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十娘不沉百宝箱,也成不了王美娘,选男人这一点很重要

◎文/黄鹂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家喻户晓。故事结尾处,杜十娘将百宝箱里的翠羽明珰,紫金玩器,夜明珠,祖母绿,猫儿眼等诸多奇珍异宝投之水中,令许多读者齐声惋惜:这么多钱财,干嘛扔江里去?

就算杜十娘不沉百宝箱,她也不可能像“卖油郎独占花魁”里的王美娘那样走向光明灿烂的人生坦途。因为决定杜十娘人生悲剧的是认知,不是钱财。

杜十娘在识人、识己两方面,都有严重的认知偏差。

首先,杜十娘看中李甲什么?

俊俏庞儿,温存性儿,撒漫的手儿,帮衬的勤儿

说白了,就是:帅,温柔,肯花钱,殷勤。

李甲身上的这几个关键词,靠得住吗?

其实,早在故事开始没多久,李甲就用他的实际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

杜十娘赎身后,给了李甲二十两银子当车马费,还一再声称这钱是借的。李甲拿了银子首先把典出去的光鲜衣服赎回来穿上,然后才安排轿马船费。彼时李甲刚给杜十娘赎了身,欠一屁股债,压根不知道有百宝箱的存在,更不知道家里老父最终能否接纳他们。

前途茫茫,这二十两银子,是李甲手里仅有的一点钱,还是借来的,今天花完了明天就吃不上饭。可他根本没考虑自己明天会不会挨饿,更没考虑赎身后的杜十娘会不会挨饿,先把名牌服装赎出来穿身上再说。

对未来没规划,不管“心上人”会不会喝西北风,也要穿得帅一些——这就是杜十娘看中的男人。

既然李甲的“帅、温柔、肯花钱、殷勤”都靠不住,那什么样的男人靠得住?

有真心的男人靠得住。

我们来看隔壁“卖油郎独占花魁”女一号王美娘选的男人。

秦重只是个挑担子卖油的,十九岁,娶不起媳妇。他对王美娘倾慕已久,奈何囊中羞涩,嫖资不够,于是每天省吃俭用赚钱攒钱,一年多才攒够一夜嫖资。他排了一个月的队,终于等来了机会。

那晚,秦重兴冲冲拿着钱找老鸨办好手续等待王美娘。谁知她刚陪酒回来,喝得烂醉,说话颠三倒四,完全不在状态。穷小子秦重衣不解带抱着茶壶伺候了女神一夜。半夜,女神又是喝茶又是呕吐,弄得秦重满衣秽物,狼狈不堪。

王美娘醒后备感抱歉:你这十几两银子太亏了。

秦重却表示能侍奉女神一夜已非常满足,并无非意之望。

要知道,秦重是怀着“人生一世,草生一秋。若得这等美人搂抱了睡一夜,死也甘心”的想法,辛苦攒了一年多,把全部家当拿出来,才换来这一晚。十九岁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秦重不但什么都没做,还说自己非常满足。

王美娘看懂了,这是个有真心的男人,宁肯压抑自己,也要尊重她怜惜她。分别后,她“千个万个孤老都不想,倒把秦重整整地想了一日。

后来,历经许多波折,王美娘打定主意嫁给秦重。她将多年积攒的几千两财富全权托付给秦重,择定时日等他来娶。笔者读及此处既感动又担心。按常人思维,受穷挨饿一路打拼的穷小子秦重完全有动机带着巨额财富远走高飞,娶良家女子为妻。他真跑了咋办?王美娘心真大。

秦重果真如约而至,王美娘顺利当上了卖油铺的老板娘。笔者这时才明白,王美娘确实心大,但她的“心大”是以精准识人为前提的。

在“识人”方面,王美娘完胜杜十娘。

识不对人,或许可以及时止损。认不清自己,那就万劫不复了。

跳江前,杜十娘曾发表跳江宣言:“妾风尘数年,私有所积……将润色郎君之装,归见父母,或怜妾有心,收佐中馈,得终委托,生死无憾。

看得出来,杜十娘很早就确立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并为此努力了整整七年。她渴望凭借百宝箱里积攒下的巨额财富嫁得良人,换取上流社会的身份认同,与自己爱的人偕老。杜十娘的人生目标可以简单概括为:嫁入豪门,获得认同,白首同心。

这样的人生目标,是以怎样的自我认知为基础的呢?

在杜十娘的自我认知中,存在这样一套逻辑:只要我十分有钱,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厕身风尘带来的道德污点,能让李甲父母“怜妾有心,收佐中馈”,能让有情人执手偕老。这样的自我认知充满着浓浓的形而上意味,缺乏理性深刻的分析。

豪门真的缺钱吗?千百年来,富贵豪门不惜一切代价捍卫的,是家族的好名声。

风尘女子,嫁入豪门,获得认可,哪那么容易?

