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甄士隐VS林如海

甄士隐VS林如海:论父亲陪伴对女孩的重要性

◎文/黄鹂

父亲的陪伴,能让女孩充满安全感,以积极乐观,温暖信任的目光看待周围的一切。如果父亲陪伴不足,很容易导致女孩安全感缺失,遇事敏感,悲观。在《红楼梦》中,甄士隐和林如海是两位迥然不同的父亲,他们对陪伴的态度再次印证了这一点。

1

香菱的父亲甄士隐,禀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是神仙一流人品。

作品只描写了甄氏父女间仅有的一次互动。

炎夏永昼,甄士隐午睡醒来,烈日炎炎,芭蕉冉冉,见奶母正抱了英莲(香菱)走来,士隐见女儿越发生得粉妆玉琢,乖觉可爱,便伸手接来,抱在怀内,逗她玩耍一回,又带至街前,看那过会的热闹。

寥寥数语,勾勒出暖意融融的父女共处画面。

分析下这对父女的互动。

首先,甄士隐禀性恬淡,不事功名,有着充裕的时间享受家庭生活,也就意味着有足够的时间陪伴女儿。

其次,炎热夏天的午后,甄士隐抱着可爱乖巧的女儿玩耍一会儿之后,就带她到街前,看那过会的热闹,足见甄士隐非常享受和女儿一起的时光,他给予女儿的,是高质量的陪伴。

87版《红楼梦》电视剧曾非常生动地展示了这段情节。过会的街上有卖苏州虎丘泥人的手工者,卖年画的,各种杂货担子,杂耍,热气腾腾的小吃摊位……在一片嘈杂声中,慈爱温和的甄士隐抱着红棉袄的小女儿,津津有味的享受着尘世中的父女天伦。小英莲(香菱)在父亲怀中东看西看,好似在问着什么。

小英莲肯定在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这个为什这样,那个为什么那样。

甄士隐面对心爱的小女儿,有问必答。

甄氏父女日常互动的冰山一角可得出结论:甄士隐给了英莲(香菱)长时间,高质量的陪伴。

3

父亲长时间,高质量的陪伴,一直持续到英莲(香菱)五岁,对她日后的性格养成起到了关键作用。

英莲五岁被拐,十二三岁被薛家买去,成为薛姨妈的贴身丫鬟。一年后嫁给薛蟠作妾,几年后薛蟠正室夏金桂进门,她倍受折磨,不久香消玉殒。

从作品对英莲(香菱)的描述来看,虽然这个不幸的姑娘饱受人间苦痛折磨,但她却一直积极地面对生活,乐观地看待人性。

薛家买了香菱,坐船上京。她不担心自己前路未卜,却不改诗书性灵,注意到岸上“远远的几家人家做晚饭,那个烟竟是碧青,连云直上。”

薛蟠要娶夏金桂,她丝毫不考虑夏金桂可能会容不下她,反倒满腹憧憬,认为对方一定是典雅和平,盼夏金桂进门,比薛蟠还急。

凤姐评价香菱,说她“温柔安静,差不多的主子姑娘也跟不上呢。”

总之,香菱是一个散发着乐观气质,心理积极健康的姑娘,她习惯把周围的人、事、物想的正面有光。虽然她成年后已经不记得故乡亲人,但不记得,并不代表父亲曾经的温暖陪伴没在她身上发挥作用。

可以说,父亲曾经给予的高质量长时间的陪伴,给香菱的人生打上了温暖的底色,让她在潜意识中仍能体会到足够的安全感,让她无论面对拐子的打骂,还是薛蟠的霸道,又或者夏金桂的淫威,都能不改温柔安静,情性贤淑的本性。

4

与甄士隐截然不同的,是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

林如海祖上曾袭列侯,属钟鼎书香之族。他本人是钦点的巡盐御史,科举出身,前科探花。人品学问,不在话下。如若不然,贾母也不放心把最心爱的女儿嫁给他。

作品中也有一段林如海父女的互动描写。

黛玉六岁左右,母亲贾敏去世。外祖母遣人来接,黛玉不忍抛父进京。这时,林如海对女儿说:“汝父年将半百,再无续室之意,且汝多病,年又极小,上无亲母教养,下无姊妹兄弟扶持,今依傍外祖母及舅氏姊妹去,正好减我顾盼之忧。”

