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小姐姐,贾宝玉的套路屡试不爽,总有一条适合你

贾宝玉天生就有一种特质——喜欢女孩子。但是,他的喜欢却又似乎不带一丝情欲,只是单纯的怜惜和欣赏。他骨子里有一种悲悯让他能够体察到女孩子们生活中的不易,能够设身处地地去为她们着想。

不可否认,因为宝玉的缘故,好几个女孩子都受到磨难,可是她们从未怪过他,同时他也给她们带来了很多的慰藉和快乐。如果宝玉有足够强大的能力,不被家长看扁,将来能够当家作主,相信他是可以给女孩子们建立一个幸福的乐园的人。

我们只要他对女孩子的那一份用心与细心,就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始终都会是一个暖男了。下面,我们且慢慢道来。

第一,对喜欢的女子,他的爱是依赖也是依靠,热情而浓烈

宝玉是一个情种,可是在龄官和贾蔷的故事里他明白了爱情要专一,因此他不再奢望所有的人爱,而是学着专注的爱自己喜欢的人,袭人和黛玉就是在他心里份量最重的两个人,可是他哄二人的方式是不一样的。

对待袭人,宝玉给了依赖。

袭人比宝玉要大,而且从小就照顾宝玉的饮食起居,对待生活上的事儿宝玉一点都帮不上忙。而袭人的工作就是照顾宝玉,如果有一天宝玉不需要她的照顾,那么她的存在也就没有了意义,因此宝玉哄袭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在袭人面前一直都是孩子的模样,让袭人有最强的存在感。

宝玉对袭人的依赖在方方面面,只要一看不到袭人他就不安心。比如过年时袭人得到贾母允准回家玩半天,宝玉都要特意去她家见她一面;回了怡红院只要看不见袭人,宝玉都要询问她去哪了。只要袭人生气了他就焦躁不安,过后什么都会答应,只是做不做得到就另说了。

除此之外,宝玉也给了袭人怡红院管理权,还待袭人与别人都不一样,让袭人在怡红院的位置没有任何人可以动摇。

对待黛玉,宝玉给了依靠。

有人说一个男孩子的长大是从他成婚开始,可是也有人说是从他心底有想要保护的女孩开始。宝玉的长大也许就是从想要保护黛玉开始的。对待黛玉,宝玉和其他人都不一样。袭人要回家,他没有办法阻挠,只要自己生闷气。可是如若黛玉要走,他是一样要跟着走的。要是黛玉死了,他就出家做和尚。对黛玉和袭人的喜欢是不一样的,黛玉始终是宝玉最在乎的那一个。

宝玉哄黛玉有各种各样的招数,最重要的就是牵挂。宝玉会让黛玉等他放学再吃饭;午间怕黛玉刚吃饭就睡觉会积食,他就说笑话逗她玩;知道黛玉为他挨打哭肿了眼睛,他会遣晴雯送去两方就手帕;雨夜担心黛玉伤感,他会冒雨去看望;而且黛玉所有的情绪变化他都可以察觉到。这样深情的宝玉得到了黛玉全部真诚的爱,让黛玉明明知道王夫人的儿媳不好做也愿意全力一搏。

第二,对妹妹一类的女孩子,有哥哥的担当和包容

宝玉对女孩子们的情感都是不一样的,对黛玉和袭人是男女之情,对湘云、芳官和玉钏儿就是对小妹妹的感情,他宠着她们,惯着她们,在她们面前有哥哥的担当和包容。

对待湘云,宝玉最好的哄人方式就是时常提醒贾母派人接她到贾府来玩。

湘云寄居在自己的叔叔家,生活自然不如在贾家的时候自在和轻松,所以湘云最大的快乐就是可以到贾家和众姊妹一起,宝玉自然知道,因此每隔几日或有重要的玩耍(起诗社等)他就会催着贾母去接湘云。宝玉对湘云好,还不止这些,他时常有好吃的、好玩的都会想着送给湘云一份,而且他和湘云的感情吵不散也打不散,生气归生气,一会两人就会和好了。

对芳官,宝玉哄她的方式最简单,就像在哄小妹妹,只要答应她的要求让她高兴就好了。

因为宝玉平日也没有多少时间花在芳官身上,多半的时候他都是请别人多照看一些。他很喜欢芳官那种天真烂漫、敢于反抗的性格,因此他平日都很纵容她,对她的小过失和小任性都不在意。

对玉钏儿,宝玉哄她最好的方式是诚挚的道歉。

因为宝玉的缘故金钏儿跳井死了,宝玉心有愧疚的替金钏儿在照顾她,一直在努力希望得到谅解。宝玉会在玉钏儿给他送好吃的时候想法设法让玉钏儿尝一尝,汤烫到了他可他却先关心玉钏儿有没有被烫到,金钏儿的忌日他不顾一切都要出城去拜祭,他知道玉钏儿的难过,他也安慰也会告诉她,他也在思念金钏儿。

第三,对家中的其他姑娘,投其所好和用心照顾

宝玉对人的好从来都是发自真心,并非有所图谋,因此但凡受过照顾的人都会记得他的这份情谊。对待家中的其他女孩,宝玉哄人的方式就是投其所好和用心照顾,也难怪妙玉、平儿和尤三姐会对他另眼相看。

对待妙玉,宝玉哄她的方法就是投其所好、真心的赞美。

妙玉和一般的姑娘不一样,她眼高于地、目下无尘,这样孤高自傲难免与世难容,可是宝玉却欣赏她的这一份与众不同。为了哄她高兴,宝玉会想要在他们游玩过后让人用水来打扫庭院;在寻红梅大的时候,宝玉会把妙玉比作嫦娥。宝玉所说所做都很符合妙玉的心思,因此妙玉也对宝玉特别的看重。

对待平儿,宝玉哄她的方式就是体谅其难、用心照顾。

大家只看到平儿作为王熙凤助手的荣耀,却没有看到平儿在王熙凤之威和贾琏之淫生活下的艰难。因为平儿的身份,宝玉平日不便和她多有接触,但是可以略尽绵力的时候宝玉也一定会做。平儿被贾琏夫妇打,宝玉请她怡红院略作整理,那种贴心的照顾让平儿认下了宝玉这个朋友。

对待尤三姐,宝玉哄她的方式就是给与平常人的尊重。

尤二姐和尤三姐在贾府的名声都不佳,可是宝玉对她却没有常人的轻视和随便,他给与了平常人的尊重,这样尤三姐心中很感动,想必这也是最好的哄她的方法。

宝玉不是一个完人,可是他认真对待女孩的方式却让人很感动。在当时那个男尊女卑的社会里,女子从来都是只被当作男子的附属品出现,可是他对她们非常的尊重。他没有大的能力,但是他仍然想要给她们带去一抹阳光,温暖她们的生活。从宝玉身上可以知道对一个女孩子最好的哄她的方式不是给予多少财富,而是给予一份尊重和体谅。体谅她们生活的不易,尊重她们本身。

最后用一首打油诗赞颂一下贾宝玉:套路千万条,暖心第一条;泡妞不规范,终生两行泪。可惜的是,宝玉的暖心终究是没有能够进行到底,“终生两行泪”也当是他后半生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