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的花语人生:她最爱什么花?

一提到李清照,人们的脑海里大多会闪现出一个在冷冷清清的宅院里,整日寻寻觅觅,心里一片凄凄惨惨戚戚,容貌比黄花还瘦的女子来。其实,李清照的生活,还有她的性格,很多时候恰恰是这一切的反面。她本是一个自信、勇敢、坚强、自由、洒脱的女子。“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是她的人生志向。她也确为人中豪杰。

“岁月催人老,人情彻骨寒。”家族的衰败,丈夫赵明诚负笈远游,武陵人远,以及赵明诚的死亡,再婚的不幸,北宋朝廷的灭亡,都是李清照生命里刻骨铭心的人生遭遇。这些遭遇渐渐消磨掉了李清照年少时心比天高的烂漫,从一位看到客人后“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任性小姐变成了一个时常自拟悲歌的凄苦女子。

李清照虽然常常歌咏菊花、梅花,但她更觉得自己当做一株桂花。“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当是她给予桂花的最高评价了。桂花远播的香味何尝不是李清照少女时代就远播的才名呢?她早年写的《如梦令》一词,可谓是横空出世,立马就让她名动京城。后来,她写给丈夫的一句“人比黄花瘦”,更是激起了她丈夫的好胜心。

赵明诚收到李清照的那首《醉花阴》之后,大为感动,却又心有不甘。他闭门谢客三日三夜,专心作词,意欲作出一词力压李清照的那首《醉花阴》。三天匆匆而过,他自以为大功告成,就将李清照的那首《醉花阴》与自己作的五十多首词誊写在一起,拿给众人看,谁知其友人玩味再三,却道:“只有三句绝佳。”赵明城问是哪三句,其友人答道:“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情疏迹远只香留”,李清照看重的是桂花的这份内在美。身世背景不求显赫,外在之美也是过眼云烟,在李清照心中,那远播弥久沁人心脾的香味才会被真正称道于世。

为此,心气甚高的李清照竟然贬责起了一向善于用芳草譬喻美人的屈原。“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你屈原为何这么没有情思才思,这么没有审美情趣,你当年写出的万人叫好的《离骚》等篇章,怎么就不知道收录一下这“梅定妒,菊应”的桂花呢?

当然,说哪个女子不爱美,那是骗人的,李清照也不例外。如果说桂花代表着李清照旷世的才华这一内在美的话,那么梅花就是李清照心目中自己应有的外在气质形象。

“香脸半开娇旖旎”,是李清照所提倡的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含蓄美,与咏梅名句“疏影横斜水清浅”的境界如出一辙。宋代诗人隐士林逋将梅花当作自己的妻子,当是倾心于梅花的这种美。再加上“见客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行动描写,李清照在诗词中对自己的外在形象来了一次立体的刻画。既不是一味的含蓄内敛,也不是一种奔放,是一种天真烂漫,真纯又活泼的美。这种美永远停留在了宋词里,让她成为了宋词里不老的美人。

“玉人浴出新妆洗”,清爽、干净而简单也是李清照对自己外在形象的追求。

“造化可能偏有意,此花不与群花比”,则是李清照对自己外在审美情趣的自信了,不会媚俗,不愿与世俗纠缠,与谁比都不屑。

李清照写清瘦的菊花又有何种隐喻呢?它应当是李清照心境的写照。她的瘦、寒、孤、清,在菊花身上都有隐喻。满地黄花堆积,那是她的伤心事掉落一地;人比黄花瘦,那是她为伊消得人憔悴,深深思念丈夫的形象;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饱含着的是对自己晚景时运的无奈……

不过,李清照虽爱以花自喻,她最喜欢做的还是她自己吧。无论是桂花、梅花还是菊花,都是她或内在或外在的写照。人本身才是万物之灵长,所以李清照就曾在赵明诚面前顽皮了这么一回,要赵明诚比较着说说她跟花儿谁更漂亮。词作为证:

减字木兰花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

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

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李清照就是这么样一个极懂生活情调,极为自信,有着旷世才华的女子,她的精神形象里蕴藏着许多花儿的内涵,堪为中国文学史上一株最美的花朵,比一切自然的花朵更为动人,更为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