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府无恙,哪些丫头可能留在贾宝玉身边伴其终生?

文/月朦胧

如果贾府没有那场大劫难,四大家族继续安稳的享受荣华富贵,贾宝玉会娶妻生子,那么有哪个丫鬟可能会留在宝玉身边陪伴其终生呢?

毋庸置疑的一号人物就是袭人,袭人是十二金钗又副册第二位,是怡红院的主管,也是贾宝玉的首席大丫鬟,温柔和顺似桂如兰,是最高领导贾母派到宝玉身边工作的。

贾母对她的评价是心地纯良恪尽职守。贾宝玉眼中的袭人是柔媚娇俏,既是一个大姐姐又像一个小母亲,是宝玉[......]

继续阅读

一份生命能承载几多爱

《红楼梦》的第三十六回《识缘分定情悟梨香院》是非常重要的一回,在我看来,它简直就是贾宝玉感情的分水岭,使他的爱情从“与生俱来的一段痴情”变成了有过生命体验与深刻思考的选择。

《红楼梦》里有那么多出色的女子,不少都和贾宝玉毫无感情纠葛,但是她们都是贾宝玉喜欢的女子,牵动了贾宝玉的柔情,可见这并非是一部以爱情为主题的书。我觉得《红楼梦》真正想表述的是对生命的感慨,对于生命之美之虚幻的感慨。[......]

继续阅读

《红楼梦》里的三个玉儿

中国的“玉”文化,源远流长,蔚为大观。从新石器时代开始,玉器便与石器分离,开启了中国玉文化的先河。红山和良渚文化时代,玉器走上了与原始宗教、图腾崇拜相结合的道路。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人性的觉悟超越了对神的崇拜,“比德于玉”的思想道德观念进一步完善,标志着玉器人格化的确立,神秘的玉器又戴上了“品德高尚”的桂冠。中国文人从此爱玉、尊玉、宠玉,几成怪癖,就连曹雪芹也不例外。[......]

继续阅读

荣国府的端午节缘何那么混乱?

《红楼梦》第二十九回到第三十一回,写的是端午节前后贾府里发生的事。端午节是我国的传统佳节,按理说这一天应该是大家其乐融融的日子。但是,在《红楼梦》里,大家在这一天的心情都不怎么好。

贾宝玉和林黛玉因为“金玉良缘”而闹得沸反盈天。贾母为此感到十分焦虑。她想不明白,自己一心希望贾宝玉和林黛玉在一起,这两个小东西为什么就是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偏偏要吵成这个样子呢?贾母急得“不是冤家不聚头”这样的话都[......]

继续阅读

贾宝玉:喜欢是喜欢,爱是爱

在《红楼梦》里,到底有多少人爱着宝玉,恐怕不止十人,她们或“露”或“藏”,善藏者始终不露。对宝玉来说,喜欢是喜欢,爱是爱,在对待爱情这个严肃的问题上,宝玉是认真的。爱情的主旨是两情相悦,是风雨同舟,是拥有共同的理想,而在整个大观园,到底是谁才符合宝玉的爱情观呢?我试着比较了一下宝玉与几位女性的暖昧关系,希望能够略知一二。

宝玉与宝钗

一提到宝钗,就会想到她的随和、宽厚、善让。在宝、黛、[......]

继续阅读

贾宝玉跟金庸笔下的段誉有不少相似之处

文/归途如虹

不少读过《天龙八部》和《红楼梦》的读者都有这样一个感受,那就是《天龙八部》里的段誉是一个贾宝玉式的角色。的确,段誉和贾宝玉有不少相似之处。

段誉和贾宝玉都有高贵的出身。段誉的母亲是大理镇南王的王妃,他一出生就享受着荣华富贵。贾宝玉的父亲是公布员外郎贾政,姐姐贾元春是妃子,他自然是皇亲国戚。而且,段誉和贾宝玉虽然都出身于富贵人家,却不把名利放在心上。贾宝玉拒绝走仕途经济道路[......]

继续阅读

王小波:全中国无聊的男人都自比贾宝玉

据说在基督教早期,有位传教士(死后被封为圣徒)被一帮野蛮的异教徒逮住,穿在烤架上用文火烤着,准备拿他做一道菜。

该圣徒看到自己身体的下半截被烤得滋滋冒泡,上半截还纹丝未动,就说:喂!下面已经烤好了,该翻翻个了。

烤肉比厨师还关心烹调过程,听上去很有点讽刺的味道。

那些野蛮人也没办他的大不敬罪──这倒不是因为他们宽容。

人都在烤着了,还能拿他怎么办。

如果用棍子去打、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