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密的政治嗅觉

写作中,每每提及零丁孤苦的人,我都会想到李密的那篇《陈情表》;也经常或直接或间接地引用“外无期功强近之亲,内无应门五尺之僮,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这句话。虽然文中充斥着对不无小心的献媚与自我贬损之词,但在一遍遍的赏读中,它依然能一遍遍地带给我感动。我想,面对那些哀而不伤的微苦之词,那颗拳拳的尽忠尽孝之心,那条坦荡如砥的可照日月的心迹,就算是长着一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感动吧。

 

溢美之辞不可多谈,就让我简略的梳理一下这篇表文的内容吧。表文大致可分为四部分。

第一部分,李密着重论述了自家家境的悲寒。生孩六月,慈父见背;行年四岁,舅夺母志。祖母刘,愍臣孤弱,躬亲抚养。这是同事双亲的孤苦,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外无期功强近之亲,内无应门五尺之僮,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这是门衰祚薄的苦楚与孤灯苦雨的惆怅。

第二部分,李密着重论述了朝廷的恩泽与狼狈。晋灭蜀后,晋武帝司马炎先征召李密为郎中,后又欲拜太子洗马,诏书屡下,逼迫甚急,不容怠慢。但祖母刘,病日笃,供养无主,李密只得具以表闻,辞不就职。

第三部分,写在急于星火的情势中,李密向晋武帝陈述自己的政治立场(岂敢盘桓,有所希冀)和忠孝难两全的现实。乌鸟私情,愿乞终养,则表明了自己的行为符合“圣朝”的治世准则——以孝治天下。同事也表明了自己尽孝日短,尽忠日长。

第四部分,讲李密自己的心迹天地可鉴,对“圣朝”的恩情感激不尽。生当陨首,死当结草。这八个字,可谓字字千斤,美丽的典故,给了“圣朝”以踏实的心灵。

司马氏集团夺取政权之后,为使政权合法化,必定会挖前朝的墙角,拉拢前朝的文人名士就是最好的手段。想以此展示自己的行为得民心顺民意。而李密的这篇表文正中司马氏集团的下怀,可以说,李密写这篇表文的影响,远远比李密出任做官所的影响大。所以此表一呈上,司马氏集团就连忙大肆宣扬,并还赐给了李密家两奴婢。

但更值得一提的是,表中所表现出的祖孙之间的至深之情。我想,这才是李密写这篇表文的目的。有一种观点认为,李密写这篇文章是为了躲避司马氏集团的应招。我想与其这样说,不如说是李密对于自己祖母的一片感恩与赤诚的心驱使他去写就这篇文章的。难道持这种观点的人没有感觉出李密对他祖母的那一片一日都不会废的尽孝之心吗?对于“圣朝”的恭维虽很动听,里面又有多少至情的声音呢?李密写此文的宗旨更多的是为了他的家人。所以,后世众人并没有把李密当做奴颜婢膝的叛徒看待,而是时常因他的那一份真情而感动。

类似的,嵇康就做得没李密这么好了。嵇康在《与山巨源绝交书》一文中说:“吾新失母兄之欢,意常凄切。女年十三,男年八岁,未及成人,况复多病。顾此悢悢,如何可言!今但愿守陋巷,教养子孙,时与亲旧叙离阔,陈说平生,浊酒一杯,弹琴一曲,志愿毕矣。”同样表达了想照顾陪伴家人的景愿。但他在此文中同样表述的“必不堪者七,甚不可者二”的言辞,似乎就太激烈了,并最终招致了家败身亡。未妨惆怅是清狂的耿介固然令人感动,但他的那一曲《广陵散》,带给人们的却是无尽的哀叹。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