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苏舜钦、欧阳修谁更快乐?

心凄怆以感发兮,意忉怛而憯恻。循阶除而下降兮,气交愤于胸臆。夜参半而不寐兮,怅盘桓以反侧。这是王粲在荆州登上麦城城楼,纵目四望后,发出的思归之音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这是李白登临谢眺楼后发出的无奈的感叹。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这是宋代名臣范仲淹登临滕子京修葺一新的岳阳楼后,发出的沉重感喟。
自古文人登楼必赋,但,似乎也是登楼必悲。杜甫说的没错,花近高楼伤客心。欧阳修也许也很深明这一点吧,他在《踏莎行》一词中就告诫我们——楼高莫近危阑倚!
但苏辙说,写文章需要养气,养气则需登高;既然楼不可登,那么我们的文人骚客该登往何处呢?我的建议——登亭。登楼让人忧愁,登亭却往往让人心旷神怡。黄州不是有座亭子叫“快哉亭”么?
2
快哉亭是宋代谪官张梦得在其宅附近修建的一临江的亭子,想借以欣赏长江的胜景。张梦得让苏轼给他修建的亭子取个名字,苏轼登临四望后,就给其命名为“快哉亭”。
既然是快哉亭,那么它“快哉”在何处呢?首先,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当是亭上所能习见的景象吧。其亭前视域开阔,南北纵横百里,东西也有二三十里之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也是不无可能啊。再加白天渔帆点点,白云悠悠,独立快哉亭,一切美景尽享耳目,恐怕是一个“快哉”也难以形容吧。赤壁让苏轼感慨抱负落空,年华早逝;而快哉亭却能让他在仕途失意中发出“快哉”的感叹。登斯亭之快乐,可想而知。
除了美景,这里还有动人的历史传说。亭子所建之处,也是曹操、孙权所睥睨,周瑜、陆逊之所骋骛之宝地。其流风遗迹,亦足以称快世俗。这是否也契合了苏轼的英雄情结呢?
3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不错,下面我要向你们介绍的就是“沧浪亭”。
沧浪亭始建于吴越国,当时镇守苏州的是广陵王,他在当时苏州城的西南面建了一座小园林;他岳丈家的人在他家园林的旁边也建造了一园林。这两座园林就是如今沧浪亭的“雏亭”,当然当时并不叫沧浪亭。
沧浪亭这个名字是宋代的文学家苏舜钦起的。吴越国被灭国后,苏舜钦就花“四万钱”买下了这两园林,随后就进行了改造。因其建在水边,苏舜钦有感于屈原的名句“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就把其命名为沧浪亭,想在其中获得一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自在之乐。
沧浪亭因坐落苏州,其拥有苏州园林的秀美景观自是不必说。我想,他的美更在于其文化气息的浓厚吧。沧浪亭的文化鼻祖当属苏舜钦吧,明代文学家归有光认为,沧浪亭得以屹立至今,全赖与苏舜钦的文采,与其高尚的品格节操;是苏舜钦第一个赋予了沧浪亭以文化内涵。
说道沧浪亭的文化,最有名的莫过于那副“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的对联了。此联是有两联珠联璧合而成:上联出自欧阳修《沧浪亭》诗“清风明月本无价,可惜只卖四万钱”;下联出自苏舜钦《过苏州》诗“绿杨白鹭俱自得,近水远山皆有情”。后,清嘉庆年间,江苏巡抚、楹联大师梁章钜在修复沧浪亭时,集成此联。
4
接下来让我们来谈谈“醉翁亭”。《醉翁亭记》早就被选进初中语文教材,想必大家都很熟悉。其让人快乐之处也很明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山水之乐应当是每一座亭子都有的;但自古人们更看重的是,欧阳修在仕途失意时那种与民同乐的情怀吧。文章结尾处欧阳修说:“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但,我看未必,人鸟相互嬉戏,我想鸟儿们是知道游人的快乐的;欧阳修身为太守,竟是如此的平易近人,与游人们打成一片,人心都是肉长的,难道游人们就真的不懂得他与民同乐的情怀吗?
读罢此文,我不禁感叹,醉翁亭之所在地,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政府官员之间是那么的和谐,这不正是当下我们中国政府与人民所追求的吗?当我们到醉翁亭旅游时,想着我们中国古代曾有这么一为父母官,心中怎会不生出自豪之情呢?而我们的政府官员到醉翁亭休假旅游时,在快乐与自豪的同时,请不要忘了见贤思齐啊!
5
最后让我们来熟悉一个典故。从前楚襄王与宋玉在兰台宫游玩,有一股清风飒飒吹来,楚襄王便连忙敞开衣襟迎接清风,并说:“这阵风是多么的凉快啊!老百姓们此时也像寡人一样在享受着这阵清风吗?”宋玉回答说:“此独大王之雄风耳,庶人安得共之!”苏辙认为宋玉是在讥讽楚襄王,讥讽他体察不出百姓的苦乐。是啊,境遇不同,快乐怎会相同呢?人要想快乐,就必须给自己创造出一份自得其乐的心境与“身境”吧?我想,苏轼苏舜钦、欧阳修,他们仨都做到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