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读懂林妹妹的赤子之心

文/陈琴

林黛玉因身世特殊寄人篱下,因此总敏感多疑,步步留心,时时在意,还动不动就生气流泪,弄小性儿。因此,就有许多人讨厌她这种性格,说她是很难相处的一个人。

我觉得,黛玉虽然表面上有些为人孤僻说话尖刻,其实她骨子里是一个很单纯憨厚的人,是一个不懂得矫饰和伪装、很有真性情的人。

别的且不说,单看她跟薛家母女的交往,就足以看出这一点。

薛宝钗初来时,林黛玉确实有些“半含酸”,[......]

继续阅读

征服小姐姐,贾宝玉的套路屡试不爽,总有一条适合你

贾宝玉天生就有一种特质——喜欢女孩子。但是,他的喜欢却又似乎不带一丝情欲,只是单纯的怜惜和欣赏。他骨子里有一种悲悯让他能够体察到女孩子们生活中的不易,能够设身处地地去为她们着想。

不可否认,因为宝玉的缘故,好几个女孩子都受到磨难,可是她们从未怪过他,同时他也给她们带来了很多的慰藉和快乐。如果宝玉有足够强大的能力,不被家长看扁,将来能够当家作主,相信他是可以给女孩子们建立一个幸福的乐园的人。

[......]

继续阅读

秦可卿,活得尊贵,死得奢华

文/乔治.桑

在《红楼梦》这部文学巨著中,荣国府、宁国府的奢华靡费可以说是随处可见。然而,纵观全书,最奢华的人物,恐怕就是宁国府的长孙媳妇--秦可卿了。

秦可卿的家世背景并不显赫,严格的说,甚至还有些寒酸。

其父秦业就是一个小小的营缮郎,这个可怜的营缮郎,夫人早亡,因当年膝下无子,在养生堂抱养了一对儿女,这儿子不久夭折,独剩一女名唤可儿,生的唇红齿白,袅娜风流。

缘于和贾家[......]

继续阅读

晴雯谁都敢怼,底气何来?

作者:金色明月

怡红院的大丫鬟晴雯,做针线活的水平在贾家众人之上,权力也似乎是仅次于袭人,在被王夫人赶出去之后,贾母仍然为这么一个小美眉感到惋惜。可是,贾母不知,晴雯自离开她之后,早已变成了一个众人都讨厌的角儿。平常,她似乎是谁都不怕,谁都敢得罪。

且看王夫人,第一次见到她,内心就窝了火:

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

继续阅读

什么样的人生,才不算白活了,红楼梦一言以蔽之

作者:陌游常乐

我和朋友就是两种性格的人,我对生活的态度就是过得去就好了,但是她不一样,她认为对待生活应该认真,简单点说就是不怕麻烦。

比如我们对于一碗剩饭,我的做法肯定就是煮个汤泡饭就好了,但是她的做法是给我炒个鸡蛋饭,再煮个汤。

这两碗饭怎么都是蛋炒要好吃些,这就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多一点耐心多一份心意,生活就会如蛋炒饭一样变得有滋有味。

红楼梦中的众人,我就觉得她们就[......]

继续阅读

曹雪芹借司棋一生,带给我们一个重要的警示

司棋:别了,大观园的青春岁月

作者:黄鹂

司棋是迎春房里的大丫鬟,与迎春情同姐妹,朝夕相伴,一起成长。抄检大观园后,司棋被撵,从此告别了大观园里的青春岁月,不得不直面艰辛曲折的前路。纵观司棋的生命史,有三个特点:

1.在位时嚣张,得意时跋扈

为了方便姑娘主子们的饮食,王夫人和凤姐特地吩咐在大观园里设小厨房。大观园里有了小厨房,总有人借机要东要西。

司棋就是其中一员。

[......]

继续阅读

紫鹃:平凡的陪伴最安心,懂你的人最温暖

作者:冷月葬花魂

“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叫你叠被铺床?”

