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朝的烟火人间

文|午梦堂主

年少时读水浒,写宋人吃的食物,动辄便是大盘肉、大壶酒,武松过景阳冈,要喝十八碗酒;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更是下了一场肉雨;而其中最毛骨悚然的一段描写出自该书第四十二回:

却去锅里看时,三升米饭早熟了,只没菜蔬下饭。李逵盛饭来,吃了一回,看着自笑道,“好痴汉,放着好肉在面前,却不曾吃。”拔出腰刀,便去李鬼腿上割下两块肉来,把些水洗净了灶里抓些炭火来便烧;一面烧,一面吃。

当然知道施耐庵的意思不过是,不这样写不足以显英雄气;正如刘姥姥在大观园吃的茄鲞;宝玉挨打之后要吃的荷叶汤;妙玉在栊翠庵喝的茶,曹雪芹的意思亦不过是,不这样写不足以显富贵气。

但是因为这部书,便留下宋人都是吃大块肉喝大碗酒的先入为主的印象。近读《东京梦华录》,看孟元老写北宋的开封府,从元旦直至除夕,四时八节,吃的食物种类竟这样多,又这样精致。很多食物我们现在还在吃;有的只能凭名称猜测它的食材可能是什么;有的则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了。读来一面馋涎欲滴,一面又惋惜不已。且不说四时八节,皇家食物的精致繁复美味;单是皇城内外,普通市民的食物种类之多做法之精致,便足以让人叹为观止。

随各月而至的应季应节食物,仿佛是一次又一次美妙的轮回。周待诏瓠羹店的瓠羹、沿街叫卖的泽州麦芽糖、冬至时节的鹌鹑野兔肉、十二月的腊八粥。一年又一年周而复始的过,却怎么也不厌。这充满人间烟火味的繁华富足的开封城,我们只愿,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享太平。

正月。

新年第一天,吃的食物当然是既多且好,所以周待诏家专供宫内的瓠羹,一个就要一百二十文,比集市上普通店家卖的十文钱一个的瓠羹,要贵上不知几多倍,大家仍然照买不误,谁让是大年初一头一天呢。忙活了一整年,还不让人这一天好好阔气一把?

当然还有晨晖门那儿的小吃一条街。元宵节前后便迎来了它一年中最红火的时节。鹌鹑骨蚀儿、圆子、鎚拍、白肠、水晶鲙、科头细粉、旋炒栗子银杏、盐豉汤、鸡段、金桔、橄榄、龙眼、荔枝。各种荤的素的、各色炒货鲜果,应有尽有。这其中,有的食物,我们已经不知道是什么了,比如第一种;有的今天我们还在吃,比如水晶鲙,也就是鱼冻子;有的是我们逛街必购零食,比如旋炒板栗。

二月。

元宵节一过,人们就要纷纷出城探春去了。各路官员们,年也过了,节也过了,陆续准备着走马上任了。这时候,各种游玩的所在,快活林、独乐冈、蜘蛛楼、王家园、玉仙观,便迎来了它们一年中的黄金旅游季;当然,集贤楼、莲花楼,这两处最有名的饯行送别必选酒楼,更是每日忙的不可开交。

整个二月,京城的人们,太多时间都在忙着吃啊喝啊、赏玩送别啊。成天的迎来送往,在迷迷糊糊中,早已忘记去细细品尝各种精美食物的味道了。

三月。

三月是清明节,也是最佳踏青季,还是女儿家的荡秋千时节,更是少年们在明媚阳光下的蹴鞠场,奔跑耍酷展示自我风采的绝佳时机。唐人词里说,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在三月的开封城,更像是低低粉墙内,荡秋千的闺中少女,在秋千悠悠跃过粉墙那一刹那,和女儿墙外,蹴鞠场上踢球少年那一瞬间的秋波明送,芳心暗许。

三月里吃的食物当然也多。去城外祭祀,更像是去郊外集体踏青和野炊大集结。且看孟元老笔下清明时节的宋人:

四野如市,往往就芳树之下,或园囿之间,罗列杯盘,互相劝酬。都城之歌儿舞女,遍满园亭,抵暮而归。

他们吃的食物呢,大枣、炊饼、鸭卵、鸡雏、稠饧、麦餻、乳酪、乳饼。大多是高糖高脂的饴糖炼乳之类。

待夕阳西下,这一群踏青人,三三两两或成群结队回到城内时,那简直要如神仙回归洞府,但见他们:

