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浮士德”父亲

父亲!我的父亲!为了去卖茶叶,为了能多摘一点茶叶,昨天,你又是在凌晨五点多就起床的吧?为了去将近十公里外的地方卖茶叶,你每次都起得是那么早。你说,你每次卖茶叶的时候,天都没大亮。而你总怕花钱,每次去买茶叶,你又很少乘车;来回的路,靠的都是你的双脚一步一步的迈。为了尽早赶回来摘茶叶,你总是在抢时间,与时间赛跑。
昨天,我是七点半左右起床的。我起床没一会,你就回来了。你回来后,并没有歇着,见菜还没炒,你就又到厨房炒起菜来。
饭菜都弄好后,你就迫不及待地催我们赶快吃饭。但,并不是因为你饿了。你说,吃完你还得去摘茶叶。你匆匆吃罢几口,就又拿起你用来装茶叶的袋子,准备去地里摘茶叶。
临行前,你又交代我,让我们中午饭煮熟自己吃,不用等你。见我很诧异,你又说你中午不回来吃,你已经呆了水和吃的东西。为了那点茶叶,见你如此卖命,如此不要命,当时我本想说的什么,但我还是闭住了我的嘴。父亲,你知道,那刻,我想对你说什么吗?
刚一交待完,你就二话不说地跨出大门,埋着头往茶叶地跑。你立刻就消逝在我模糊的视线之中。模糊之中,我依然感觉到,你的面色是那么黄,那么黑;你的身躯是那么单薄;你背显然已经驼下去很多。
中午,一开始烧饭,你早饭后讲的那些话,就突然在我的脑海里,心里蹦了出来。它们在我的脑海里,心里不断地时而盘旋,时而左冲右撞,倒腾着我的脑海和心灵。
见你早饭后坚决的态度,中午吃饭,我也就没有打电话叫你回来吃饭。而是心想,我吃完饭再送点给你吧。我一吃完,就连忙打电话给你说我要送饭给你。我把要给你送饭的话一讲出,你立刻就激动起来。“不要送!不要送!”你一个劲儿的喊着。你又补充说你带了雪饼带了茶,饿了就吃那些。这么多年来,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倔强,跟你执拗了几句,我就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我连忙就去为你准备饭菜、锅巴粥、茶。因为我不相信,在大太阳底下,气温是那么高,你就不渴不饿,不想吃饭喝粥。只是不懂的是,为了那么一点茶叶,一点钱,你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健康,你是在卖命啊。你自己不疼惜自己,你又没有女儿,我做儿子的不为你想着一点,不疼惜你一点,又有谁会来疼惜你呢?妈妈去上海了你是知道的。
虽然将近六七年来,我一直看不惯你,但你毕竟还是我的父亲。因此我看不惯你的地方也就成了鞭挞我的地方。
就拿今天摘茶叶这件事来说吧。其实我的内心对你卖命摘茶叶不回家吃饭的行为充满了愤怒。我愤怒于你不顾惜自己的身体;我愤怒于你可能因小失大,因为你贫血,你肝硬化,你胃底静脉曲张溃疡,你每天要喝二十多元钱的药,我怎能放心得下你,又怎能不愤怒。
更让我愤怒的是,我们每次的劝导你都不听,把我们的话都当成了耳旁风。你也许是想一直坚持你曾经说过的“你要等到你的两个儿子都成了家,立了业,买了房子,还清了房贷,你才愿意停息下来休息”的话吧。
你就这么一直坚持着,固执己见,我行我素,我们没一个人奈何得了你。但你的行为,却时时刻刻鞭挞者我的心灵,你让我感到内疚,感到自卑,感到自己的无能与弱小。因为我觉得,我没有更多的钱为你买药,没有更大的能耐让你过上安逸的生活,不用你替我们省吃俭用,为我们想这想那。
每个双休日回家与你住上两天后,我的心里都会产生沉重的感喟。有时,我真想逃离我那个家,永远不回到那里,但我又怎忍心抛下一直勤苦劳作又身带重病的你呢?有时想想,爱真是一种拖累。虽然这种想法是错误,但它却时常就这么在我的内心滋生出来。
经过翻山越岭,我终于把饭送到了你所在的处于半山腰的茶叶地。只见你孑然一身独自弯着腰在那里精心的摘茶叶。我就连忙喊你一声,说饭送来了。你也许是太饿了吧。你闻声就从茶树埂上走了下来。你的步伐是那么软绵无力,你的身躯是那么单薄,脸色黑中发黄,全没有一点血色。下来后,你把那些饭菜和锅巴粥,狼吞虎咽地三两下就吃完了。
吃完后,我问你还有多少棵茶树没有摘完,你说还有上十棵。沉默了一会的你又说,下午若时间还充足,再到别的地方去摘。说完,你就又爬上那块茶叶埂上去精心地摘起你想要的茶叶来。
……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