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最美禅诗,人生必读

王维,唐朝诗人,有“诗佛”之称。

深谙佛理,坚持佛教实修,品行高贵洁静。所作禅诗在色空、动静、生死方面均达到圆融。

01
共仰头陀行,能忘世谛情

《夏日过青龙寺谒操禅师》

龙钟一老翁,徐步谒禅宫。
欲问义心义,遥知空病空。
山河天眼里,世界法身中。
莫怪销炎热,能生大地风。

诗人来到青龙寺,看见操禅师正在室内坐禅入定。

万法由心生,在禅师的摄受下,虽然外面还是炎热的夏天,诗人却感受到了无上清凉。

《过香积寺》

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

诗人去深山怀抱中的香积寺参访。山间石径幽静无人,只有诗人闲适地走向寺院。

路旁古木苍翠遒劲,参天蔽日,杳远群山深处隐隐的古寺钟声,在山林间萦绕回荡,香积寺还在数里之外云雾缭绕的山峰之上。

涧壑中清溪泉水萦绕曲折,在山石间清泠作响,落日余晖映照在青松上,更增苍郁清凉。

日暮时分,终于到达香积寺。诗人在此寂静禅修,制服自己内心的贪嗔痴三毒,心境安详宁静如同寺前澄澈明净的碧潭。

《与胡居士皆病寄此诗兼示学人二首》

一兴微尘念,横有朝露身。
如是睹阴界,何方置我人。
碍有固为主,趣空宁舍宾。
洗心讵悬解,悟道正迷津。
因爱果生病,从贪始觉贫。
色声非彼妄,浮幻即吾真。

本是一首慰病之作,诗人却在演绎禅理,以禅宗思想解释疾患与人生。

02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终南别业》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诗人中年颇喜禅修之道,故晚年在终南山隐居修行。兴致来时,常独自在山野间悠闲地游赏美景。诗人慧心灵性,常领悟到大自然的无穷机趣。

不知不觉间,诗人来到了流水的尽头,于是随缘安坐,欣赏峰壑间正在飘浮升起的白云。偶遇一位隐修林间的高士,谈笑风生,乐而忘返。

全篇处处流露着随缘任运、自由洒脱、无忧无虑的禅悦之乐,其中“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一句。

与《金刚经》中“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有妙契之处,成为深蕴禅理的千古佳句。

《竹里馆》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以一颗清明自在、随缘任运的禅心,体味大自然的生命律动和人生景象,禅悦之情流淌在字里行间。

诗人独自坐在幽静的翠竹林里,清闲自在,时而弹奏古琴,时而长啸。

竹林深幽,无人知晓,只有天上那轮清澈皎洁的明月,与诗人清净明洁的心灵相知相照。

《辛夷坞》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明朝人胡应麟赞美此诗:“读之身世两忘,万念皆寂。”

寂静无人的山里,芙蓉花在枝头绽花吐蕊,如烂漫红霞般艳丽。

寂静山涧杳无人迹,没人知道、更无人欣赏它们生命的存在和美丽。

在孤寂无人的山谷,芙蓉花独自开放,又默默凋零,在空寂中生死明灭,来去自由。

没有怒放的欣喜,也无凋零的悲哀,一切随缘任运。如同坛经那句“万象有而非有,一心空而非空”,这便是禅的境界。

戏赠张五弟諲三首(节选)

我家南山下,动息自遗身。
入鸟不相乱,见兽皆相亲。
云霞成伴侣,虚白侍衣巾。
青苔石上净,细草松下软。
窗外鸟声闲,阶前虎心善。
绕篱生野蕨,空馆发山樱。
香饭青菰米,佳蔬绿芋羹。
誓陪清梵末,端坐学无生。
软草承趺坐,长松响梵声。
空居法云外,观世得无生。

长年的禅修和素食,使诗人身心欣悦润泽。

用一颗空明清静的禅心观照大干世界,大自然是如此清净、美妙、和谐,天地万物任运自然的显现,无不演说着缘起生灭,本自空寂的清净妙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