缓入都门,斜阳御柳;醉归院落,明月梨花。

当然,这个三月,天子也不闲着,也要与民同乐,因此金明池、琼林苑、宝津楼、射殿,皇上是年年必到的。看骑射百戏锦标争夺、观水傀儡水秋千彩船齐发、赏素馨茉莉瑞香含笑花香浓郁。如果你不喜欢热闹,在金明池西,满眼芳草垂柳上下一碧的所在,你也可以静静垂钓,然后在阳光明媚的春三月,临水烹鱼。

四月。

四月初八的浴佛节,京城十大禅院都要举行浴佛会的。用各种名香浸水浴佛的盛大法会,你一定不能错过。更何况,还有日光融融、榴花满枝、莺歌燕舞、细柳婀娜;还有七十二酒庄,新酒上市,更不可错过这初尝佳酿的机会。城南的清风楼,是最宜欢饮的所在,因此酒客也最多。

这个季节,各种新鲜时令水果也上市了。清风楼下,沿街叫卖新果的声音,此起彼伏。青杏、樱桃、沙果、香李、小金桃,都陆续抢鲜上市了。在微醺的回家的路上,一定记得要买几样带回去,好孝敬爹娘、讨欢妻子、哄哄孩子。

东华门集市上,最先结出的茄子瓠子,都争先恐后抢着进献宫内。寻常人家要吃,一对茄子或瓠子,就要卖上三五十千钱。只能让人望茄瓠而兴叹了。只好再等等吧。再过十天半个月,就是白菜价了。

五月。

最隆重的当然是端午节。从五月初一开始,大街小巷,各种叫卖声,处处有之。其中,卖的最火的,是应节必备的艾草。一种产于汤阴伏道这个地方的艾草,植株高大茂盛,出绒率极高,称为伏道艾。因为生长在扁鹊庙附近,曾医好汉献帝病的伏道艾,又有九头仙艾之称。据说是艾中佳品,因此年年端午,供不应求。各大商铺,还别出心裁,用艾草扎成各各不同各具神韵的艾草人,或者编成各种形状的艾草花,用以招揽吸引顾客。

孩子们最喜欢吃的各种食物,也齐齐上市了。粽子、五色糯米团、香糖果子、鲜桃、白甜瓜。各种应节应季食物,应有尽有。用于驱逐五毒的紫苏、菖蒲、木瓜叶,也要切的细细碎碎的,和着香药拌好,早早备好在梅花盒里;还有桃枝、柳条、蒲草、艾草、葵花叶,也要早早备好,单等端午这天,好端端正正摆放在门口。

端午这天缠绕于小孩手臂间,用五色丝线,细细编织成的索状长命缕,也就是百索子,端午前几日,家家户户姑嫂成群,在深阁之中,日日不停编织忙活着。自家儿女、叔伯姑嫂孩子,掰着指头一个一个细细数着算着,唯恐遗漏了谁。

六月。

六月初六是崔府君生日。相传崔府君是掌管幽冥界的,所以献供的祭品最是隆重。六月二十四是灌口二郎神的生日,万胜门外的二郎庙,皇上特地赐名神保观,所以连宫中都要派后苑造作所和书艺局来庙里亲献祭品的。在庙前露台,还临时搭建了百戏演出的乐棚。依次上演爬竿走索喷火各种杂技;说浑话学像生叫果子各种说唱;鼓板小唱合笙各种才艺表演。真是说不尽的欢喜热闹。

吃的东西当然更是品种名目繁多。城门路口、街巷桥头,只要是人多的所在,到处是张着青布伞叫卖各种小吃的摊点。想吃清淡的,有小米稀饭、腌制黄瓜条、嫩笋、莴苣;想吃荤的,有各种牛羊烤肉;想吃时令鲜果,有卫州白桃、南京金桃、义塘甜瓜,金杏红菱鹅梨;爱吃清凉解暑的,有麻饮鸡皮、冰在雪槛中的各色瓜果;爱吃各种甜点小吃的,则有芝麻团子、细索凉粉、沙塘绿豆、羊肉小馒头。

