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达夫情殇旷世之恋

    有些人是对的,可有些时间是错误的;有些时间是对的,可人又是错的。错误的时间里遇见错误的你,是命运向我们脆弱的感情开出的最大玩笑。
有些邂逅是美丽的,但注定是错误的;有些邂逅是错误的,但也能带来一份或浪漫或哀艳的美丽。
我的教育是旧的教育,我变不出什么新人来,我只要对得起人——爹娘、丈夫、儿子、家族等,后来更要对得起另一个爱我的人(徐志摩),我自己有时的心,我的性格便弄得我十分为难……这几天思念他得很,但是他如果活着,恐怕我待他仍不能改的……
这是徐志摩飞机出事后,林徽因在写给胡适的信中谈到的。
我是天空中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忘掉
在这交汇时互放的光亮。
这是林徽因悄然离去后,志摩的诗。
徐志摩爱得真纯,林徽因明了在心;徐志摩让林最好忘掉那些交汇时的光亮,林徽因却在不能改中,愈加思念得很,她说她变不出什么新人。错误的时代,对的人,诗歌的圣地也无法将浪漫延续,剑桥的波光艳影晃荡着那句无奈的诗歌——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那波光里的艳影不是林徽因的身影吗?谁又会说不是呢?
与徐志摩作比,郁达夫似乎是幸运的。郁达夫的美人王映霞,毕竟曾经彻底倾倒在了他的满腹诗情之下。那是一次迟来的邂逅,王映霞已于他人订婚,待嫁。郁达夫自与王见后,每日心神恍惚,每天把王写下日记中,还每天都去看他。为抱得美人归,他充分发挥自己的才情,每天为王写诗,也甘愿做起小三。
朝来风色暗高楼,偕隐名山誓白头。
好事只愁天妒我,为君先买五湖州。
此诗的所表现出的对她的忠贞与痴怨,加上一封她婚前书信的煽动,让王映霞决然的投入了郁达夫的怀抱。在书信中郁达夫满带恐怖煽动地说:“你情愿做一个家庭的奴隶吗?你还是情愿做一个自由的女王?你的生活尽可以独立,你的自由,绝不应该就这样抛弃……”后子柳亚子的主持下,她俩一起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一事被成为“富春江上神仙侣”。
那些来势迅猛,最热烈最轰动的东西,似乎总不长久,世道的必然。郁达夫与王映霞的爱情也是如此。没出半个月,他俩中间就出现了第三者,在争吵后郁达夫恼羞成怒,先是在王离家出走后在报刊发“寻人启事”,后是在报刊发毁家诗,把家丑彻底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他们的爱情在轰动中开始,也在轰动中这么结束了。
人是感情的动物,我们生命的爱与恨,总是在我们生命的年轮中旋转,情与仇也由此产生,贪嗔痴怨霸占着我们的心田。累了瞭望满天的星辰,凝望远处的灯火,才能得到一丝心灵的静谧。回首过去,往事如梦,在乎的不在乎的,似乎都已不那么重要了。只是美丽的梦留下美丽的伤,须等待说慢不慢的时间来将它抚平。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