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的隔膜

实,有些话不想讲,但,拖到今日,我还是想说一说。

慢慢地觉得我们的社会存在这一种病灶:内恕己以量人(屈原语)。时时刻刻,我们总是在内心宽恕自己,却总是喜欢用卑劣的心理去衡量别人;对于别人的要求,对于别人的期望,总是很高很高。

譬如,希望别人都别那么自私啊,希望别人都需要宽容啊,希望别人都永远不要出错啊,希望自己付出就能得到别人的回报啊。否则,就会心生不满,口出怨言。

我似乎就是这么一个人,写这篇文章我只是想表达我的怨言。因为我曾经的一次付出,没有得到回报。

还记得半个多月前的那个下雨天,不对,刚开始是没有下雨的。我带着三岁多的儿子来到上海体育公园玩耍。在儿童活动区间,我们玩了一会儿后,我抱着儿子有来到了羽毛球运动区域。转悠着,突然发现两个打羽毛球的女孩子的羽毛球飞到了松树上,年龄看上去还小,像是中学生,因为松针刺人,她俩弄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弄下来。

观望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决定伸出援手。把儿子放到一边,走进那棵树,我三下五去二就把那个羽毛球给弄了下来。我皮又厚肉又粗,那点松针刺几下算不了什么。

两中学生女孩,当然很高兴,都争着喊谢谢叔叔,声音是那个甜。

但是,接下来的一件事,却让我不自在起来。在俩女孩那方,我觉得她俩清高无比,充满了优越感;在我这一方面,我觉察出了我刚才的自作多情,或许人家根本就不喜欢我的举手之劳。

拿下羽毛球后,我跟儿子就走开,到别的地方去玩耍了。可是天翁不作美,不一会儿工夫,就下起了夏日特有的不大不小的雨。可是不出一分钟,就能够把你的全身淋湿。雨势刚开始比较小,我就抱着儿子往家赶。但是走到半路,雨就下大了。这个时候,我发现那俩个女孩走在我们后面,一人撑着一把伞,盈盈地走来。我当时就想,她俩看我父子来没伞,一定会叫我的儿子到她们伞下躲着雨前行吧。我个粗男人,淋那点雨没什么关系。可是,她俩却目不斜视的扬长而去了。

说实在的,我当时真的非常失望,心想这两女孩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自尊心掉了一地。

但是,我当时却并没有生气,也没更多的往心里去,或许是因为急着往家赶的原因吧。

可是前几天,从上海回家的途中,我却有又鬼使神差的想起了这件事情。心里就想,或许是我那天的衣着比较土,那俩个女孩子对我有些不信任,或曰是有些不屑,更或许她俩会以为我是坏人。反正,无论她俩怎么想我,我对这俩个女孩都非常地失望。进而对上海也有些失望。

此时,我有想起了,在陆家嘴的那场雨中,那天我和儿子专程到那儿去买书。回来的路上,天翁不作美,又下雨了。比那天的雨还要大。该死的公交车站台,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于是我和儿子就又只好无奈地站着让雨淋。就在这个时候,来了一对农民工,衣着也比较土,可能是搞装修的建筑工人吧,两个,一人打着一把伞,徐徐走来。但是一开始,他俩也没有叫我和儿子到他俩的伞下躲避一下。直到看着我和儿子着实狼狈,一个人才说,到伞下面避一避雨吧,把孩子淋坏了不好。而身边其他的衣着光鲜的人,一个个都没有吭一声。

嗯。两场雨,给了我一个深刻的领悟:走在大上海,无论你走到哪儿,一定要记得带上伞。

呵呵,我也不是圣人,我也内恕己以量人,总是希望别人对自己好,但是别人凭什么对我好;总是希望为别人付出之后,能得到别人的回报,可是你的举手之劳,或许就根本不值得别人回报。

看来,人活在世上,要想每天淡然安心,要么就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举手之劳的好事,要么就做好事甭求回报。不知道我的这份感悟是否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