有钱人则又不同。在那临风面水的高大巍峨华美的亭台楼阁处,自有外卖小哥将各种时令鲜果、美味小吃,送至满目是红男绿女、满耳是笙歌燕舞的他们酣饮高乐的所在。

七月。

七月有两个最重要的节日:七夕和中元节。前者实际上是女子儿童的节日,而后者则是祭祀逝者的佛教节日。

七夕这天晚上,孩子们个个都要穿上光鲜亮丽的新衣服,然后三三两两,都由母亲或长姐陪着到街上去。东宋门、西梁门、朱雀门、北门、马行街,到处都是清一色卖磨喝乐的。那种有着胖乎乎粉脸、微微上扬的脑袋、眯缝着一双笑眼的泥娃娃,孩子们没有不喜欢的,就好比今天孩子们喜欢的奥特曼芭比娃娃小猪佩奇。便宜的,不过是简单加以彩绘;贵重一点的,则要用金银珍珠、象牙翠玉,细细装饰,还要用红纱碧笼精心罩护着。这种磨喝乐一对就要卖上数千钱,当然只有宫中和富贵之家才买得起。

买了磨喝乐还不算完事,用黄蜡制成的各种呆萌可爱的小鸭小鹅小乌龟小金鱼,又加以彩绘金饰,一个个都栩栩如生,又精美无比。小孩子们经过这样的摊位前,是一定哭着闹着非要买上一两样不可的。又有卖新鲜荷叶荷花的,因为便宜,孩子们说不得更是非买不行了。买来之后,用一双小手郑重地捧在胸前;因为有一种磨喝乐泥塑,就是塑着磨喝乐手拿荷叶的样子,孩子们一个个便都要学他。

还有不少精美的手工艺品,连大人们看了都要爱不释手。一种是叫做谷板的,就是在一块木板上铺上泥土,种上粟种,待长出幼苗后,又在木板上安置小木屋和各种花木农人的形象,便俨然一户农家小院。又有把西瓜瓤掏出,在瓜面上细细雕刻各种花鸟虫鱼,有的还在里面点上蜡烛,远远观之,一片青绿透亮,最能吸引孩子们的眼球。买上这样一个西瓜灯提在手上,光彩照人的走过街巷;走过邻居家门口;走到小伙伴面前;谁见了都要忍不住多看几眼,夸赞几句,这时候每个孩子都觉得是分外激动荣耀欢喜骄傲的事。

逛街归来,便是女子们的世界了。一弯新月端端正正挂在西天。富贵之家早早搭起了彩楼;贫寒人家则在自家院落,一律都摆好长长供台,台上依次摆放瓜果酒菜笔砚针线等物,又点了香,一家人依次向天孙叩拜乞巧。未出嫁的女孩子乞求心灵手巧;读书的孩子们乞求出口成章。仪式举行完毕后,孩子们自去玩他们心爱的磨喝乐西瓜灯。各家各户的年轻女子,都要在月下穿针引线,比赛着看谁的手巧;又把喜蜘蛛放到木盒里,第二天早早起床,看谁家木盒里喜蜘蛛结的网最是端正匀圆,大家都要围着欢喜赞叹艳羡。这叫得巧。

中元节前几日,各处街巷,都开始售卖各种冥器。纸糊的各种靴帽、幞头、金玉犀牛带、各色衣服。还有卖目连经和盂兰盆的。那盂兰盆,不过是将长长的竹竿从顶端剖开,削成三角状,又将竹篾撑开,细细编成灯碗状,便是盂兰盆了。然后在竹盆内放上纸糊的衣物冥钱冥器焚化给亡人。城外有新坟的人家,中元节这一天也要前往祭拜。

勾栏瓦肆处,自七夕过后,日日上演目连救母杂剧。演到那伤情处,目连大叫、悲号涕泣时,人们便要同声一哭,尤其是那失去了母亲或父亲的人,更是觉得分外悲酸,也不知道那亡故的父母,魂神如今流落何处,是否也像目连之母一样,饥寒悲号,无处告诉。因此看完了戏,便把这各种冥器冥钱,买了又买,加了又加,唯恐亡故的父母在地下受苦受难。

中元节前一日,还有沿街叫卖楝树叶和穄米饭的,都是祭祀时用的。楝树叶用来铺在桌上,穄米饭则是祭告先人丰收之意。也有沿街叫卖转明菜花、花油饼、豆沙馅包子之类食物的。

鸡冠花,又叫洗手花,中元节前后也有沿街叫卖的。硕大火红的花瓣,给这个悲伤的节日凭添了一抹温暖的亮色。

八月。

不仅是中秋,立秋后第五个戊日,祭祀土地神的秋社日,同样非常的隆重。家家户户都要早早准备好社糕社酒相互赠送。宫内更是郑重,连后妃们都要亲自动手,帮忙做社饭的。又用猪羊肉、腰子、肚肺、瓜姜之类食材,调拌好佐料,细细碎碎切好,铺在饭上蒸熟。

