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一僧一道,用心良苦

文/归途如虹

《红楼梦》里有两个非常重要,贯穿始终的重要人物,那就是癞头和尚和跛足道士。他们是本来是太虚幻境里的仙人,来到人间,化为一僧一道。他们来到人间的目的是度脱那些痴男怨女。

跛足道士专门负责点化男人,癞头和尚专门负责点化女人。

跛足道士点化的第一个人是甄士隐,甄士隐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悲剧之后,看破红尘,最终跟着他飘然远去了。之后,他又想去点化贾瑞,给他风月宝鉴,嘱咐他只能看[......]

继续阅读

精读《红楼梦》,话说重阳节

文 / 食指莲心

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是我国的传统节日。古人认为“九”为最大阳数,“九九”相叠,谓之“重九”。“九九”又与“久久”谐音,亦有“长长久久”之寓意。早于远古战国时期,民间在重阳节之日就有登高祈福、秋游赏菊、佩插茱萸、供神祭祖及宴饮求寿等民风习俗。

《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在其巨著中,几乎将中华传统节日都描写到了,诸如除夕、元旦(正月初一)、元宵、端阳(端午)、中秋等民间传统节日[......]

继续阅读

李娟:《诗经》里的爱情

烟花三月,有一位女子要出嫁了,婚期就在桃花盛开的季节。女子脸上的云霞比陌上的桃花还要艳丽。再资质平平的女子,一生中总有这一天是艳若桃花的吧。

有人说,桃花是开得最静的花。我以为,桃花的嫣然与热闹哪是画笔可以画得出的?陌上桃花开遍,桃林深处走来一对送亲的队伍,老人牵着孩子,小伙子推着车子,人人面带喜气。车上装满新娘的嫁妆,从家具、被褥到锅碗瓢盆,无一例外都贴上一个大红的“喜”字,像是过年时候蒸的大[......]

继续阅读

《红楼梦》里潇湘馆的环境之美

文学作品的艺术形象是创作主体把握生活和社会进程的特殊审美形式,小说的基本审美任务是对无限丰富的典型人物的塑造,而人的根本特质是具有社会性,任何人都是在一定的具体环境中生存发展,所以,作家只有在复杂的社会联系中才可能把握与再现人物的具体性和历史性,因此小说作家都重视对人物生存环境的描写,以外化与延伸人物性格,努力塑造出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曹雪芹在《 红楼梦》 中对人物环境的描写可谓笔法多样[......]

继续阅读

《红楼梦》里的“风筝节”

文/归途如虹

《红楼梦》第七十回是非常风雅的一回。从第六十三回到第六十九回,发生了贾敬去世,尤二姐、尤三姐去世的事情,贾府里是乌烟瘴气。贾宝玉心情也很烦。曹雪芹也应该写一点富有雅趣的情节。

第七十回的内容就是相当文雅的。先是林黛玉写下一首感人肺腑,辞藻艳丽,让人读后潸然泪下的《桃花行》,再是史湘云偶然之间填了一首柳絮词。接着众姐妹填词咏柳絮。其中林黛玉的《唐多令》写得缠绵悱恻,让大家都[......]

继续阅读

白岩松:青春应该不计后果地过

有很多的年轻人会问我,说现在的社会不良现象都是凭父亲,有关系等等,看相貌等等。

我就问他,凭父亲,起码还得有父亲,我八岁的时候,我父亲就去世了,我母亲一个人带大我们哥俩。我们在内蒙古偏远的地方带大,离苏联最近。我在北京没有一个亲戚,我没有因为自己的工作送过一回礼,我不也走到了今天吗?

我知道社会上有很多不良的现象,我告诉你,信那些该信的东西,因为它能改变你。因为如果你要信那些你没法不愤[......]

继续阅读

甄士隐为何出家?

文/归途如虹

甄士隐是《红楼梦》里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他虽然只在第一回里作为主要人物出现,却是《红楼梦》的一个灵魂人物。

甄士隐是一个颇有才学,品行端正的人。他淡泊名利,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是观花修竹,过着闲云野鹤一般的生活。他的夫人性情温婉贤淑,女儿甄英莲也是娇美可爱。他家境不算十分富裕,但是也算是颇有家产。

甄士隐是一个十分爱才的人。他有一个好朋友,就是落魄书生贾雨村。他觉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