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天风在你我之间舞荡

这个学期,老婆与我在一个学校教书,本是一件比翼双飞的好事,但给我带来的却并不是更多的安逸的幸福,反而是,我的内心时常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
孤独似乎早已成了我的一种追求,我总不喜欢老婆跟着我粘着我。每当他粘着我跟着我的时候,时间长了,我总有一种无法呼吸的感觉。因此,很多时候,我总是支使她远离我想独自占有的空间,给她一个独立的空间,让她也去品味自己的那份孤独与寂寞。
我的寂寞与孤独完全可以自己派遣,可是她却不行。每当我要支使她离开的时候,她都非常的不乐意,她总是需要时刻在我身边寻找心灵的安慰。就算她为了考试而努力看书的时候,她也想跟我在一起,哪怕播放着她觉得是噪声的音乐,她对自己的选择也是无怨无悔。只有在我们吵架后的几天她才会主动远离想独自占有的空间。
西方有格言说,只有上帝和野兽才喜欢孤独。也许我就是一“身在福中不惜福”的野兽吧。
但我真的不是嫌弃我老婆,她对我真的很好,有时候我也蛮感动于她与我在一起那种宁静的安详与那些美妙的时光。
记得我上次在QQ空间写了“突然觉得很幸福,儿子在我身旁安然睡觉,老婆在我身边安静的缝补衣服,而我呢在安逸地看电视!”这么一条“说说”。一位朋友立刻就发来评论说:“小日子过的真滋润啊!!嘿嘿。。。”
是啊,有老婆在一起的日子有时候真的觉得非常滋润,她只是想与我呆在一起而已,对我总是很少有所求。可是,我却总喜欢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去品味自己的寂寞——听听音乐、看看电影、写写博客、读读书等。而这些又正好是个人性很强的事情,所以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无情地把我老婆给打发走。
我也不知道我们夫妻的感情,在将来很长的日子里会不会因此而产生出问题。近来读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我也了解到了其作者菲茨杰拉德似乎有着我同样的问题。其妻子活泼可爱,有着一颗难以静下来的心,总是热衷于一些外交活动,但盖茨比却对于尘世的喧嚣有些格格不入,一心只想创作出一部够得上分量的伟大小说。在与其妻子在社交场合周旋腻了之后,他也终于无情抛下妻子,独自一个人钻进自己的心灵世界,去搞他的小说创作。满园春心闲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妻子出轨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菲茨杰拉德的耳朵里。对妻子完全信任的菲茨杰拉德,一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突来的变故中他也一度中断了他的小说创作。一对甜蜜的夫妻最终更是可悲的以悲剧收场,菲茨杰拉德夫妻关系闹僵之后,菲茨杰拉德的妻子没多久就换了精神病,而菲茨杰拉德自己在他四十多岁光辉岁月里就离开了人世。
相爱容易相处难,似乎是世界上每一对有情男女的生活之中挥之不去的谶语。烟花过后只剩寂寞,简简单单才是真,平平淡淡才是美。夫妻之间,在索取与给予的过程之中,真的应该看淡一点到底是谁负了谁。相互理解相互宽容才能达到永恒。最后送给我们都做得不是很好的有情人一首纪伯伦的诗歌:
谈婚姻
       纪伯伦
大师,婚姻又怎么讲呢?
他回答说:
你们一块儿诞生,你们也将永远合一。
当死亡那白色的羽翼击毁你们岁月的时候,你们也将合一。
是的,当你们静心回忆上帝的时候,你们也将合一。
让你们的合一之中,留有距离。
让天风在你们之间舞荡。
彼此相爱,但不要锻造爱的锁链:
让他在你们灵魂的海岸之间,做流动的大海。
斟满彼此的酒杯,不要从一只杯中啜饮。
彼此馈赠面包,不要取食同一个面包。
一起快乐地舞蹈,歌唱,却要彼此孤独。
就像那琵琶的弦亦是孤独的,虽然它们偕同样的旋律颤动。
彼此奉献你们的心,却不要彼此占有。
只有“生命”的手,才能容纳你们的心。
伫立的时候,要若即若离:
神殿里的柱子,也是彼此分立的,
橡树和松柏也不在彼此的阴影里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