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总是喜欢独自走进旷野的黑暗中,瞭望星辰,或是感受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欲以此派遣心中的寂寞。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特别是时下这秋高气爽的夜晚,更能给人以宁静与安逸。秋虫的声音应和着水面上那点点的灯火,还有那些燎原的星辰,一切都显得那么恬淡。

偶尔凉风袭来,我又想到了那已经近在咫尺的冬天。那个时候,杭州西湖边的梅花一定会陆续绽放出它们洁白的容颜吧。不知道如今的西湖边是否还有着那些大宋朝的梅树,那些林逋的梅树。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是林逋的梦境,也是他现实中的处境,不能不说,冬天的林逋是幸福的。梅妻鹤子,远离人世的家长里短,大自然才是他心灵的归宿。朵朵梅花上都有他的感情寄托,冰清玉洁,独自笑对俗世吹来的寒风。

梅花无言,却可成妻,或许林逋前世就是一朵香远益清的梅花,注定了他今生对梅花的情有独钟。

带着这份痴心绝对的感动,此后,失意的文人们对梅花的讴歌,一唱就是上千年。这之中也总或多或少有着对他们梦想寄托,亦或是对过去美好的追忆。

想那神瑛侍者对绛珠仙草的殷勤灌溉,那一片痴情,难道我们不可以说这是曹雪芹对林逋故事的幻化么?贾宝玉与林黛玉那一段缠绵的爱情传奇,不也正是由此萌发而出的么?

但是,贾宝玉与林黛玉的相知相惜的爱情,却远没有林逋与梅花、神瑛侍者与绛珠仙草的情感恬淡宜人。人与人之间总是最尽限度的要求对法,正所谓求全则毁,一些不虞之隙总会在两个平静的心绪间也总会掀起贪嗔痴怨的波涛。

草木无情,却能寄托感情。木石前缘终究还是比金玉良缘更深得读者的心。对自然的向往是亘古以来人类自觉的追求,一草一菩提,一花一世界,我们的心胸于细微之处变得开阔,我们情感于细小之处寻到归宿。

但毕竟我们都不是林逋,也不会成为林逋,我们都早已有各自情感牵绊,抛家弃子,饮风吸露,不食人间烟火,几人能狠得下这幅心肠。我们还只能在尘网中一落就是一辈子,在尘网之中找一条自我心灵的救赎之路。

伯牙绝弦的传奇告诉我们知音难觅,天籁之音也只能换来庸俗的附和,破琴绝弦从此孑然一身与心为伍,不再向那个让他心冷的世界发声。

因此,我们的现实是作为我们同类的知音,既不可求,又难得相守。与自己空虚的心灵与外在审美对象交朋友必然成为最后的选择。让肉体与灵魂交流,让内心对肉体独白;让内心去审美,让美来陶冶心灵。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