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鼾声

好久没有跟母亲在一个房间里睡觉了。

这两天,因为期末考试的事情,我实在忙不开,就把母亲叫了来,帮我带两天孩子。昨天晚上,因为母亲回去不方便,再加上我们今天清早就有事情,所以就叫母亲来跟我们住一晚。

但是,条件有限,只有一间房子,我们四个人也就挤在了一间房子里睡觉!母亲虽然五十多岁了,但是睡觉还好,上床没一会儿她就睡着了!随之,她也就鼾声四起,同时还伴随着痛苦的呻吟声!

听着听着,我就开始疑惑起来:母亲以前不是轻易不打鼾的吗?就算睡着后有鼾声,声音也很轻微。毕竟,在前年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跟母亲在一个房间里住了半年,她睡觉的习性,我很熟悉。怎么?如今,她一上床就打起了鼾来,而且声音还不小。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在持续的鼾声之中还时不时夹杂着痛苦的呻吟声。因此,也就吵得我老婆一夜都没有睡好。

当然,这可能与母亲这几天患感冒有着很直接的关系吧。唉,母亲也真是的,每次患病了总舍不得吃药,总是一直拖着,非要等病得不行了,才想起要去吃点药。

这不,昨天她刚来的时候,我就发现她很不对劲,我就连忙对她说:“我这里有感冒药,你就喝一袋吧。”她才慢腾腾地喝了一袋。到了晚上,也许是她身体感觉好了一点吧,她又不喝,还是在我的再三催促下,她才又喝了一袋。

虽然喝药不是什么好事情,但是毕竟她的年纪已经大了,身体抵抗力差,有时候确实需要药物的辅助才能好得快,要不然很容易搞垮身子。

无论什么时候,母亲总是把自己看得很低微,对这个社会,对别人,对自己的子女,她总是所求甚少。或许正是这样,他的身体对于这个社会的反射与需求,只有在熟睡后的不自觉中才会表现出了吧。

随着我的孩子和哥哥的孩子的相继出生,母亲比往常变得更忙了。特别是她帮我带孩子的那一年,很多时候,她既想着家里的庄稼,又想着要把我带好孩子,心挂两头。那个时候,她每个星期天赶回家干农活,星期一又回到学校给我们带孩子。每个星期一,我都看得出她是那么的疲惫。

看着这一切我有时候真的很恨自己,恨自己像个懦夫,面对对这一切的不如意,却又是那么无能为力。平凡而劳苦的日子就这么日复一日地毫无改变地持续着。

我的孩子接近两岁,我可以边上班边照看的时候,我哥哥的孩子又出生了。于是,她又要远赴外地去照看哥哥的孩子。

记得母亲曾经说过,我小时候非常的胖,又只有母亲一个人抱我、照顾我。因此,母亲的胳膊早就落下因为天长日久地抱我而产生的劳伤。每持续性的干一些体力活,她的胳膊肘就会发痛。

如今在外地,我哥哥的孩子也是很胖,又只是我母亲一个人经常抱他。所以如今,她的身体旧病未除,新病又加。经检查,母亲又患上了轻微的腰椎间盘突出。这或许就是她睡着后,因劳累痛苦而不自觉发出痛苦的呻吟声的原因吧。

黑夜中,时间的脚步踩踏在我的心上,脚步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回响;伴着母亲一高一低的鼾声与痛苦的呻吟声,在大半夜的时间里,我一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黑暗里,我深深地感到,母亲此刻虽然离我很近,但却又是离我那么遥远——她还没给自己一颗在自己儿子身边享清福的心。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