边开了一个小门引晏子进去。晏子不进去,说:“出使狗国的人才从狗门进去,今天我出使到楚国来,不应该从这个门进去。”迎接宾客的人改变了路线,引晏子从大门进去。晏子拜见楚王,楚王说:“齐国没有人了吗?”晏子回答说:“齐国的都城临淄有七千五百户人家,人们一起张开袖子,天就阴暗下来;一起挥洒汗水,就会汇成大雨;街上行人肩膀靠着肩膀,脚尖碰脚后跟,怎么能说没有人呢?”楚王说:“既然这样,那么为什么会打发您来呢?”晏子回答说:“齐国派遣使臣,要根据不同的对象。贤能的人被派遣到贤能的君主那里去,不贤德的人被派遣到不贤德的君主那里去。我是最不贤德的人,所以只好出使到楚国来了。”

  1. 拷打羊皮定案

人有负盐负①薪②者,二人同释③重担,息树阴。少时将行,争一羊皮,各言为己藉背④之物,讼(sòng)于官。时雍州刺史李惠谓群下曰:“拷⑤此羊皮可知主乎?”群下⑥咸⑦无答者。惠遣⑧争者出,令人置羊皮席上,以杖击之,见少盐屑,曰:“得其实⑨矣!”使争者视之,负薪者乃伏地认罪。

①负:背。②薪:柴。③释:放下。④藉背:垫背。⑤拷:捶打。⑥群下:部下。⑦咸:都。⑧遣:使,令。⑨实:实情。

有一个背盐的人和一个背柴的人,两个人同时放下重担在树荫下休息。不一会儿,将要出发时,两人争夺一张羊皮,都说是自己垫背用的东西,于是去报了官。时任雍州长官的李惠对部下们说:“打这张羊皮能查出它的主人吗?”部下都没有回答。李惠让争吵的两人出去,叫人把羊皮放在席上面,用杖敲击,见到有一些盐末,就说:“得到实情了!”再让争吵的双方进来看,背柴的人才跪在地上承认了过错。

  1. 欧阳晔(yè)破案

欧阳晔治鄂州,民有争舟而相殴至死者,狱①久不决②。晔自临③其狱,坐囚于庭中,去④其桎(zhì)梏(kù)而饮食之,食讫⑤,悉劳⑥而还之狱。独留一人于庭,留者色⑦变而惶⑧顾⑨。欧阳晔曰:“杀人者汝也!”囚佯(yáng)⑩为不知所以,曰:“吾观食者皆以右手持箸,而汝独以左。今死者伤在右肋,非汝而谁?”囚泣涕服罪。

①狱:案件。 ②决:决断。 ③临:到。 ④去:去除。 ⑤讫:终了,完毕。 ⑥劳:安慰。 ⑦色:脸色。 ⑧惶:恐惧,惊慌。 ⑨顾:四周看。 ⑩佯:假装。

宋朝人欧阳晔治理鄂州政事时,有州民为争船互殴而死,案子悬了很久没有判决。欧阳晔亲自到监狱,把囚犯带出来,让他们坐在大厅中,除去他们的手铐与脚镣,给他们吃食物。吃完后,善加慰问后再送回监狱,只留一个人在大厅中,这个人脸色剧变,显得很惶恐不安。欧阳晔说:“杀人的是你!”这个人假装不知道,欧阳晔说:“我观察饮食的人都使用右手拿筷子,只有你是用左手,被杀的人伤在右边肋骨,不是你是谁?”这个囚犯哭着认罪了。

  1. 塞翁失马

近塞上之人有善①术者,马无故亡②而入胡。人皆吊③之,其父(fǔ)④曰:“此何遽(jù)⑤不为福⑥乎?”居数月,其马将胡骏马而归。人皆贺之,其父曰:“此何遽不能为祸乎?”家富良马,其子好骑,堕而折其髀(bì)⑦。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为福乎?”居一年,胡人大入塞,丁壮者引弦而战。近塞之人,死者十九。此独以跛(bǒ)⑧之故,父子相保。

①善:擅长,善于。②亡:逃跑。③吊:安慰,宽慰。④父:老汉(老人),古代对老年人的尊称。⑤何遽:怎么就。⑥福:好事。⑦髀:大腿骨。⑧跛:瘸腿。

在靠近边境一带居住的人中,有一个精通术数的人。一天,他家的马无故逃跑到胡人那边去了。人们都来安慰他,老人却说:“这怎么就不会是好事呢?”经过几个月,那匹马竟带着一群胡人的骏马回来了。众人都恭喜他们,老人却说:“这怎么不会是灾祸呢?”家里有了许多好马,儿子爱骑马,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折断了大腿骨。众人又来安慰他,老人又说:“这怎么不会成为好事呢?”过了一年,北方的胡人大举入侵中原,身体强壮的男子都拿起弓箭去战斗。边境附近上战场打仗的人,绝大多数都死了。这个人的儿子因为瘸腿的缘故免了从军,父子的性命双双得以保全。

  1. 田忌赛马

齐之田忌,为贵公子,数①与王及诸公子驰逐②重射。孙膑见忌之马力不甚相远,马分上、中、下辈③。于是谓田忌曰:“君第④重射,臣能令君胜。”田忌信之,与王及诸公子逐射千金。及⑤临质⑥,孙子曰:“今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之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sì)与彼下驷。”既驰三辈毕,田忌一不胜而再⑦胜,卒⑧赢得王千金。于是田忌进孙子于威王。威王问兵法,遂以为师。

①数:形容次数多。②驰逐:赛马。③辈:类,这里指马的不同等级。④弟:只管。⑤及:等到。⑥临质:将要比赛的时候。⑦再:两次。⑧卒:最后。

齐国人田忌是家世尊贵的公子,他经常与齐王和众公子赛马,设重金赌注。孙膑发现他们的马脚力都差不多,可分为上、中、下三等。于是对田忌说:“您只管下大赌注,我能让您取胜。”田忌相信了他,与齐王和诸公子用千金来赌注。比赛即将开始,孙膑说:“现在用您的下等马对付他们的上等马,拿您的上等马对付他们的中等马,拿您的中等马对付他们的下等马。”比完三场后,田忌一场败而两场胜,最终赢得齐王的千金赌注。于是田忌把孙膑推荐给齐威王。齐威王向他请教兵法后,就请他做了军师。

▍来源:网络等,版权归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