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让是个沽名钓誉的人吗?

春秋时期,智伯“挟天子以令诸侯”,打着匡复晋国霸权名义,分别号召当时晋国的“三公”韩庚子、魏恒子、赵襄子献出祖上流传下来的土地给傀儡国君晋哀公。
摄于智伯的淫威,韩庚子、魏恒子分别献出了一个万户的封地。得意洋洋地智伯于是又向赵襄子索要土地,这次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他在赵襄子那里碰了一鼻子灰。赵襄子说:“他的土地是先祖留下来的,不会随便先给别人。”心高气傲的智伯面对这一盆冷水,立刻勃然大怒。于是他连日请命那个傀儡的国君,并挟持韩庚子、魏恒子共同出兵讨伐赵襄子。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赵襄子知韩庚子、魏恒子与智伯有隙,于是在危急关头连夜派人进入韩庚子、魏恒子的营地,向其二人陈说唇亡齿寒的利害。其家臣说:“若赵氏亡,韩、魏亦不保亦!”一语就切中了二家的要害。随即,韩魏赵就正式结成了同盟,共同对付智伯。公元前453年3月某夜,智伯营地被韩魏赵三方内外夹击,智伯及其宗室也就在一夜之间身死家灭。
愚忠的奴才自古不断,智伯的奴才豫让就是这么一位。智伯死后,对智伯满怀知遇之恩的豫让,先是化身为下人,混进赵襄子家,为其打扫厕所。赵襄子如厕时,顿觉心神不宁,于是就派人搜索,豫让立马就被一干人等抓了起来;但是赵襄子心怀大度,竟然把他给放了。
或许是智伯真的对豫让恩宠有加吧。豫让被放出后,需对赵襄子感恩不说,他竟还是杀赵襄子之心不死。一面生,二面熟。为了再次与赵襄子见面不被赵襄子认出,他便漆身吞炭(把漆涂满全身,使身体长满癞子;吞咽火红的木炭,使嗓音变嘶哑)混迹于街市,连他的亲戚朋友都认不出他来。后,并对他的朋友说,他这样做也是为了让后代怀有二心的臣子感到羞愧。
不知道是上天的刻意青睐,还是赵襄子格外具有感应灾难的能力;豫让在街头的刺杀行动,又被赵襄子的及时行动粉碎了,豫让再次被逮到。但此时豫让杀赵襄子之心还是不死,可他又见再也刺杀无望;在无奈之中,豫让只好请求赵襄子把衣服脱下来给他刺杀,以了结自己的报仇心愿。赵襄子真可谓是古之仁人,竟也把衣服托给了豫让;豫让于是三跃而击之。随后,豫让就自刎身亡。
之前,赵襄子还责问豫让:“你没有为以前被灭的主子而死,为什么要替智伯献身?”豫让说:“以前的主子只是按照普通的礼节待我,而智伯把我当做国事看待,是我的知音。”于是,天下人都认为豫让是忠义之士。
但从另一个方便来说,方孝孺认为,豫让又何不是匹夫之勇呢?又何不是在沽名钓誉呢?
《周易》曰:“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豫让、豫让,不能豫(预)先让其主子远离祸患,真是有愧其姓名啊!这也正是他不能被称之为真正的忠义之士,真正的国士的原因吧。豫让真是愧对智伯对他的一番知遇之情啊!豫让真的不及智伯的另一位家臣郤疵的十分之一啊!更是不如韩庚子、魏恒子的家臣段规、任章的百分之一啊!
直到智伯身亡了,家毁了,豫让才知道挺身而出。而在智伯贪得无厌不知后果的时候,在智伯利令智昏洋洋得意的时候,在智伯面临被背叛的时候,豫让又到哪儿去了呢?那些时候,他怎么不知道在智伯面前说一些劝导启发的话,使智伯面与灾难啊!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