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安庆清明节

  1

春分一过,不出一旬,家乡妇女们就开始在田野间活跃起来。微风中,她们的身影在油菜花从中时隐时现,她们几步一弯腰,都把手伸进田间的草丛里,寻找着大自然在这个节气里特有的馈赠——水蒛和蒿子。

因为家乡有句俗话:清明水蒛,鬼节蒿子。意思就是说,在清明和鬼节(三月三)的前后,家家户户都要做水蒛粑、蒿子粑。

水蒛粑

水蒛鹅黄色的一种草本植物,叶面较肥厚,看起来毛茸茸,长出地面后,过不了十天就会变老,并开出一种黄色的小花;过了农历三月,田野间就无法找到它们的身影。因为是要采回家做粑吃,所以要尽量采嫩一点的回来。

采回来后,洗净磨成浆,倒进新碾好的糯米粉里,一起搅拌均匀。不一会,糯米粉就全部变成鹅黄色,煞是好看。最后就把那些糯米粉压成一个个两倍饺子皮大小的粉片,准备包馅儿,只是得有两根手指厚才行。

粑馅儿的做法就更不简单了。一般都需要准备这些材料:腊肉、大蒜、酱干、香菇等。准备好,就把他们切得像黄豆大小,放进锅里炒熟。当然,腊肉需得现在锅里烧个六成成熟,再把其它的料子倒进锅里一起炒。炒到都八成熟了,就可以盛起来。

最后的工序就包馅和蒸煮了。就像蒸包子一样,大家都很清楚,就容我不细说。蒸熟了,粑面呈亮晶晶的翡翠色,满眼望去,就像满笼子的翡翠。虽然主料是糯米,因添了水蒛,包了馅儿,吃起来的感觉可就完全不像吃糯米粑。闻一闻,满是春天的清香;咬一口,立刻满嘴喷香;嚼一嚼,满心鲜香。

蒿子粑

水蒛,其性温润;而蒿子,则是一种比较烈性的草本植物。传说中,蒿子可以打鬼,因此三月三的时候,家家户户尤其重视做蒿子粑。所以,蒿子粑又叫鬼头粑,传说中蒿子粑也是可以用来打鬼的。

同样的,蒿子采回家后,也得碾绒。不同的是,碾绒后,不能直接倒进所需要的“籼米粉”里面,因为其性烈嘛,得把它放进清水里漂过一天左右,然后再洗去其中绝大部分的汁液,否则做得蒿子粑就苦涩得难以入口。

除此之外,因做蒿子粑所需的料子和制作的工序与水蒛粑差不多,在此就不多叙,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照上文去试一试。

接下来就是口感的不同了。因蒿子粑主料是籼米粉,吃起来自然是比水蒛粑爽口,而且十分甜润。吃完,精神上更是余味无穷。记得我读师范的时候,从家里千里迢迢地带了七个蒿子粑给我同寝室的七位同学吃。虽然是冷的,其中一位同学吃了还想吃,于是他就打起了还没到校的室友的那份粑的主意。他就带着他的那份馋样,好话对我说尽,在他的不断煽动之下,我无奈,只得又把那室友的一份给了他。他立刻就跑到一边美美地嚼了起来。

2

我们这里做清明分为小清明和大清明,小清明只是各家自己修修祖坟,烧烧香;而大清明则是整个县的同姓同谱的人一起联合起来修缮祖坟,祭奠祖先,表达哀思。大家扛着旗子,抬着猪,到本族各坟前呼礼、叩首、默哀。

一切清明活动举办完之后,就是吃清明酒了,大家一起喝喝酒,叙叙旧。吃酒席,除了表达本族人的自豪感之外,也是为了让外姓人能看到自己家族人丁兴旺和事业的昌盛。所以菜肴必定十分丰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