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石问路,贾母如何为林黛玉操碎了心

贾母真的是老糊涂了吗?贾赦打鸳鸯的主意,她却骂王夫人,说王夫人想摆弄她。

探春觉得王夫人冤。说实话,王夫人到底冤不冤?

其实,我们应当辩证地看,王夫人她确实是被冤枉了,但贾母又似乎没有全冤枉她。说她是冤枉的,因为贾赦打的鬼主意确实与王夫人无关。说贾母没有冤枉王夫人,指的当然是王夫人表面上服从贾母,心里却不敬伏。

所以说,贾母这里的发怒是一种迁怒。但是迁怒在谁身上,却也并非是无缘无故的事情,自然是因为平日里就对那个人有怨气不好发作,如今有了由头,又遏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才会迁怒于心里一直耿耿于怀的那个人。而王夫人则分明就是贾母心里耿耿于怀的那个人。

宝黛爱情由两小无猜而萌发,明明四角俱全,完美无缺,而王夫人却偏偏让薛姨妈和薛宝钗来插一脚,使得原有的平衡被打破,宝黛之间才一直吵吵闹闹,贾母也觉得自己不得安宁。这份埋怨,她没有着落在宝黛身上,而是着落在了王夫人身上,而一直以来又都是放在心里。只是贾赦让她找到了发泄的契机。

贾母对宝黛虽也有抱怨,但不是埋怨,表现出的更多的是心疼。因为抱怨之后,贾母也流下了无助的泪水。说明了贾母也对宝黛爱情的进一步发展很是无能为力。要不然她何必伤心,除非她不想支持宝黛爱情,但是这是否有可能呢?

古代婚姻,源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宝玉的婚姻大事,都把持在了王夫人的手中。怂恿贾元春在端午节通过赏赐礼物的方式,暗示金玉良缘,更是增加王夫人手里的筹码。

因此,在宝钗得到红麝串之后,就有了贾母附和张道士提亲的那一番话语。

那一回的回目中有“享福人福深还祷福”这八个字,享福人自然指的是贾母,那么贾母为谁祈祷福分呢?最明显的是为贾宝玉,而隐含在背后的则是宝黛爱情。

发生了红麝串事件,贾母心里也应当闷得慌,她要出去散散心。散心的过程中就透露出了她的心思。虽然元春都作出了暗示,但是贾母却依然附和张道士,谈论着物色宝二奶奶的标准,并公开着让张道士为宝玉的婚配做个有心人。表达的意思,显然就是对金玉良缘不感冒。而不是她老人家的心里没有林黛玉,要放弃林黛玉。她只是不喜欢薛宝钗。

更何况,如果她老人家如果很是满意金玉良缘,她也就完全不要专门跑到清虚观祷福,正是因为她心里有所不顺心,才想去寻找一份精神寄托。乞求生活的安稳。

这是贾母为宝黛爱情的第一次投石问路。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音,王夫人依然稳坐泰山,采用了拖延战术,让宝玉的婚姻大事一直拖延下去。而薛姨妈和王夫人似乎已经是达成了默契。要不然,薛宝钗那么大的姑娘干嘛不急着嫁人。在古代,年龄那么还没有嫁出去,应当就是一件不吉利的事情。

贾母为宝黛爱情第二次投石问路,发生在薛宝琴来了之后。那个时候,宝黛之间再也不争吵。相敬如宾,贾母看在眼里,喜欢在心里。宝黛彼此之间有了如此进步,想着,大家看了,应当再也不会对木石姻缘有什么成见。所以贾母应当是故意以薛宝琴作引子,引发大家对于宝玉婚姻大事的关心。

可是,贾母的话依然是石沉大海。大家听说薛宝琴已许了人家后,就再也不曾有人谈论到此。宝玉的婚姻大事,还是一直被拖延着。薛宝琴来的时候,宝玉应当是将近十七岁了吧。因为黛玉那个时候说她十五岁了。而宝玉比黛玉大概大一岁多的样子。宝玉年龄也上来,婚姻大事还是一直被拖延着。贾母内心应当也是充满着焦虑。她春秋已高,且又多病,看着宝玉成亲,应当是她的一个很大心愿。

可是,她为宝黛爱情再一次投石问路,还是失败了。王夫人一直不发话(贾政那个时候出差去了),她到底在等待着什么呢?王夫人的心思,或许只有宝钗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