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骂回家过年的儿子

 

大龙与小敏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为了告别晦气的伤心地,为了换一副心情,为了给自己一份新的空间;身为建筑工程师的大龙,跟着他的大老板从T市来到了J市。

大龙的这一变动,最高兴的人,莫过于他的父母了。不为别的,大龙现在可是每年都会回五六趟家。要知道,在这之前,大龙自大学毕业后,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回过老家看望过他的父母,如今,喜从天降,二老的心里又怎么会不高兴呢?

虽然儿子婚姻失败,但是,大龙的是个人才,收入也很高,年过四十的他,再想找个女人,也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这不,大龙回家没几天,他的父母就为其张罗了起来。这之中均是因为大龙自己没有答应,才没促成好事。

快乐的日子分为外快,时间一过去就是一年多。在抛开二老的操心下,大龙又找到了一位心上人。为了给父母一个惊喜,大龙不声不响地把他的新女朋友带回了家。因大龙老家在乡下的小山村里,各种各样的土特产可是应有尽有,大龙的新女朋友吃得嘴巴整天都是乐开了花。

其中大龙和他的新女朋友对那小山村里的土猪肉,可谓是情有独钟。于是,大龙和他那自小就生长在城市里的吃过猪肉没看到猪走过路的新女朋友,就向大龙的父母提议:“土猪肉难买,爸爸妈妈其他活就少干点,养一头猪,我们今年过年回来,大家不仅有土猪肉吃,也热闹。”

儿子的话就是圣旨,再加上儿子说今年会回老家过年,大龙父母的心里立马就乐开了花(毕竟大龙已经二十多年没回家过年了),也立马决定了——养一头猪,准备儿子媳妇回家过年。

一时间,大家的心里都变得非常的滋润。就在五月份,大龙家更是喜从天降,大龙新结识的心上人为他怀上了一对双胞胎。

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大龙的心上人,怀上双胞胎不上四个月,其下体就开始见红。避免双胞胎胎死腹中立马就成了大龙家十万火急的事情。

先是,大龙妈妈十万火急地赶到J市采用土方子,想保住她的两个还未出生的“孙子”;继而是,大龙为了给自己怀孕的妻子更好的医疗条件,跳槽又回到了经济条件相对较发达的T市。这样,大龙和他的父母之间又隔上了上千公里的路程。不幸的是,沿海城市那发达的医疗技术,依然没有保住大龙家渴望已久的孩子。

腊八一过,又是年关。在山村里留守的老人,也就开始日日盼望着自己远在外工作的游子早点回家过年;在外思乡心切的游子,也把回家过年的事,提上了日程。

满心期盼的大龙父母在腊八的晚上拨通了大龙的电话,问儿子何日启程回家过年,吃土猪肉。只见,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会,一个声音开口说:“爸、妈,暂时还不好说,回不回家过年,等几天打电话再商量吧……”这是什么意思啊,二老乐呵呵的心里一下子就像刮过一阵冷风,凉飕飕的。

转眼就是腊月二十四,按老家的习俗——接祖宗、过小年。这天大龙的父母有拨通了大龙的电话。一阵寒暄之后,只见大龙说:“爸妈,今年我平常也常回家……走不开……我就不回家过年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就不回家过年了”这句话,大龙父母大概已经听过二十多遍了吧。或许是大龙父母已经对这句话产生了免疫力,二老听完后,竟然像个没事的人似的,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毕竟他俩知道,儿子这一年也不容易。

腊月二十七,我们小山村里该回来过年的游子都回来了,家家办年货,杀年猪,忙得那个热火朝天,为了大龙家依然是那么冷冷清清。

那头准备过年杀的猪还是睡在猪圈里,这可是大龙让他年迈的父母养着准备他回家过年的土著啊,如今猪壮了,人却不回来了。

晚上,大龙的父母越想越气,于是又拨通了儿子大龙的电话。只见大龙的母亲开口就是:“蛮子(大龙的绰号)啊,你过年到底回不回来啊?……不回来,我们死了,你也不用回来!回来过个年,只要个两三天,你都不会来。我们这里的风俗,人死了在家要放上十天半月,你就更不谈回来了。”说完,大龙母亲就狠狠地把电话挂断了。

 

《是什么牵绊住了游子回家的脚步?》

元旦假期的第二天,大蛮子叔叔又开着他的小汽车嘟嘟地回来看他的二老了。

他的老爸艳爷爷自是很高兴,儿子的回来让他也忙得不亦乐乎。大蛮子叔叔回来的那天,二位老人吃完早饭就开始张罗着儿子中午要在家吃的饭菜。

 

那天上午,艳爷爷在我家池子里杀鱼的时候,我就问他:“大蛮子叔叔在xx市工作,现在经常回来,你一定很高兴吧?”

 

虽然大蛮子叔叔今年回来了那么多次,但艳爷爷还是抑制不住他内心的激动,他半天都没找到合适的文字回答我的话,只是带着满脸的笑容向我说了一句:“哦——!”

 

也许是见我不满意,之后,他又面带笑容地边使劲点头边小声地对我说:“十年啊!他十年都没有回来过啊!”

 

我说:“十年?这么长时间啊?自结婚后他就没有回来过吗?”

 

艳爷爷又是很激动很心酸地说:“嗯!”

 

我接着说:“孩子还是别念多少书好!念那么多书,在外地工作,在外地成家,常年难得回来一次;书念得少的,大部分都在自己的故乡成家,在离父母不远的地方工作,做父母的经常可以见着他们。”

 

艳爷爷知道我在说笑话,见过说完,就和我一起大笑起来。

 

是啊,那么些年,艳爷爷身边的人在年尾的时候,总是问艳爷爷:“你家大蛮子今年回不回来过年啊?”

 

艳爷爷和他的老伴总是很忙迷茫地回答:“他工作忙,放假迟,大过年的交通紧张,他孩子还小,拖家带口,乘车很不方便。”

 

当然,那时候,大蛮子叔叔也好像在电话里对艳爷爷二位老人家说过,想回家看看啊,想回家过个年!

 

于是,那时候艳爷爷二老总是坐在堂屋的石头磉墩上向村口眺望。虽然明知道儿子回来,会打电话提前通知,但他俩还是依旧经常眺望着,希望能有惊喜出现!

 

只是,到了2012年,因为大蛮子叔叔家庭的关系,他的工作地被调换到了离我们宿松比较近的城市。这样,2012年每逢法定假日,他都会回来看他的二老。

 

由此,我不禁想起前段时间“常回家看看入法”的事,难道大蛮子叔叔是在闻之此事后幡然悔悟老人吗?我想不是的。正如我在《暮鼓晨钟下的寂寞》一文中提到的那样,回家,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如崔颢一样明知故问的人,在现实社会中可不是少数啊!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很多人在追逐名与利的过程中逐渐遗忘了淡漠了亲情啊!

特别是远远在外工作的人,工作、家庭、子女、朋友,还有诸多种种总是逐渐成了他们回家的牵绊。至于牵绊的具体原因,我想很多人都懂得,不用我多说。

但,不回家就代表不挂念吗?如果是,那么工作地离家近了的大蛮子叔叔,现在这么勤快的往家跑,又该怎么解释呢?逢年过节,回家总是会成为很多人内心隐隐的伤痛啊!

最终,“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剧总是在不断的在红尘之中上演。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