诗经说,八月扑枣,十月获稻。八月,是瓜果梨枣最多的季节。灵枣、牙枣、青州枣、亳州枣,任你挑选。喜欢吃大甜枣的,就买灵枣;喜欢甜中带酸的,就买牙枣;喜欢皮薄肉脆的,就买青州枣。

立秋过后,又是一年一度新鲜鸡头米上市的时节。嫩一点的,用手剥开,便可以直接吃。老一点的,和着冰糖加水煮化,甜糯可口又有嚼劲,最滋养人的。连宫里的皇上也爱作为饭后甜点吃。其中,又数梁门里李和家的鸡头米质量最好,连宫中宦官也不时来他家店铺采购,然后用金盒盛放,送入内廷。因为皇家也来,人们自然趋之若鹜,所以李和家的鸡头米卖的最好。若到别家去买,也用新荷叶包裹着,收口处又用红色小绳系着,一包只要十文钱,但是质量远不如李和家的,全是精心挑选的清一色的那种银色果皮的最鲜嫩的鸡头。

这一天,出嫁的妇女们,都要回娘家。私塾学校也放假一天。外公舅舅姨娘们一定要在这一天,给外孙外甥选购新葫芦和鲜枣,说是这两样东西可以给孩子们带来福气和好运。

中秋节前,家家户户争购新酒。街巷处处,画有酒仙画像的酒旗,迎风招展。秋风起,蟹脚痒。八月是吃母蟹的最好月份。肥美足黄的螃蟹在这个时节也陆续应季上市。还有石榴、板栗、葡萄、橙桔、榲桲、梨枣之类的鲜果,红红黄黄一大片,一筐筐一排排一串串,整整齐齐摆放在店家门口。

中秋之夜,大户人家纷纷结扎装饰亭台楼阁,预备下美酒鲜果,好临水赏月的。寻常百姓家,也早早到酒家订好临窗的最佳位置,到时候三五好友或举家上下,把酒临风,举杯对月,其乐融融。

九月。

秋风起,菊花香。九月重阳,是赏菊的最佳时节。花黄蕊白花蕊似莲蓬的叫万龄菊;密密开满粉红小花的是桃花菊;花白胜雪花蕊浅红的叫木香菊;开圆形黄花花大如碟的是金铃菊;纯白花色花大如玉盘的是喜容菊。这几种菊花,最受欢迎。家家户户,年年重阳,各种花色,总要买上数盆,摆放到庭前院落,细细赏玩。各大酒家,纷纷用各色菊花,在店内外各处,装饰出各种菊花小径菊花门楼,招揽吸引顾客。

重阳登高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娱乐项目。愁台、砚台、毛驼冈、独乐冈、仓王庙、梁王城、四里桥,都是登高欢饮的首选之地。

重阳蒸糕,在节前一二日,各家各户都早早制作好的,然后亲戚朋友们互相赠送,相互品评着谁家面发的好;谁家做得巧;谁家味道香。

也有在蒸糕上细细撒上板栗银杏松子等各色坚果作点缀,又在蒸糕上插上纸剪的各色小彩旗的,真是既好看又好吃。

还有手巧的,会用面粉做出狮子、蛮王形状的点心,放在蒸糕上面,最得孩子们喜欢。

各大禅院这一天都要举办斋会。最吸引人的还是开宝寺和仁王寺举行的狮子法会。一样是做法事,讲解佛教经文,但是坐在木制狮子上的僧人,就让人感觉分外的庄严殊胜,从他们口中诵出的经文,一字一句,都让人觉得是如此优美动听,又有无坚不摧的威力。所以这两个寺院,游人香客也最多。

十月。

十月初十是宋徽宗的生日,这一天被称作天宁节。君臣同欢,朝廷最是隆重。但是因为和小民无关,且不去说它。

这个月立冬。天气一天凉比一天。冬月京城无蔬菜,所以上至皇家,下至民间,便迎来了一年中,秋收冬藏的忙碌季节。日日车马不停在各大街巷穿梭,给家家户户车载马驼,陆续运来各类过冬食材。生姜豆豉,一车一车的沿街叫卖。车刚停下,便很快围拢聚集来一群人。无数的手不停翻拣挑选着,说话声讲价声此起彼伏。这类食材,家家户户日日要用,所以总是供不应求。

