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园里的爱情

看《红楼梦》,爱情是个最大的看点,然而大观园里的爱情,并不纯粹,否则,真是没什么看头,生动曲折的爱情故事有的是,大观园里这种简单的三角恋,宛如一朵红梅花,放在手心,颜色也并非鲜红的艳,只有放在树上,一树红梅开时,才开出灿烂来。

在大观园主流的爱情人物里,林黛玉和薛宝钗,燕瘦环肥,明争暗斗,对爱,那都是天生丽质难自弃,绝不会手软的。但是,两个人的爱情路线,爱情手段,却明显不同。

林黛玉是[......]

继续阅读

潇湘馆竿竿翠竹,最是林黛玉的人格象征

文/归途如虹

林黛玉在大观园里的住处是潇湘馆。林黛玉喜欢那个地方,因为那里是一个环境清幽且雅致的地方。那里之所以雅致是因为那里有“千百竿翠竹遮映”。林黛玉正是看中了那里的翠竹。林黛玉自己是这样说的:“我心里想着潇湘馆好,爱那几竿竹子隐着一道曲栏,比别处更觉幽静。”林黛玉是一个好清静的人,选择潇湘馆很正常。不过,林黛玉与竹子之间其实有很密切的联系。

贾宝玉给潇湘馆题写的匾额是“有凤来仪”[......]

继续阅读

薛蟠: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

文/归途如虹

薛蟠是《红楼梦》里一个挺让人讨厌的角色。他从小就失去了父亲,生活在母亲薛姨妈的溺爱之中,因此成了一个呆霸王。

做母亲的溺爱自己的儿子,倒也无可厚非。更何况薛蟠失去了父亲的宠爱。但是,薛姨妈不应该过度宠溺自己的儿子,更不应该因为宠溺自己的儿子就罔顾是非。

薛蟠仗着自己家大业大,就仗势欺人,渐渐地,薛蟠就成了金陵一霸。他是一个风流种子,看上了被拐的香菱,就要买回来做小妾[......]

继续阅读

林黛玉:诗魂还是花魂?

启功先生曾说过:“《红楼梦》里的诗,和旧小说中那些‘赞’或‘有诗为证’的诗,都有所不同。同一个题目的几首诗,如海棠诗、菊花诗等,宝玉作的,表现宝玉的身份、感情。黛玉、宝钗等人作的,则表现她们每个人的身份、感情。是书中人物自作的诗,而不是曹雪芹作的诗。换言之,每首诗都是人物形象的组成部分。”

启老这段话,讲得十分确切而富有启发性。

《红楼梦》里关于黛玉的诗,有很多,在此不可能一一细说,但[......]

继续阅读

《红楼梦》里的两个妒妇

文/归途如虹

女人吃醋,无可厚非。但是因为嫉妒就残害人命那就是造孽了。《红楼梦》里有两个女人,因为嫉妒,而害死了人命。

第一个,那就是王熙凤。

她可以说是一个嫉妒成性的女人。平日里就对贾琏看得很紧。可是,风流成性的贾琏还是会抓住机会寻花问柳。和多姑娘在一起的时候没有被王熙凤发现把柄。和鲍二家的偷情就被王熙凤发现了。王熙凤为此大怒,甚至把心腹平儿都打了。那个鲍二[......]

继续阅读

晴雯之死,袭人之冤?

从清代乾隆年间到现在,从一个普通读者到著名红学家,有许多人都认为,晴雯之死,袭人负有极大的责任--是因为袭人告密,导致了晴雯被赶出大观园。当时晴雯生着重病呢,所以不久晴雯就死了。

在乾隆、嘉庆年间,也就是十八世纪末到十九世纪初,那么离开现在已经有二百年了,有一位叫二知道人,一位评点家,他在谈到金钏之死、晴雯之死的时候,他就说:“袭人是功之首,罪之魁。” 她向王夫人进言有功,立头功的就是她,罪[......]

继续阅读

红楼梦:一僧一道,用心良苦

文/归途如虹

《红楼梦》里有两个非常重要,贯穿始终的重要人物,那就是癞头和尚和跛足道士。他们是本来是太虚幻境里的仙人,来到人间,化为一僧一道。他们来到人间的目的是度脱那些痴男怨女。

跛足道士专门负责点化男人,癞头和尚专门负责点化女人。

跛足道士点化的第一个人是甄士隐,甄士隐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悲剧之后,看破红尘,最终跟着他飘然远去了。之后,他又想去点化贾瑞,给他风月宝鉴,嘱咐他只能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