这是宝玉对黛玉与紫鹃的怜爱,宝玉把黛玉比作貌美温婉的崔莺莺,把聪慧的紫鹃比作善解人意的媒人红娘,自己则以张生作比。

这句话既在表面上赞美了紫鹃的聪慧,又深深地流露出了对黛玉的爱意。

然而,在黛玉眼里,她和宝玉之间的爱情,是最纯洁至上的,容不得半点儿玷污,所以黛玉立马就恼了宝玉。

这些紫鹃都看在眼里,记在[......]

继续阅读

史湘云最后嫁给了谁?曹雪芹借用这两个字,作出了最为明确的暗示

作者:陌游常乐

湘云是贾母的内侄孙女,也就是宝玉的表妹。因为年纪相近,又是青梅竹马,宝玉和湘云非常投契。如果黛玉和宝钗没有出现,那么湘云就极有可能成为宝玉的妻子。这样看来湘云就是除了男女主角之外最重要的一个人物。因此,曹公非常地看重湘云。虽然她在襁褓之中就没有了父母,但是曹公却给她一个乐观、爽朗的性格,让她不论身处任何环境都可以坚韧、快乐的生活。

曹公这样喜欢湘云断然不会轻视她的婚事。[......]

继续阅读

凹晶馆联诗:一场灵魂的遇见,三个雅人的互谅

作者:清风羽

在这之前,湘云是黛玉潜在的情敌,湘云身佩金麒麟,与贾宝玉扯到一起,也可算一种金玉良缘;且又才高,性情又活泼有趣。湘云对黛玉,也多有看不惯,说她“小性儿,行动爱恼人”。湘黛二人,性格不在一个频道,一见面就互掐。

除了史湘云,之前,妙玉请钗、黛去喝体己茶时,曾嘲讽黛玉是个“大俗人”。黛玉与妙玉,似乎是也不在一个频道上,至少,妙玉对黛玉没有热情,黛玉也觉得妙玉怪,懒得理她。

[......]

继续阅读

红楼女子傻晴雯:忘我的爱,必然以痛苦而告终

作者:草木女孩

初读《红楼梦》,正值豆蔻年华,只觉书中人物繁多、文字晦涩,但读起来又十分畅通,有种难以言说的奇妙感受。如今将入花信之年,依然放不下这本书,更忘不了这些人。书中的女孩子,或绝尘似仙姝,或纤巧若精灵,让人恨不得倾注所有的喜欢。世间万物皆有主次之分,世人总是先关注主角,后关注次要角色,读《红楼梦》亦是这样。第一次读《红楼梦》,目光所到之处,仅是宝黛钗等主角而已,或哭或笑,所有的情感[......]

继续阅读

爱一个人,可以卑微到尘埃里,但是绝没有人会爱尘埃里的你

作者:陌游常乐

有句话说的很好,你可以爱一个人,从而卑微到尘埃里,但是却没有人会爱尘埃里的你。

爱情,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如果他们之间不是势均力敌,那么深爱着的那个人,总会受伤。

1

红楼梦里,为了爱情壮烈而死的尤三姐就是如此。她仅仅因为一眼的触动,就喜欢上了柳湘莲,殊不知,那个柳湘莲却从来不知道她尤三姐。

婚事在你看来是大事,在他看来不过是朋友之诺罢了。首先,他二人之[......]

继续阅读

业务拔尖却突然被炒,红楼梦里这一人物,是职场精英们最大的警醒

文/黄鹂

芳官与龄官、蕊官、藕官、豆官、等并称红楼十二女伶。在这其中,龄官曾多次受到元春公开褒奖赏赐,业务精湛。芳官虽未受元妃褒奖,但她的业务水平也是十二女伶中的翘楚。

第五十四回,荣国府元宵家宴,贾母点名让芳官唱一出《寻梦》,只提琴至管箫合,笙笛一概不用。可见,贾母很早之前就知道芳官戏唱的好,所以才点名让她表演。试想,贾母高龄,每天入眼的人川流不息,除非有过硬的业务能力,否则很难让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