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平凹:回忆我的母亲

人活着的时候,只是事情多,不计较白天和黑夜,人一旦死了,日子就堆起来;算一算,再有二十天,我妈就三周年了。

三年以前我每打喷嚏,总要说一句:这是谁想我呀?我妈爱说笑,就接茬说:谁想哩,妈想哩!这三年里,我的喷嚏尤其多,往往错过吃饭时间,熬夜太久,就要打喷嚏,喷嚏一打,便想到我妈了,认定是我妈还在牵挂我哩。我常在写作时,突然能听到我妈在叫我,叫得很真切,一听到叫声我便习惯地朝右边扭过头去。从前[......]

继续阅读

《红楼梦》是女性的赞歌,更是女性的挽歌

文/归途如虹

《红楼梦》是女性的赞歌,也是女性的挽歌。《红楼梦》里的女性,各有千秋,却都无可避免地要面对悲剧的命运。有的女性,十分无辜,她们没有做错任何事,却因为命运的不幸而走向毁灭,实在是让人心生怜悯。

香菱,她是那么单纯善良的姑娘,她是那么与世无争,可是命运并没有因为她的善良而放过她。从小被拐子拐走,在拐子那里受了无数的折磨。被打怕了的香菱对苦难都已经麻木了,她早已经放弃了去和不幸[......]

继续阅读

《红楼梦》的爱情观和妇女观

曹雪芹、脂砚斋诸人对“情”与“礼”的思索,对女性的态度,其实最主要地体现在这样一条批语之中:

闲上一段儿女口舌,却写麝月一人。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可见袭人虽去实未去也。写晴雯之疑忌,亦为下文跌扇角口等文伏脉,却又轻轻抹去。正见此时都在幼时,虽微露其疑忌,见得人各禀天真[......]

继续阅读

沈从文:静(催人泪下的短篇小说)

春天日子是长极了的。长长的白日,一个小城中,老年人不向太阳取暖就是打瞌睡,少年人无事作时皆在晒楼或空坪里放风筝。天上白白的日头慢慢的移着,云影慢慢的移着,什么人家的风筝脱线了,各处便都有人仰了头望到天空,小孩子都大声乱嚷,手脚齐动,盼望到这无主风筝,落在自己家中的天井里。

女孩子岳珉年纪约十四岁左右,有一张营养不良的小小白脸,穿着新上身不久长可齐膝的蓝布袍子,正在后楼屋顶晒台上,望到一个从城[......]

继续阅读

我藏不住秘密,也藏不住忧伤

文 / 余秋雨

我藏不住秘密,也藏不住忧伤,正如我藏不住爱你的喜悦,藏不住分离时的彷徨。我就是这样坦然,你舍得伤,就伤。

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我,我不会留你,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如果有一天,你说还爱我,我会告诉你,其实我一直在等你;如果有一天,我们擦肩而过,我会停住脚步,凝视你远去的背影,告诉自己那个人我曾经爱过。或许人一生可以爱很多次,然而总有一个人可以让我们笑得最灿烂,哭得最透彻,[......]

继续阅读

《红楼梦》:林黛玉最出色的三首诗作

文/归途如虹

林黛玉无疑是《红楼梦》里最爱写诗的一个人。她的诗具有强烈的个人抒情色彩。她通过写诗,抒发了自己苦闷的心情,体现出自己悲天悯人的情怀,坚贞纯洁的性格。

林黛玉写得最具有感染力的当属三首长篇歌行体。这三首诗分别是《葬花吟》、《秋窗风雨夕》和《桃花行》。这三首诗的风格都是凄美的,都十分缠绵悱恻,都感人肺腑。不过,这三首诗还是有所不同的。

《葬花吟》是林黛玉随口吟唱的诗篇,[......]

继续阅读

贾平凹:多做好事,不再恨人

差不多半个月的光景吧,我开始睡得不踏实:一到半夜四点就醒来,骨碌碌睁着眼睛睡不着。

又突然地爱起了钱,我知道我是在老了。

明显地腿沉,看东西离不开镜,每一颗槽牙都被补过窟窿,头发也秃掉一半。老了的身子如同陈年旧屋,椽头腐朽,四处漏雨。

人在身体好的时候,身体和灵魂是统一的,也可以说灵魂是安详的,从不理会身体的各个部位,等到灵魂清楚身体的各个部位,这些部位肯定是出了毛病,灵魂就与身[......]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