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那群淡泊宁静的女儿们

一)麝月篇

麝月在怡红院的地位绝对可以列入三甲之列。在整个红楼长著之中虽没有“花解语”“雀金裘”那等浓墨重彩的篇章,间隙里却也颇有几笔属于她的皴染。还有一句让人唏嘘的判词“开到荼蘼花事了”,预示着她注定只赶得上繁华的末梢。

麝月的第一次有形象的出场应该是“花解语”之后的那个白天,袭人病了,宝玉心血来潮主动提出替她梳头的那回。这么难得的荣宠,惹得晴雯醋意大发,给了好一顿冷嘲热讽,她倒是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