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对韩愈隔空倾慕

同属唐宋八大家,同属文坛散文骄子,同样坎坷的仕途境遇。当苏轼与韩愈在精神上产生碰撞时,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当然这些火花都只能从苏轼的精神领空闪出,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欣赏这些火花,一起感受苏轼对于韩愈的倾慕。
秉承天地之气
苏轼认为韩愈作为一介匹夫,其只言片语被天下效法,其形象能成为百世师表,在于其生命自降临人间就秉承的天地之气;也就是孟子所说的浩然之气。这种气有化育万物的能力,这种气关系这国家的盛衰,一切帝王将相达官贵人在这种气侵袭下都会黯然失色。这种气也不因生物的活着而存在、死去而消失,而韩愈的身上正是秉承着这宗天地之气,浩然之气;所以其死后,其只言片语仍旧被天下效法,其光辉形象也一直是百世之师表。
文起八代之衰
韩愈“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至弱”,当是自中唐以来的文人们都俯首赞同的观点,而这句话正是苏轼提出的。八代,指的是东汉、魏、晋、宋、齐、梁、陈、隋这八个朝代;衰,当指的是这八个朝代骈文风气过盛,文章用词过于雕琢,辞藻华丽而内同空洞;行文过分讲求典故的运用,几近堆砌,几近无病呻吟。苏轼更是在文中赞叹道,韩愈谈笑间就把这些陋习一扫而空,天下知识分子也井然影从;贞观、开元盛世的名臣贤士都无能挽救的衰弱,就这么被韩愈轻松地矫正了过来。
不善人情世故
为表自己的一颗赤胆忠心,他力排佛老,谏阻唐宪宗迎接佛骨舍利,终因触犯龙颜被贬。苏轼说,他那颗可照日月的忠心能够驱散高山上的云雾,但却不能使君主迷途知返;凶猛的鳄鱼都能被他制服,但他却止不住奸臣的诽谤;能取信万民,自己却在朝堂上被别人弄得不得安宁。不过,在韩愈看来这些都是天意,不是情商低韩愈所能改变的。苏轼又说,韩愈只懂得顺应天意办事,而不知道钻营处理人事。
移风易俗第一人
广东潮州,因其不学儒学,被古人视为的蛮夷之地。为教化当地群众,韩愈遂派一进士前去给当地学子讲授儒学,学子们也就开始讲究起礼仪品行来,当地百姓受这种良好风气的影响,也开始笃奉起儒学来。为此,韩愈死后,潮州人竟然把他当作神来祭拜。每逢灾害瘟疫到来,潮州人必定前往韩愈庙宇祷告。我想,韩愈生前因诽谤佛骨舍利被贬潮州,是他的不幸,也是他的幸运吧。
不忘民恩
有人以韩愈被贬在潮州不足一年,论定韩愈必不会眷恋潮州,死后他的神灵更不会光临潮州,从而间接道出建韩愈庙宇的无意义。苏轼更是不以为然,他说,韩愈的神灵对于百姓的牵挂就如地上的水一般,无处不在;不能因为在某处打井打出水,就认为水只在那个地方。韩愈的心记挂万民,韩愈的精神也必将恩泽万代。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