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种温暖,戛然而止

文/春儿 我终于敢拿起我的笔写下那一段尘封的往事。 很多朋友不让我写。怕我撕开自己的血淋淋的伤疤,怕我痛,但是朋友啊,我知道你们是爱我的。但你们哪里知道,写出来对我来讲才是最好的解脱。才了却了我的一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