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那些已经逝去的母校

或许我一直以来读的学校都是最差的学校,除了还剩一所只有一个学生在就读的那所小学外,其余的,我所就读过的学校,均已沉没、消失在了中国教育的现代化进程之中。
虎踏石小学
虎踏石小学是我的第一个母校,就在我家的附近。七岁开始,我就踏进了这所学校,开始了我懵懂的学习生涯。那个时候,虎踏石小学也只有一到四年级,因五年级是毕业年级,再加上校舍不足,五年级就被挪到了离我们家十几里外的学校。因此,全校也就大约只有六七十个学生和两位老师。
虎踏石小学虽然只有四个年级,但我在那里就读的四年,学校的一切都是那么红红火火,老师教书教得很认真,也教得很开心。学生们也是整天兴奋得不得了,大家一起比赛着学,开心的玩。天算不如人算,计划生育、当地居民的移民加上带着孩子外出务工,使得虎踏石小学在1998年后就开始走向衰落,渐渐式微。慢慢的年级也减少到了两个年级,学生 在十个左右徘徊,教师也仅一人。2011学年度,虎踏石小学更是在上级指派下来的那位老师的行动下,停办了一年。因我老家家长们的反弹,2012学年度虎踏石小学又恢复了招生,但只有一个二年级的学生报名,当然依然只有一名教师。此教师老家远在四十里外的另一座大山上。这所学校,也就是我第一段提到的那所学校。不知道它还将苟延残喘到什么时候。
上码石小学
上文说的我老家几十里外的那所学校就是上码石小学。上文说了,我家附近的学校没有五年级,念五年级的那一年,我就来到了上码石小学就读。因为那个时候没有六年级,我也就尽在那里就读了一年,就进入到了初中去念书。
上码石小学好像是在2005年从地球上“沉没”消失的。因为那学学校的校舍是在太破旧,极不安全,而政府又不打算重建校舍。于是上级果断决定,那所学校停止招生,所有学生进入附近的白鹤小学学习。于是一所学校就这么“沉没”了。
钓鱼台中学
钓鱼台中学与我家一衣带水,中间隔着一座钓鱼台水库。1996年,我正式踏入钓鱼台中学学习。在那里,我度过了四年快乐的学习时光。钓鱼台中学就在水库的一半岛上。学校三面环水,学校四周风景旖旎,若果学校规模在大点,简直可以与剑桥大学校媲美。
可惜的是,这么一所地理位置优越,环境优美的学校竟然也在2009年沉没在了教育现代化进程的汪洋大海之中。追求其沉没的原因,大致可以总结出两个方面吧。其一,交通变发达;当时,水库南,水库北的学生的都习惯性的涌入钓鱼台中学就读。但,自水库南修通了公路之后,库南的学生就大多去了广福初中就读,因为到钓鱼台初中就读,每个星期都必须做两次小船,安全性不如坐车高,且一部分学生还可以步行进入广福初中。其二,教学质量的下滑。孟子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交通变发达只是钓鱼台初中沉没的次要原因。况且当时钓鱼台中学附近的一所初中被提前撤销,当时上级主管部门规定,原初中辖区的学生原则上都得进入钓鱼台中学就读。
不知道为什么,自我们那一批学生毕业后,在钓鱼台中学工作的老师人心涣散,教学质量不高不说,各种事故也频繁发生。最终家长们就逐渐的对钓鱼台中学失去了信心,学生们纷纷转学就成了趋势。最终一所起初一直保持有四五百多学生的学校,被弄得只有四五十个学生。因此,撤销钓鱼台中学也就提上了有关教育部门的议事日程。
学校在,利益就在。一听说要撤销钓鱼台小学,当地的群众就第一个不答应。那些群众不是到处上访,就是到处请记者,想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更是想让有关上级部门知道——撤销钓鱼台中学时一件可惜额事情。就如同胳膊抗不过大腿一样,一些群众虽然也请来了记者,但学校还是被有关政府部门撤销掉了。
除了利益之外,你或许会觉得当地的居民也一定会很爱钓鱼台中学吧。那你就大错特错了。钓鱼台中学一宣布说要被撤销,当地居民就像发了疯似的,一个个都跑到学校里去抢地皮,抢房子,是那个热火朝天。
太湖师范
离开美丽的钓鱼台中学,1999年,我考进了我们安徽地区的重点中专学校——太湖师范学校。可以说,1996-2001年太湖师范的名声可是到处炸响,人人都知道太湖师范好,既有国家补贴,在那个大部分学校都不分配,学生毕业就等于失业年代,从太湖师范的学生一毕业,立马就会分配工作。于是那个时候,因某种原因无法读高中的中学生们都努力往里钻。
那几年的太湖师范真是一片欣欣向荣,其蒸蒸日上的气势无人可敌。但如今看来,那只是沉没之前的回光返照。因为时代在发展,在一个大学生逐渐变得多如牛毛的年代,它再怎么蹦跶也无法逃离它即将沉没的宿命。国家的教育方针和当地的经济状况,都成了其发展的制约因素,太湖师范就这么被现实甩近了历史长河之中。
呵呵,你一定会想,我怎么会突然扯这些台子。我要告诉你的是,我的这篇文章的产生,与时任总理李克强可有点关联哦。别误会,这篇文章可不是李总理叫我写的。起因在于早上我们学校的老师们一起谈到了李克强的母校——合肥六中。一位老师告诉们,据外界传说,合肥六中每年的办公经费多大一两千万。学校里绿树成荫,花团锦簇。且听说那些花儿可不是栽种,而是租来摆在学校的,所以学校的花团锦簇一点都没有季节性,每次都是鲜艳的花儿迎风招展,好不美丽。
项羽和刘邦都说,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因此,一个人富贵了,自己的家乡,自己的母校沾光,也就成了必然的事情。于是,我就由李克强想到了我自己,假如将来我富贵了,人们或我自己想为我的母校做点事情时候,或许他们和我都因我所有母校的沉没而找不到一个落手点。顿时,一种悲哀立刻就袭上了我的心头。
我的母校一个个都在大时代中沦陷掉了,不知道你看了上一段文字之后,有没有陷近我那段痴人说梦的文字之中。一个被一所所业已沉没的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走上社会后,怎么可能取得很大的成就呢?我人生的梦想,在我的努力中,不像的那么多母校一样沉没掉就是万幸了。我还怎么会去希冀什么大富大贵呢?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