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牵绊住了游子回家的脚步?

 

元旦假期的第二天,大蛮子叔叔又开着他的小汽车嘟嘟地回来看他的二老了。他的老爸艳爷爷自是很高兴,儿子的回来让他也忙得不亦乐乎。大蛮子叔叔回来的那天,二位老人吃完早饭就开始张罗着儿子中午要在家吃的饭菜。

 

那天上午,艳爷爷在我家池子里杀鱼的时候,我就问他:“大蛮子叔叔在xx市工作,现在经常回来,你一定很高兴吧?

虽然大蛮子叔叔今年回来了那么多次,但艳爷爷还是抑制不住他内心的激动,他半天都没找到合适的文字回答我的话,只是带着满脸的笑容向我说了一句:“哦——!”

也许是见我不满意,之后,他又面带笑容地边使劲点头边小声地对我说:“十年啊!他曾经十年都没有回来过啊!”

我说:“十年?这么长时间啊?自结婚后他就没有回来过吗?”

艳爷爷又是很激动很心酸地说:“嗯!”

我接着说:“孩子还是别念多少书好!念那么多书,在外地工作,在外地成家,常年难得回来一次;书念得少的,大部分都在自己的故乡成家,在离父母不远的地方工作,做父母的经常可以见着他们。”

艳爷爷知道我在说笑话,见过说完,就和我一起大笑起来。

 

是啊,那么些年,艳爷爷身边的人在年尾的时候,总是问艳爷爷:“你家大蛮子今年回不回来过年啊?”

艳爷爷和他的老伴总是很忙迷茫地回答:“他工作忙,放假迟,大过年的交通紧张,他孩子还小,拖家带口,乘车很不方便。”

当然,那时候,大蛮子叔叔也好像在电话里对艳爷爷二位老人家说过,想回家看看啊,想回家过个年!

于是,那时候艳爷爷二老总是坐在堂屋的石头磉墩上向村口眺望。虽然明知道儿子回来,会打电话提前通知,但他俩还是依旧经常眺望着,希望能有惊喜出现!

 

只是,到了2012年,因为大蛮子叔叔家庭的关系,他的工作地被调换到了离我们宿松比较近的城市。这样,2012年每逢法定假日,他都会回来看他的二老。

 

由此,我不禁想起前段时间“常回家看看入法”的事,难道大蛮子叔叔是在闻之此事后幡然悔悟老人吗?我想不是的。正如我在《暮鼓晨钟下的寂寞》一文中提到的那样,回家,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如崔颢一样明知故问的人,在现实社会中可不是少数啊!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很多人在追逐名与利的过程中逐渐遗忘了淡漠了亲情啊!特别是远远在外工作的人,工作、家庭、子女、朋友,还有诸多种种总是逐渐成了他们回家的牵绊。至于牵绊的具体原因,我想很多人都懂得,不用我多说。

 

但,不回家就代表不挂念吗?如果是,那么工作地离家近了的大蛮子叔叔,现在这么勤快的往家跑,又该怎么解释呢?逢年过节,回家总是会成为很多人内心隐隐的伤痛啊!

最终,“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剧总是在不断的在红尘之中上演。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