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是如何干谒朝廷权贵的?

      

韩愈二十四岁考取进士,但直到二十八岁都没有获得一官半职。面对“冬暖而儿号寒,年丰而妻啼饥”的家境,才华满腹,抱负远大的他,再也无心守“珠”待“兔”下去,以待朝廷的垂青。给朝廷里位高权重的达官贵人上书或登门拜访以求得被举荐,似乎就成了韩愈迫在眉睫的一定要去尽早完成的家庭任务。

俗话说,一粒米逼死英雄汉。韩愈不行动是不行的了。下定决心之后,韩愈就连忙修书一封给当朝的宰相,但那封信就如泥牛入海一样,一去无消息。因急需得到举荐获得俸禄,一个多月后,内心满怀惶恐的韩愈,冒着可能遭到责罚的危险,他再次修书一封给当朝的宰相。

见上次的书信一点效果都没有,这次的书信,韩愈一开篇就畅谈俗例俗理,抛出引君入瓮之计。韩愈说,熟识的两家人,只要是不彼此盼望对方早日死掉,在一方家遭遇火灾后,即使平日两家有些恩怨,发火灾的那一方为了财产活命,一定也会大声呼喊期待另一家来救援。而另一家呢,见到此情此景,也一定会不顾危险连忙伸出援助之手。

那么韩愈谈此俗例俗理的目的是什么呢?应当是在于阐明人都有恻隐之心与人之初性本善的道理吧。其弦外之音也可能就是,你宰相一定也同普通人一样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也一定是个善解人意能救人于危难之中的人吧。嘿嘿,韩愈此招一出,是不是就让宰相深处骑虎难下之势呢?至此,可以说,那宰相对于韩愈的请求就变得没有回避不答应的余地了。

接下来,韩愈就开始步入他所要表达的正题。韩愈说,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勤勉学习,身体力行的实践真知,但一点都不曾预料到人生道路的艰辛,因此使得自己已经身处于水深火热的生活之中,而且自己已经大声疾呼多日。

申诉完自己处境之后,韩愈就展开了对当朝宰相的质问。韩愈说,面对我如此的处境你是像那个救火的人一样伸出援助之手,还是充耳不闻不加救济呢?为怕宰相再次不给回音,韩愈紧接着又质问说,人们看到有人被火烧,可以有能力去救济他的人,而不去伸出援手能算得上是个有仁心的人吗?哈哈,估计这会子宰相已经被韩愈顶上壁了吧。

为怕宰相以暂时举荐人才的时候未到而开拓,韩愈就再接再厉地在信中说,时机不是上天给的,而是人造就出来的,你宰相也完全可以造就出时机;因为那些小吏都可以随时自由举荐人才,何况身处万人之上的宰相你呢?

至此,相信诸位一定会猜到,那不贤明的宰相,看到此信后,一定会气得七巧生烟。又怎么会去举荐韩愈呢?韩愈在家里又等了一个多月,又是没见到宰相的回信。这次,韩愈似乎就有些恼怒了。愤怒之中,他再次给当朝的宰相写了一封信。

这次韩愈在信中引经据典,用上了“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典故。在对典故的阐述中,韩愈不断的反讽当朝的宰相不能勤勉于政事,不能虚心待客、招贤纳士。最后则是表明自己心忧天下,积极用世的心迹,希望出自当朝宰相门下。

唉,如此言辞,那不贤明的宰相想让他韩愈出在他的门下才怪呢!在写信干谒方面,宋代的苏辙似乎就必韩愈高明多了。苏辙为了求见当朝的权贵韩琦,那立意可是巧妙得很,他巧用文人写文章需要养气一说,既巧妙地奉承了韩琦,又不显得是低声下气地溜须拍马。他的那篇干谒之作,历来都被文人们视为上乘之作,并被奉为书信典范。

不过,话又说回头,韩愈的不被推举,到底是他的幸还不是不幸,倒是一件十分值得商榷的事。纵观中国古代的许多大文豪,他们似乎都是政坛失意,文坛得意。屈原、李白、柳宗元、苏轼……他们哪一个不是如此。假如他们再生之年,都能得到皇帝的重用,一直都在朝廷里叱咤风云,他们在政坛上干出的功绩,是否有能与他们的文学成就相媲美呢?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