“解我顾盼之忧”,说白了就是减轻我照顾你的负担。在林如海的眼中,照顾黛玉,陪伴黛玉,是一种“忧”。

平时的疏于陪伴,怠于交流,尽在这“忧”字当中。

诚然,林如海是爱黛玉的。只不过林如海对女儿的爱,并没有通过长时间高质量的陪伴来表达。

黛玉在父亲身边时,肯定也得到过父亲的陪伴,但那又是怎样一种陪伴呢。

林如海身为巡盐御史,不仅是七品官职,负责盐务那么简单。很多时候,还需要为皇室收集地方官员的各种情报,承担着纪检委的部分职责,繁忙程度可想而知。林如海怎会有足够的时间陪伴女儿呢。

但是,并不是所有工作繁忙的父亲都不能给予女儿足够的陪伴。如果父亲能尽全力提高陪伴的质量,也能给予女儿足够的安全感。

那么,林如海陪伴的质量又如何呢?

文本给出的信息太少,很难找到直接的证据,只能稍作推断。

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自己六岁的独生女儿刚刚失去母亲,你会不会选择把她送到外婆家寄养,让她小小年纪孤身一人面对大家族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呢。

相信每一位乐于陪伴女儿的父亲都不会那样做。

只有自以为是的父亲才会那样做。

很显然,林如海属于后者。他没有陪伴意识,高质量的陪伴当然也无从谈起。在他看来,黛玉的离开,可以减轻自身的忧虑和负担。

林黛玉进贾府时,作品说她“时时留心,处处在意”,六岁女孩远离故土亲人的凄惶不安,尽在其中。而替她选择这一切的,正是父亲林如海。

5

幼年时代父亲陪伴的缺失,导致了幼小的林黛玉没有安全感,逐渐形成了心窄敏感,多愁善感的性格。

史湘云说台上那小旦扮起来像黛玉,本是一句玩笑。可黛玉认为,这是他人拿她当戏子取乐。

周瑞家的送宫花,未必有意把黛玉排最后。可黛玉一口咬定别人不挑剩下也不会给她。

宝玉身上的挂饰被小厮们抢去,还没弄清事实,黛玉就一心认为自己送给宝玉的荷包也被抢去了。

……

一个女孩,在幼年期被父亲推开,得不到充分的爱与陪伴,“存在焦虑”会在潜意识中野蛮生长。试问亲生父亲都不肯陪伴爱护,她又怎么可能相信其他人?

这就难怪林黛玉才貌出众,却一直没有安全感,总会用消极负面的思维去考量周围的人和事,尽全力放大人性中的恶。这种性格,也成为了她日后多病早逝的重要原因。

可以说,幼年时代父亲陪伴的缺失,为林黛玉的人生涂满了凄凉的冷色。

父亲播种的爱与陪伴,终究会在女儿身上看到收获。

父亲播种的遗憾与缺失,也终究会在女儿身上体现出来。

香菱和黛玉,最终都归入薄命司,未得善果。但在有限的人生旅途中,她们却有着截然不同的体验。香菱一直带着来自父亲的安全感,积极享受着人生中仅有的快乐。而黛玉一直带着来自父亲的不确定性,用力的哀伤悲泣,孤芳自赏,无限放大生命中的痛苦和不幸。

黛玉有保护她的贾母,有真心爱她的宝玉,有大观园里相伴的众姐妹。但在黛玉自己眼中,她似乎什么都没有。

香菱没有任何庇护者,没有生死相依的恋人,更没有正经主子姑娘的身份。但在香菱眼中,却总是能看到幸福满足的暖意。在香菱的脸上,总能看到笑嘻嘻的别样明媚。

从甄士隐和林如海这两位父亲身上,我们看到了幼年期父亲对女儿陪伴的重要性。愿天下所有的女孩,都能得到父亲温暖的陪伴,也都能得到命运的善意相待。

作者:黄鹂。85后在职日语教师。爱读书爱写字,身在乡野,心中有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