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谁都敢怼,底气何来?

作者:金色明月

怡红院的大丫鬟晴雯,做针线活的水平在贾家众人之上,权力也似乎是仅次于袭人,在被王夫人赶出去之后,贾母仍然为这么一个小美眉感到惋惜。可是,贾母不知,晴雯自离开她之后,早已变成了一个众人都讨厌的角儿。平常,她似乎是谁都不怕,谁都敢得罪。

且看王夫人,第一次见到她,内心就窝了火:

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的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因同老太太走,我不曾说得。

晴雯这么敢教训人,明显是奴才身,却拿起了主子的做派。王夫人觉得不成体统不说,更会想到这姑娘一定是宝玉身边的姑娘,一定也是被宝玉惯坏了的一位,再联想到贾政身边也比较喜欢闹腾的赵姨娘,王夫人是不想灭掉晴雯也难了。

对地位比她低的,晴雯总是怎么样毫不留情面地打击。

小红为凤姐跑腿,她大胆挖苦讽刺,说小红有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园子,长长远远的在高枝儿上才算好的呢;

对芳官的干娘,她叫嚷到:“不要这些中看不中吃的”;

对篆儿,她则是恶语相向:“一个一个的才揭你们的皮”;

对手脚不干净,偷镯子的坠儿,晴雯不仅大声怒骂,丝毫不留情面,更是拿起簪子“一丈青”地向坠儿手上乱戳,大有代替宝玉清理门户的意思。

对地位相当的大丫鬟,晴雯也不留情面。她讽刺麝月与宝玉在一起“瞒神弄鬼”;讽刺秋纹“没见过世面”;宣扬碧痕与宝玉一起长时间洗澡是有一腿、搞暧昧;揭发彩云偷了王夫人的玫瑰露;对于宝玉的未来姨太太袭人,晴雯更是怎么恨怎么来,怎么解气怎么骂。

对于地位比她高的大小姐、姑奶奶,晴雯也没有照顾到她们的脸面,更别说给予足够的尊重了。

宝钗来怡红院串门,她生气抱怨:“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

自己生病了,也说话带刺地对李纨叫嚷:“我离了这里,看你们这辈子都别头疼脑热的!”

对王夫人给秋纹衣服,她公开表示不满:“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不惜与王夫人硬碰硬,根本就不在乎王夫人的女主人身份,大有同归于尽的念头。

一个黄毛丫头,四面树敌,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究竟是什么原因,能让晴雯这样毫无顾忌。

首先,晴雯姐姐有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和过硬的本事。她天资美丽、果敢机敏、灵巧能干,又是从最高领导人贾母屋里来的,贾母也极其看好她。

自身拥有的先天资质和后天本领,使其有着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也造就了其嘴尖性大的脾气秉性。这就正如宝玉所说——“满屋里就只是她磨牙”。

其次,晴雯敢于目空一切,挑战众人,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就是宝玉对她的承诺。

宝玉在为晴雯所写的悼词《芙蓉女儿诔》中,悲痛地写道:及闻櫘棺被燹,惭违共穴之盟;石椁成灾,愧迨同灰之诮。

其意思就是:我听到你的棺木被焚烧,我为自己已违背了与你死同墓穴的誓盟而感到非常惭愧。你的长眠之所竟然遭受如此的灾祸,我深深惭愧曾对你说过要同化灰尘的话。

死后同穴的盟誓,意味着宝玉至少是曾经许诺过要纳晴雯为妾,也许是一个月明星稀之夜,百花丛中,宝哥哥情深深地对着晴雯妹妹起誓道:海枯石烂不变心,生生世世不分离了的。

天生丽质,又是来自贾母屋里的,再加上宝玉的海誓山盟,使得晴雯产生了浓浓的“痴心傻意”,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是与宝哥哥生死不分离的了,无形中少了诸多顾忌,觉得谁都不能把她怎么样,凡事都可以由着性子来,想怎么就怎么,似乎自己已是贾家少奶奶了。

说话、办事毫不顾忌,平日里我行我素,什么事情都是由着性子来,得理不让人,要是不高兴更是连王善保家的这些老油条都不给好脸色看,这就使得晴雯平白无故地增添了不少私人恩怨。

这些人也不是什么善类,自然也不会好好地待晴雯的了,此后也就开始不动声色地给你使绊子,渗石子。

王夫人是一位佛系女主人,平时不太管怡红院的大小事务,可是她对那些她自认为想要勾引宝玉的大小丫鬟是恨得咬牙切齿,厌恶至极的。对于晴雯,她更是不放过了。尤其是在以王善保家的为首的一群老妈子的轮番告黑状下,王夫人对晴雯厌恶极了。

最后,王夫人毅然决然地便瞒着贾母冤枉晴雯得到女儿痨,赏10两银子让其家人赶快把她埋了。

可是她又何曾能想到,宝玉曾经的盟誓不过是空心萝卜。在这紧要关头,宝玉连句向王夫人求情的话都不敢说。她只能背着坏名声含恨而终,实在可悲可叹至极!而且最可悲的就是那一个“赏”字吧,她再怎么张狂又灵巧,都不管用,王夫人只需用10两银子就将其打败。有王夫人的恩德在那里,从此,自是没有一个人可以为她洗白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