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在一份平淡与独立中才能达到永恒。

                                                ——题记
昨晚在床上与你聊天,我让你讲些故事给我听,好让我写在博客里面。你说,你心中没有故事,让我写写你的故事。我说,你有什么故事可写啊?
是啊,你身上有什么故事可写啊!写博客这么多年来,仔细一想,我还真没有专门为你写过一篇文章——写你的事,写你的情感,写你的想法。你也多次提起,让我写写你,写些你的好,可是一直都没有写。但,不是不想写,而是对于你的一切,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怎么写;每次提起笔,总写不出一个字;个中原因,我也说不清楚。长此下来,我的内心就逐渐生出了一份愧疚,总觉得自己对你有所亏欠。如果具体来说,就是欠了你的文债;若果笼统来说,就是欠了你一份内心的真情吧。
今天,我在教授的阅读理解中,有一篇写契诃夫的文章。文中说,契诃夫每天都会坚持写文章,但他也有写不出来的时候。不过大作家就是大作家,每当他觉得自己无东西可写的时候,他就一遍一遍地在纸上写着“我为什么觉得没动可写呢?”这句话。用不了多久,他就有东西可写了。
今天,我是想专门为你写一片文章,想写写你的事,写你的情感,写你的想法。但同觉得无东西可写的。讲解完那篇阅读理解后,我就想到了要为你写篇文章的事儿;当时我就想,我是不是可以试试契诃夫那种写作方法呢?也许那样,我就也能勉强写出一篇全部是关于你的文章。之后,我又转念一想,这样可不行,为了写而去写,从情感方面来说,这样对你婆不公平。如果你知道我那样做你一定会很伤心的,你也许回想:“我在他心目中就那么可有可无吗?我怎么就激不起他写作的愿望与情感呢?”
是啊,我与你是在09年的6月份邂逅的,至今已经三年多了。这三年,我仅仅在QQ空间上为你写过一打油诗(那时还处于热恋期),这也太不正常了。但我的心明明是属于你,在乎你的,我至今还忘不了你那双沉静的眼睛呢!
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初见你时,见你矮矮的,胖胖的,穿着一件下端是裙摆的体恤衫,黑纱的流苏,一点都没让我的眼睛发亮。但,随之,我却爱上了你那双沉静的眼睛,无欲无求,真的是一潭天光云影共徘徊的秋水。那时,我从情感的沙漠走来,旅途的冷眼与劳顿,又让我不敢相信你那双沉静的眼睛;虽然不见你的好意与温存,但它平静的火焰,依然灼伤了我的心灵,我的灵魂从此在你的双眼下涅槃新生。你用一如既往的平静,让我相信了人世的美好,在平静与坦诚中,最终我两走到了一起。哈哈,亲,是不是太肉麻了?旧梦就重温到这人吧。
    
俗话说,柴米的夫妻,酒肉的朋友。结婚了,冰冷的现实,一道道地横亘在你我面前,在加上这两年日子过得确实艰苦,未来的希望似乎也很渺茫,我心中没少压力,也没少让你受气,但你总只忍气吞声地偷偷掉眼泪。虽然我每次都给予了你及时的安慰,很多的时候,都能把哭泣的你逗得破涕为笑,但这又怎能弥补得了我的自私呢?咱俩是夫妻,面对的可是同样的柴米,同样的现实啊,凭什么就该你受冤枉气啊?
虽说忍让是夫妻间永恒的相处艺术,我也深深地懂得这个其中大道理,但总是内恕己以量人(离骚),我对于你总是求全责备,总是为了一点点小事就发脾气。我也意识到了我这方面的不足,在去年的十二月份,我就曾下过决心,想改掉我这副臭脾气,但我总是时常被我的情欲打下阵来,我很多时候都控制不了我内心的那份气焰,我让那些气焰肆意地在你身上燃烧,全不顾及你的痛,你的楚。人说,好发脾气是教师的职业病,我是否已经病入膏肓呢?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几日,我对你的态度,好像有所改变,很多时候,我想指责你,都被我克制住了,老婆,我是真心的想对你好啊。当然这些苍白的文字,并不能表达出我对于你的爱;多少的甜言蜜语,多少的悔恨泪水,都只是过眼云烟;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在一份平淡与独立中达到永恒。想为你写的就这么多了,希望老婆大人别嫌少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