几百年前的钱塘名妓苏小小,能诗善画,文采风流,最终也没嫁入豪门。与杜十娘同时代的名妓董小宛,嫁给冒辟疆做妾,紧要关头几次被冒抛弃,二十七岁香消玉殒。还有寇白门,嫁给保国公朱国弼的那位秦淮名妓,差一点让朱卖掉。几百年后的杨九红,几番周折嫁进大宅门给白景琦作妾,可白老太太临死都不忘留下遗言:不许杨九红带孝!董小宛,寇白门,杨九红都是有才有貌的佳人,都嫁入豪门,都没被当人看待。

所以说,名妓嫁入豪门,同时又得到爱情、尊严和地位,几乎是不可能的。

杜十娘自我认知的偏差,直接导致了她错误的人生目标和相继而来的人生悲剧。

杜十娘百宝箱里的财富,不下万金,她完全有本钱拒绝豪门——想嫁入豪门也算不上错,但想要嫁入豪门的同时,得到爱情,尊严和地位,对于出身欢场,曾是京城名妓的杜十娘而言,就显得有些奢侈了。

还是接着对比一下王美娘的人生目标吧。

王美娘曾对自己看中的穷小子秦重坦陈肺腑:

“此时便要从良,只为未曾相处得人,不辨好歹,恐误了终身大事。以后相处的虽多,都是豪华之辈,酒色之徒,但知卖笑追欢的乐意,那有怜香惜玉的真心。看来看去,只有你是个志诚君子,况闻你尚未娶亲,若不嫌我烟花贱质,情愿举案齐眉,白头奉侍。”

王美娘的从良标准是:真心,志诚,尚未娶亲。

在王美娘的对待自己的人生大事,有着明确的认知,“真心”第一,其次是“志诚”。“尚未娶亲”前面的“况闻”两字,说明“作正房夫人”,在王美娘这里只是加分项,算不上必要条件。整篇话说下来,物质条件方面完全未被提及。

王美娘只想嫁给有真心的志诚之人。而秦重能提供的,恰恰只有一颗真心和正房夫人的名分。

结果,杜十娘未获“豪门”认可,被李甲伤透了心,抱着百宝箱珠沉玉碎。王美娘成功嫁给真爱,当上卖油铺的老板娘,过上了驱奴使婢的生活,顺利步入人生巅峰。

到底是什么造成了杜十娘识人、识己的认知偏差?杜十娘和王美娘的人生结局反差如此之大,难道仅仅是因为命数吗?

文本介绍杜十娘时写道:“浑身雅艳,遍体娇香。两弯眉画远山青,一对眼明秋水润。脸如莲萼,分明卓氏文君,唇似樱桃,何减白家樊素。”

这四十二个字说出了杜十娘的优势:会打扮,很漂亮。

后文描述,杜十娘还通音律,唱得一嗓子好歌。

会打扮,很漂亮,懂音乐,能唱歌的杜十娘,成了京城名姬,合情合理。

我们还是继续对比一下隔壁王美娘吧。

王美娘出场时,作者花了很长篇幅特别强调,她七岁日诵千言,十岁吟诗作赋,十二岁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这姑娘小小年纪就能写出“朱帘寂寂下金钩,香鸭沉沉冷画楼”那般颇有水平的诗句,通的很呢。

同为名妓,杜十娘属于色艺俱佳型,王美娘更靠近才貌双全型。

读书与否,是两位佳人的主要差别,也是决定她们人生走向的关键因素。

《红楼梦》中,薛宝钗说:世事不拿学问提着,便都流入市俗一语道破读书与不读书的区别。

王美娘在“日诵千言”“吟诗作赋”的过程中,学到了许多前人的故事,懂得了许多做人看事的道理,眼界开阔,认知能力水到渠成。她能认清真心的可贵和重要。她能不被周围富家公子的一掷千金所迷惑,能看得懂穷小子秦重十几两银子背后的真情。她懂得审视自己的人生,懂得怎样的人生定位能带来稳固可靠的幸福,懂得什么样的家庭能让洗尽铅华后的自己迎来新生。

杜十娘同样辗转欢场,迎来送往,同样是一线名妓。她聪明又有谋略,赎身落籍告别青楼时,略施小计就和老鸨砍下来七百两银子。或许正因为杜十娘缺少诗书浸润,没有书上丰富的经验道理做指引,才导致她的谋略落入市俗,严重跑偏,算计半天只会和老鸨凶猛砍价,却没能好好看清李甲的为人。“帅、温柔、肯花钱、殷勤”等评判男人的标准,显得单纯浅薄,“嫁入豪门,要爱情要尊严要地位”的人生定位高不可攀。最终导致珠沉玉碎,魂丧江底。

时光流逝,岁月飞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读书无用论颇有市场。杜十娘和王美娘的故事告诉我们,无论哪朝哪代,哪行哪业,读书永远是磨砺认知的重要手段,指引人生的重要向导。

作者:黄鹂,在职教师,爱读书爱写字,身在乡野,心中有梦。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