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的师生恋

我想易中天是瞧不起鲁迅沈从文等人的,不为别的,他们的老婆都是他们的学生。记得前段时间易中天在回应师生恋时说,教育的底线就是“不能跟学生抢女朋友”。似乎沈从文就是那最死皮赖脸的一个。
1928年,经徐志摩引荐,沈从文被中国公学时任校长胡适聘为讲师。许是因缘际遇,沈从文上岗后的第一堂课,就鬼使神差地爱上了他的学生张兆和。第一堂课也是他上得最差的一堂课,走上讲台的他立刻就呆若木鸡,足足愣愣地站了十分钟,没说一句话。好不容易缓过神来,他原本打算讲一个小时的内容,十分钟就被他讲完了。满脸窘迫的他,只好在黑板上写出一排字:“我第一次上课,见到你们人多,怕了!”
怕人多?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不信。我们可不可以猜测,他可能是一眼扫到美人张兆和后,激动得手足无措所致的呢。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这么认为。
面对突来的“疯子”,张兆和就像受惊的小鸟,总显得十分惶恐。沈从文可不是省油的灯,他痴着呢,一两次的暗示见张兆和豪无所动,之后就开始疯狂起来,他每天写一封情书,天天往张兆和那里送。张兆和一气之下,竟然把那些情书打好包,径直送到了了校长的办公桌桌上。校长胡适不但不处理,还做起了月老,劝张兆和接受沈从文的一篇痴情,做了个顺水推舟的人情。不过,张兆和并没有因此就答应下来。我想这种追女孩的方法是最笨的方法,得知沈从文的爱情轶事后,我不禁想到了自己,我刚开始最女孩时,不也是用的这天天写情书的本方法吗?但是沈从文他老人家还是比我厉害,毕竟,张兆和在最后还是接纳了沈从文的那份爱,而我的那次初恋,带给我的只有一些苦涩的回忆。
师生恋成为了佳话,人们自然皆大欢喜。但搞师生恋,犹如剑走偏锋,容易害人伤己。
记得我的那些中学老师,有不少一部分都是搞师生恋找配偶的。他们中有的后来很圆满,有的后来劳燕分飞。留下一地的伤痛。我念中学的时候,农村地区重男轻女的思想还是十分严重,穷苦一点的人家,为了给儿子念点书,光耀门楣,总是让女儿歇学回家除外打工,供济家里男孩念书,哪怕自己女儿成绩再好,也得回家。一些老师十分同情那些成绩好,并因此而辍学的女孩,于是就通孩子的家长商量怎的怎的,最后就由老师供济他们的孩子念书,一般来说那些老师除了要供济自己心仪的女孩读完书,还要供济女孩的哥哥或弟弟读书。有些女孩学有所成后,知恩图报,没有食下当初大人间许下的诺言,安分地嫁给了自己的恩人老师。有些女孩,向往自由,期待更加丰富多彩的人生,也就决然的抛弃了当初的诺言,远走高飞,留下自己的恩人老师独自神伤。
不管怎样,以上说的师生恋,都是美丽的。最可怕的是那些畸形的“师生恋”,其实那已不算得什么恋爱了。前几天,听说某老师又因可耻的对学生的猥亵行为,而被学生家长打,并已把他送入了司法机关。他上次也犯过案,做来几年牢回来,不知又怎么当上老师的,这社会真搞不懂。还有,就是那位晚节不保的老师,本来马上就要退休了,竟然也传出了诱奸女孩的丑事。
人心不古,师德败坏,也是这一段时间的网络热点,一粒老鼠屎,搞坏一锅粥,教师那光辉高大的形象也因此一落千丈。但,我又想在教育界产生的种种丑闻,难道真的就只是教育界的问题吗?难道我们的社会,我们的世道真的与此毫无瓜葛吗?最后我还要说的是,教师是在显微镜下生活的一群人,我们要时刻记住——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慎独之!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