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事开头难,写一首好诗,起开头的技巧在这里!

俗话说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如何开好头,有两种方法介绍给大家。

1、以景物描写开头。

这个景物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景物,是要能拓展你心中所想的景物。

在读者面前首先铺展开了一幅优美的图画,会引发读者无穷的联想和想象,无形中就拓展了读者理解与再创作的空间。

大家很熟悉的:杨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虽然是词,但诗词一理!

苏轼《念奴娇 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首先在我们面前展现出来的就是大江滚滚向东流的壮阔景观,一下子就激发起了我们的千种豪情,万般思量。 也就是说,作者抓住“大江东去”这个景物特点,充分为后面的感情抒发定下了基调!

我们用“景物描写”这种手法开头,要力求达到以下三个效果。

(1)境界要扩大

杜甫《送远》:“带甲满天地,胡为君远行?”是说遍地都是战乱,您为什么在这时远行?这个开头概括了当时战乱的时代,充满了对被迫远行的友人的深厚友情。杜甫《秦州杂诗》之六:“莽莽万重山,孤城山谷间。”写边地景象,万山重迭,莽莽苍苍,深远阔大,透露出孤城守卒的悲凉情绪。

王维《送梓州李使君》诗:“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有画意而境界开阔,心情开朗。这样开头,不论所表达的情绪是悲苦的或悲壮的,或心情开朗的,在我们面前都展开了一个阔大的境界,写得都很有力量,很动人。

(2)要有烘托渲染之功用

如曹植《七哀》:“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这是写高楼中少妇想念远行丈夫的,诗人选择明月高照、流光徘徊的景象,用来烘托少妇对月怀人的婉转情思,是情景相生的。

杜甫《兵车行》:“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诗一开头就为读者渲染了一幅尘土飞扬、车轮滚滚、哭声震天的生离死别的悲惨场面,让人为之动容,为之震颤。
(3)要有笼罩全篇之功效。

如李白《蜀道难》:“噫吁唏(口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一声惊叹,道出蜀道之难行,震人心弦,为全篇定下了咏叹调。

这三种写景的手法开篇,重在创设情境。目前我们的景+情写作,大家可以有意识的使用这三种写景的手法!

2、以兴的手法开头

“兴”即起兴,是《诗经》中常见的表现手法。

《诗经》中的“兴”,用朱熹的解释,是“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辞”,也就是借助其他事物为所咏之内容作铺垫,“兴”又兼有比喻、象征、烘托等手法。“兴”原本是思绪无端地飘移和联想而产生的,所以即使有了比较实在的意义,也不是那么固定僵板,而是虚灵微妙的。

如《关雎》的开头:“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原是诗人借眼前景物以兴起下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但关雎和鸣,也可以比喻男女求偶,或男女间的和谐恩爱,它的喻意和气氛烘托其实很确定的。就像我们家有喜事,往往通过喜鹊登枝啥的描写来引出喜悦气氛。道理一样!

又如《桃夭》的开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写出了春天桃花开放时的美丽氛围,可以说是写实之笔,但也可以理解为对新娘美貌的暗喻,又可说这是在烘托结婚时的热烈气氛。这种写法,被后人广泛应用和推崇。

如李白的《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黄河”一联就用了兴的手法,兼有比喻。“天上来”极言黄河源头之高,“不复回”隐含韶光易逝之意。

“高堂”一联紧承“不复回”而来,说及人生。想说人生,却从黄河奔流说起,不但不觉突兀,却还韵味无穷。“兴”是一种很微妙的手法,用“兴”起,会使文章特别含蓄委婉韵致,使文章有一种特殊的味道。

不论是写景开头还是起兴开头,目的都是为了让律诗充满诗情画意,让读者张开联想和想象的翅膀,徜徉于你的大作之中。

刚才我们交流了起句的两种写作技巧—写景和起兴,那么合句呢?合句一般用“比”。以前,我们也已说过合句重要,是因为它是全篇的总结。

因此,它需要和前面的句子,有所不同。
如果前面的句子写得较远了,那么合句就收回来,如果前面的句子写得不够开阔,那么合句就该放出去,把眼光放远一点。

当然合句所写出来的物,必须能准确的表达全篇的意思。

我们看一下李白的诗:
青山横北郭, 白水绕东城。
此地一为别, 孤蓬万里征。
浮云游子意, 落日故人情。
挥手自兹去, 萧萧班马鸣。

大家看这最后一句,萧萧班马鸣,就属于“比”。

与其说是班马萧萧的鸣,不如说正是李白的心情的正确写照。这就是典型的以物喻情。

我们再来看一些很熟悉的例子:
1、更上一层楼。
2、唯见长江天际流。

象这样的例子非常多,大家平时读诗的时候,可以稍微留心一下。大家在读诗时,可以留心一下前人高明的手法,完全可以把那样的手法引为我们自己所用。

那有同学疑问:用直白的手法不可以吗?非得用“比”?

所谓直白,不是说写诗的时候,用的字常见、句子普通。而是指:手法上直白(直叙),不能借物而喻。就像刚才李白那首诗的合句。李白写:我的心情很糟,那么大家还觉得这诗,李白写的有味吗?

如果,李白这么写,那这就是直白。可他不这样写,而写班马的鸣声萧萧,这就不是直白,而是由马鸣来比喻此时的心情,这就有了诗味!

大家熟悉的像李后主,他在词中,不说自己愁到头发白了、皱纹多了,而简单的说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个就是“比”。使读者更能感受“美”、感觉“味”。

通常我们都知道,春不是用来说愁的,李后主以“春水”来“比”, 这个比,就比到了底。

“比”这个手法,李后主用得非常的高明,在全词结束的时候,这样一比,那这“愁”,就到了极点,无可更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