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六个词语,囊括了红楼二尤的一生,也是每一个寒门女子的前车之鉴

作者:退休笑花

大观园是镜花水月的梦幻之地,是宝玉和姑娘们最后的伊甸园,但是不是所有女孩都能得到庇护和短暂的快乐。红楼二尤就是一例。红楼二尤的命运,或挣扎,或受辱,或自杀,就是普通寒门女子想要进入“大观园”的荆棘坎坷之路。​

红楼二尤,美艳轻佻,风流多情

红楼二尤之美艳,超过众多贾府的女子。尤二姐是“花为肠肚,雪作肌肤”,就算是病容也让胡庸医魂飞天外。三姐是模样儿风流标致,又偏爱打扮的出色,另式另样,更是有许多万人不及的风情体态。

美艳之外,二人,尤其是尤二姐也有些轻佻。这是因为她们家境普通,没有父兄依傍,没有严格的教育。尤老娘也糊涂,长姐尤氏也没有管束帮扶。本就是寄人篱下,实在是没有拒人千里的资本,只得委身敷衍。

尤二姐确实品行有亏,用三姐的话说是“淫奔不才,丧伦败行”。而她的“情夫”贾珍更是无法无天之徒,竟然在专门打听贾琏不在时候,造访尤二姐,丝毫不懂廉耻回避。二姐也只好在贾琏不在的时候,招待贾珍,结果贾琏突然回来,导致二马同槽的尴尬局面。贾珍这样放肆,是因为尤二姐和他原先就“不妥”。虽然她承望嫁给贾琏便从一而终,但是曾经的名声确实是不雅。贾琏也说“我不是那拈酸吃醋的人。你前头的事,我也知道,你倒不用含糊着。如今你跟了我来,大哥跟前自然倒要拘其形迹来了。”

尤三姐不像二姐那样轻佻,任人轻侮,但从她喝醉戏耍贾珍,贾琏二人的那场闹剧,可以看出她也是风月之人。“我倒没有和你哥哥喝过。今儿倒要和你喝一喝,咱们也亲近亲近。”故意露出“葱绿抹胸”,还生着“一双秋水眼”,好个鲜艳夺目。才能怔住了贾珍,贾琏。这的确不是大家闺秀的行为。

红楼二尤,晶莹剔透,天真质朴。

二尤不是只懂得调笑的人。尤二姐原知道自己不才,就和贾琏挑明。“我也知你不是糊涂人。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如今既做了夫妻,终身我靠你,岂敢瞒藏一个字:我算是有依有靠了。”表明自己以后不会再同贾珍纠缠;贾府小厮兴儿来时,也知道给点小恩惠,打听点贾府事情;也懂得持家谨慎,进府之后更是步步谨慎,在张华告状时,也能明明白白向贾母陈情。尤二姐虽然没有学识也没有得到良好的教育,但是晶莹剔透的明白人。

尤三姐则更胜一筹了,她不以俗世的眼光看待宝玉,知道宝玉不糊涂,“只不大合外人的式”;又能慧眼识英雄,看出柳湘莲才是终身的依靠;对于姐姐和贾家兄弟的纠缠,她心里也明白,她知道贾琏对姐姐不过是贪图美色,而贾珍更是无耻垂涎。却也能通过撒泼耍狠,让贾琏,贾珍兄弟不敢下手;她也替姐姐筹谋,想着以后怎么应对王熙凤。

可惜无论两姐妹怎么筹谋,还是对命运的捉弄,人心的险恶还是估计不足。尤二姐嫁给贾琏,事事妥帖,小院家仆,拜天地,焚纸马。连称呼也成为“奶奶”,想着只等王熙凤一死,就接她去当续弦。这也是太过天真,贾琏在国孝、家孝中娶亲,也没有告诉父母妻子,根本就是没拿她当正经姨娘,更不用说王熙凤家世显赫,为人刻薄。可怜尤二姐没有认清自己的地位,还妄想着能成为继室。跟家仆闲聊的时候,竟然还想着会会王熙凤,跟她讲理,简直就是天真。

尤三姐痴情,她认定的柳湘莲的确是侠肝义胆,可靠之人,她憧憬着嫁给柳湘莲之后的幸福,可惜她忘记了自己已经深陷泥沼,以她现在的名声,柳湘莲根本不愿意娶她。

红楼二尤,幡然清醒,香消玉殒。

红楼二尤皆自杀而亡,都是在他们认清自己地位和命运之后的抉择。对尤二姐而言,当日贾琏迎娶她进门,也是两情缱绻,山盟海誓。谁知道贾琏多情却也无情,有了新欢更顾不上二姐。在大宅门中也只能受尽屈辱,无所依傍。尤二姐最后幡然醒悟,贾琏不是可靠之人,自己也没有了前路可走,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一死了之。

对于尤三姐而言,柳湘莲不愿意娶她,是认定了她是贾府的“尤物”,是公子哥们的玩物,她却无法辩白。她或许可以承受退婚之耻,却无法接受心爱之人对她的误解,唯有一死以证清白。她的目的是达到了,柳湘莲悔不当初,可是又有什么用呢?良缘佳偶,生离死别,纵然冷郎君英雄盖世,也只能遁入空门了。

红楼二尤,美貌成就了她们,也害了她们。命运看似眷顾了她们,让她们遇到自己的如意郎君,却又捉弄了她们,让她们一身伤痕的离去。即使是再美貌的寒门女子,在豪门恩怨中也是如同蝼蚁般的渺小与无力,二尤也只是其中的一例罢了。一入豪门深思海,从此血泪伴死生。红楼二尤,每一个女孩子的前车之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