鹅肝鸭肫猪腿、各种鸡鸭鹅鱼猪肉,都要陆续买来腌上,然后选几个晴好的秋日,细细晒干储存好。一冬待客的腊肉,也就有了。

螃蟹、蛤蜊,也要买来用清水在缸里养着,待来了客人,随时便可以吃上一盘冬日海鲜。

榅桲、鹅梨,也要早早买来在家里备着。来了客人,榅桲拌梨丝,红亮亮的榅桲果肉,配着切得细细的雪白梨丝,犹如雪中绽放的朵朵红梅,鲜甜脆爽又降火,作为饭后甜点,最是相宜。

十一月。

十一月冬至,皇家最是隆重。冬至前三日,皇上就宿在可容纳万人的大庆殿。当然是戒备森严。第二日从宣德门出发,便起驾去景灵宫太庙行祭祀大典。行大典之时,皇上头戴通天冠,身着绛红袍,手执大圭,简直如画图中星官一类的神仙中人。礼毕后从南薰门出发,再往青城、斋宫,祭天祭地。然后是去郊坛行祭祀大礼。礼毕后再由南薰门入城,登宣德楼。皇上在此楼大赦开封府、大理寺犯人,以示皇恩浩荡。最后,才返回宫内,后择日再前往景灵东宫西宫行恭谢之礼。

这都是与小民无关的皇家之事,大略如是。和小民唯一有点关系的不过是,皇上车辇从南薰门入城时,远远看一眼皇上以及百官迎接皇上回宫的浩浩荡荡的车驾幕帐、熙攘整齐的官宦队伍,然后和亲友闲谈时,好夸口见过的大世面,也就罢了。

冬至这一天,寻常百姓家,人人都穿新衣。连那最贫寒之家,即使借贷,也要阖家大小都齐齐换上新衣,置办丰盛酒菜,祭祀祖先。俗语说,冬至大如年。因此贫寒之家,平时便要着意省吃俭用,单等这一天好丰丰盛盛的过。这天早上,家家户户都做糍糕,也就是糍粑。软糯香甜的味道,最合孩子们的胃口。沿街也有叫卖糍糕的,如果不想自己动手做,也可以随时买来吃。还有卖各种野味的。鹌鹑、野兔、野猪、野鸡、野羊。买回来后,用盐巴细细涂抹腌好,选几个晴好的日子晒干后,或蒸或炒,吃起来最是咸香扑鼻。

十二月。

最隆重的当然是除夕。但是腊八节也是热闹异常。街巷处处,随处可见和尚尼姑,三五成群,结队念佛。又是手捧安放佛像的铜制沙罗或盆器,挨家挨户化缘。那飘散在街头巷尾、村落田头的念佛诵经声,伴着岁暮腊尽的萧瑟寒风,举目望去,到处一片冬云凝滞、衰草连天、寒鸦枯树,便让人分外觉得悲凉凄苦。年老的人听了,又要偷偷抹一把泪。回望这漫长凄寒的人生的冬日,无限感叹唏嘘。

但也有温暖的人和事。那便是腊八粥。京城各大寺院,在这一天都要举行隆重的浴佛会的。并且亲送七宝五味粥,也就是腊八粥,给寺院的门徒和各大施主。寻常人家,在这一天,同样用各色坚果杂料,煮粥而食。板栗、莲子、芡实、桂圆、荔枝、核桃、松子。举凡常见的坚果,总要各样都买一点回来,配上糯米细细熬煮,甜甜糯糯的味道,惟盼能稍稍抵挡住这一冬的凄寒、人世的萧索、年老的孤苦。

腊月二十四也热闹。这一天是交年节。意思是旧年和新年在这一天交接。倒更像我们说的过小年。当然也要送灶神。有钱人家,还要请道士、和尚诵经念佛的。寻常人家,也要备下酒菜果子送神。又把灶马贴在灶上,用酒糟抹在灶门上,叫做醉司命。因为喝多了,上天后的灶神,当然打不成人间的小报告了;都忘却了。原来这些神仙也好糊弄,好酒好菜好果子伺候着,下一年便又可以风调雨顺的继续安享这太平岁月了。

