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儒家为何主张做学问先做人

历史虽然已经进入到了新的世纪,科技日星月异,世界的变化沧海桑田,但是,我们的人性却一直保守,与几千年前相比较,似乎没有丝毫的进步。

今日,我再一次感叹两千多年前的孔子对社会人性看得是那么透彻。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社会上的人,而且还是作为一个文人,特别是时下的所谓公知,或曰知识分子,弄点文化的人。特别是有名气的那些文化人,学问的好处令他们光彩四溢,但是学问的坏处也令其刻骨铭心。

孔子曰,知我者《春秋》,罪我者《春秋》。这也是其感知历史文化十八双刃剑之后发出的感叹。正所谓树大招风,现世,再怎么了不起的文人,都会受到人们攻击、谩骂,有时候甚至是诽谤。

可耻的是,许多人依然总是喜欢寻章觅句,对着一些正经的文化人,作者有罪推定。监督是好事情,但过头了就未免有些令人恶心。宋代大文豪苏轼就因此受害颇深。

我还只是拾人牙慧,两千多年前的孔子早就看透了这一点。“行有余力,则以学文”是其对自己弟子最真诚的告诫。

文化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它可以让你有涵养,有气质,也可以让你清高,让你鹤立鸡群,从而成为一个独立之人。麻烦也就因此而至。

那么儒家又人文,做学问最基本的前提是什么呢?我们又该做一个怎样的社会上的人呢?

“入则孝,出则悌。”

自古忠臣出孝子,忠臣更是万世典范,万世人师。其做人做学问自然就堪称一流了。

入,即在家,在父母长辈身边的时候,一定要对父母长辈孝顺。出,则是在外行事,与社会上的人打交道。

而悌,似乎可以就是成爱。连起来我们可以这么解释——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不知道诸位是否觉得合理?

“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

谨,谨慎也。诸葛一生唯谨慎,后世才会给他那么多的好评。

信,当就是诚信。如今社会进入商业社会,诚信问题,也早就被人们提到了桌面上。这个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

泛爱众,似乎就应当是包容,你说你去爱天下所有人,那是大而无当。怀着一颗仁爱之心去面对世界上的一切,不要过分小气,包容就是对别人的爱。

亲仁,就是去亲近那些有仁爱之心的人,与他们作朋友,向他们学习怎么做个好人。长者、智者的风范很少有错的。一位老年人就是一座图书馆,我们更应该向老年人学习人生的智慧。

以上两点就是儒家主张做人的最基本的标准,只有达到了这些,你才能练就一副金刚不坏之身。纵使外在有再多的烈日风雨,你也始终能处在“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境界中啊。这样再多再高深的学问,对于你来说都是可以去学习,去领悟,去施教化的。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