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巧言令色多下流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说实在的,这句话真的很笼统,很难懂。如此充满否定意义的句式,更是容易把人引入云里雾中。难道巧言令色的人还有“仁人”吗?况且这个“仁”又是个什么东西?孔子他老人家也仅仅只是提出了这个概念,没有作出多么具体的回答。我们伟大的国学大师南环瑾先生研究了半天,也是道不出个所以然。因此,千百年来,它始终只是个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名次。

“巧言”当然就是溜须拍马,巧舌如簧了。按照次意思,巧言之人,不是小人就是枭雄了。这世界几乎是人人都喜欢戴高帽子。因此巧言自然也就畅通无阻了。但我们也并不是反对赞美,而是那些刻意拔高别人的言辞着实令人恶心。别人做得好,及时的喝彩还是必要的。

溜须拍马是巴结,是讨好,是一种变相的摇尾乞怜。难么巧舌如簧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其突出的目的在于欺骗,在于诱导。如果给这类枭雄找个最典型的人物,那就真的非希特勒莫属了。希特勒的演讲才华是超群的,这是大家公认的事实。听说,其每次演讲完毕都是大汗淋漓,且会瘦掉两斤。因此德国被希特勒骗了,德国人民被希特勒骗了。巧舌如簧,还真是有些可怕啊。

“令色”就是姿态问题了。如果少巧言的人还有点骨气的话,爱好“令色”的人则就真是媚态十足,全无一点铮铮之气象——烂泥巴一朵而已。为人处世中,我们大多数人都非常地讨厌变色龙。“令色之人”也大多数是变色龙。他们天生具有表演家的气质。随着环境的变化,他们大多都会把自己搞得人模鬼样的。因此,令色的行为,当是世界上最痛苦的行为。用一个字形容他们的生活,就是那个“累”。

因此,无论是巧言之人,还是令色之人,都有非常大的可变性。或许在他们眼中只有利益,没有原则。这类人,在我们的生活中也是屡见不鲜的。

谁人背后无人说,谁人背后不说人。因此,这个背后的事情,也就完全可以用来衡量一个人的品质了。当面是如何的巧言,如何的令色,可是当事人一转背呢?不是揭他的底子,就是拿他们的不足开涮,以此逗得大家开心。可是那些个当事人却又是很喜欢这一类人。因为谁有愿意当当时面前去挑拨离间呢?这就需要全靠当事人长眼睛了。

而且巧言令色之人还有一条:今天他当着你的面说人家的坏话,明天他就当着别人的面说你的坏话。因此时常背后说人家坏话的人是最可怕的人。我们要说话,在背后要尽量说人家好话。不这样,你记住“沉默是金”也是很不错的事情。

因此,把“仁”用在这类人身上也就着实有些不妥当了。或许我们只能说“巧言令色多下流”。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