整个十二月,家家户户成天都在忙着准备各种食物。街头巷尾,到处是卖韭黄、生菜、兰芽、胡桃、撒佛花、干薄荷、干茄瓠、干马齿苋、泽州饧、胶牙饧的。最后两种甜食又是孩子们的最爱。其中,泽州麦芽糖最有名;而胶州的麦芽糖,则最粘,吃起来最有嚼劲。

除了吃食,到处便都是卖新年的各种贴画了。桃板、桃符、门神、钟馗像、财神像、写有祝辞的天行帖子、商家赠送的回头鹿马,林林总总、花花绿绿,摆满在各大商铺的门口,吸引顾客。

也有贫寒之人,三五成群,敲锣打鼓,沿街乞讨。说是打夜胡,也就是驱逐鬼祟。倒有点类似于今日腊月正月时节,到各家各户去表演的狮子队。这样的打夜胡队,不管到了谁家,大家总要给拿上几个串钱或是面油之物相送。

除夕夜当然最隆重。宫中要举行盛大的埋祟活动。有一千多人参加。有的戴着面具;有的身穿彩衣;有的装扮成将军模样;有的身穿盔甲扮成门神;身材高大肥壮的,便扮成判官;还有装扮成钟馗小妹、灶神、土地神之类神仙的。浩浩荡荡的千人队伍,从南熏门出发,一直走到转龙湾才结束,这便叫做“埋祟”。一路不停敲锣打鼓、燃放烟花爆竹。

每年这个时候,离皇宫近的人家,便要在那高楼之上,或登上亭台山巅最高处,远远观看那绽放夜空的绚烂烟花,耳听从宫中传来的如夏日午后雷鸣般的爆竹声,欢呼声,不禁又要感慨一番。

寻常人家,除了围炉守岁,也要放各色烟花的,不过比不得宫中的盛大和隆重罢了。小门小户,哄孩子似的,也一定要放几个满天星、九龙入云、平地一声雷、飞天十响之类的零碎小爆竹才算完事。

饶这么着,孩子们也是小小的内心有无限欢喜。一年到头,不过是盼着这一天,好痛痛快快玩一场疯一场乐一场。所以,街巷处处,到处是孩子们的欢呼声、追逐打闹声、大声说笑声。他们眉眼处处,到处是溢满了的单纯欢乐兴奋的笑。

年轻人,在年关将至的腊月时节,当然也是日日的吃喝玩乐。丰乐楼清风楼八仙楼长庆楼。总之,京城七十二酒家,挨个吃去。吃的东西,有钱人,当然是品种名目繁多,又味道精美。若是会说相声,他们简直要给你来一段贯口报菜名。

我请你吃:

血羹粉羹头羹石髓羹石肚羹百味羹三脆羹群仙羹牛羊腰子荔枝腰子二色腰子还元腰子盘兔炒兔葱泼兔酒蟹炒蟹洗手蟹榛子榧子嘉庆子人面子巴览子雪梨鹅梨漉梨夫梨甘棠梨凤栖梨梨干梨条梨肉梨圈枣圈桃圈荔枝龙眼金桔葡萄橄榄石榴甘蔗乳糖狮子糖。

总之是,吃他个天南海北麻辣鲜香团团圆圆甜甜蜜蜜酸酸爽爽一醉方休。

老人们则又不同。

看着这一群欢乐的儿孙,他们也是满脸笑意;更多却是感慨。他们眼看白雪飘零的除夕夜空,耳听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便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童年少年以至青年的美好时光。一晃就老了,再吃不动喝不动玩不动也熬不起了。这繁华富足的太平岁月,仿佛是年少时的冬日,祖母厚实的棉衣,那长长的袖管,小小的一双冷手探进去,一片温暖如春,无边无际。这老暖绵长的岁月,这繁华富足的生活,这大宋朝的烟火人间,仿佛没有尽头。

可是岁月不饶人啊。

过了今年,就是宣和七年了。

谁知道自己还能熬过几个宣和年呢。

在这白雪飘零的除夕夜,伴着欢乐的儿孙,震天的爆竹,炫目的烟花,从崇宁元年一路走来的老人们,在随着烟花起落而明灭的寂寂墙角处,静静独坐,默默叹赏,悄悄抹泪。

忽然想到路遥小说里的一句话:

哭和笑都是因为欢乐,但哭的人知道,而笑的人并不知道,这欢乐是用多少痛苦换来的。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