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湘云为什么总爱说林黛玉的坏话?

作者:东篱之菊

史湘云当着贾宝玉的面都说林黛玉爱使小性儿,行动爱恼,会辖治人。史湘云为什么经常说林黛玉坏话呢?林黛玉得罪他了吗?

纵观全书,林黛玉只不过打趣了一下史湘云爱咬舌头,二爱不分,把贾宝玉叫成爱哥哥。史湘云立马回击并追着黛玉不放。

黛玉看似是个孤高冷傲不好相处的人,其实不然,她是个非常俏皮的人。无论是和一个人还是一群人,她都能把关系处理得很好。王熙凤就常和黛玉开玩笑,黛玉也说探春是蕉下客,还有母蝗虫的典故等,总是惹得一群人哈哈大笑。她简直成了大家的开心果。

黛玉说湘云咬舌子,也当是没有恶意,玩笑而已,并非如想许多人想象的那样不堪——是在挖苦史湘云的生理缺陷。

我们看湘云每次来贾府,都是住在黛玉房里,和黛玉同榻而眠,就职黛玉不但没得罪湘云,反而对她非常好。

要知黛玉是有洁癖的,价值连城的鹡鸰串珠,黛玉都嫌是什么臭男人拿过的,她不屑一摸。如今湘云却能住到黛玉的屋子里,并裸露许多肌肤睡到黛玉的床上(宝玉见史湘云雪白的膀子露在被外)。要知众人去了趟栊翠庵,妙玉就让人打水洗地,依黛玉的洁癖,其他人睡在他床上,那得怎么洗?如此,若还要说黛玉对史湘云不好,对她有恶意,史湘云因此而对黛玉心存芥蒂,当就均属三观不正了。

可恨史湘云误入歧途,次次来,黛玉都让她跟知己睡,她却不感恩黛玉的好,一段时间还怒怼林黛玉,背后老说黛玉坏话。细究个中缘由,当不外乎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史湘云这是在嫉妒贾宝玉对林黛玉好。

史湘云小时候是在贾府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贾宝玉对他肯定非常好,后来迫于情面才被他叔叔接回了史家。

自从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宝玉的心都在黛玉这里,对小妹妹史湘云难免有忽略,湘云自然失落。口快心直的她,这些想法在心里是憋不住的,非得一吐为快,当着林黛玉的面或是贾宝玉的面直言不讳。说宝黛整天在一块儿玩,自己来了还爱理不理的。

说句玩笑话,宝玉也护着黛玉,更令史湘云厌恶到极致,气得她直接要收拾包走。

史湘云夸奖薛宝钗,宝玉没支持不说,反说黛玉不似她们会说混账话,更是会把史湘云气噎过去吧。

其次,史湘云也羡慕贾母对林黛玉的慈爱。

林黛玉能长期住在贾府,并得到贾家上上下下一家人的接纳和尊重,主要是有贾母罩着。贾母对黛玉事无巨细地关心照顾,疼爱之心,连三春都不敢奢望。虽然同是孤儿,黛玉却有个外祖母的疼爱,史湘云难免有羡慕之意。

虽然早年间姑奶奶也曾让湘云住在贾府很长一段时间,现在也能偶尔接到贾府住两天,也很疼爱他,可毕竟隔一层,非直系血亲。碍于史家和湘云二婶子的脸面,贾母不能在大观园里给湘云安排一所独有的住处,每次来湘云都得加塞到别人的屋子里,不如黛玉那么自由自在。

在史家,三更半夜的,湘云还要做针线活。她是多么羡慕黛玉能住在潇湘馆里,能拥有自己的王国,一切的风雨都有贾母遮着。即便是袭人之流说她半年了还没动针线,也只能背后干议论。

黛玉不想干就不干,没人管着她。袭人让史湘云给贾宝玉做鞋,便触怒了史湘云的怨言,责难黛玉把她做的穗子给剪了,现在要做让黛玉做去。

年轻时的湘云,心智不成熟,被宝钗的一顿螃蟹宴就收买了,人前人后称赞宝钗的好,还说若有宝钗这么一个姐姐,就是没了父母也情愿——果真是傻到了极点。薛宝钗听了此话,一定在背后偷着乐。

直到湘云年岁逐增,情商渐高,看待问题逐渐成熟,才意识到黛玉的心无城府、诚恳待人,可以作为永久的朋友。

而宝钗做事,只考虑自己的利益。自己从蘅芜苑搬走,还得把湘云撵到稻香村去住。同是亲戚,贾府的大观园,也得宝钗说了算,她住过的地方,自己不住了,也不允许别人继续住下去,真不知是何道理。这一件事,便可知宝钗的为人。

中秋夜即景连句,湘云黛玉重又掏心掏肺地一起交流,不但感叹着他们两个孤儿有人生的悲苦,也怜悯着大家都有自己的不如意。不过,史湘云就算是有如此的悲悯之心了,却依然说宝钗可恨。可见宝钗是真的伤了她的心。

当晚,湘云有住进来黛玉的潇湘馆。见识过宝钗这样世故的人,又能获得黛玉的重新接纳,这史湘云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当然,史湘云也不必惊奇。黛玉对人向来都是不偏不倚,不会刻意笼络人,也不会背后说人坏话或嫁祸于人,奉行君子之交淡如水。和黛玉相处,日久自能体会到她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