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最有启示意义的三个故事

作者:樵髯

前不久,李诞在节目中说,职场假象很多,现在要是把《白雪公主》中的魔镜拿来问问,谁最美啊,那么它一天得碎上七回,原因是它太耿直了,当代的魔镜都是这样回答问的人,宝贝儿,你美啊,你最美!李诞最后说,这样的夸赞他也收到过,然后眨了眨他的小眼睛。

是的,我们身边充斥着太多假象,麻痹我们的神经,软化我们的思维,弱化我们的判断,让我们以为这世界很美好。但当真相浮出水面我们无法承其重时,该去怪谁?《红楼梦》里有一柄风月宝鉴,能帮助人们看到事物的反面,让人们避免在美丽又虚幻的泡沫中迷失自我。同样的,红楼梦里的一些故事同样具有启示意义,能为人们指点迷津,避免悲剧。

一、贾母的小确幸埋藏着祸根

贾母是荣国府的实际当权者,平日不言不语,对人自称老废物,可一旦震怒,荣国府没有不害怕的。怡红院的丫头上报说看到某人跳墙了,宝玉吓着了,贾母大怒,并联想到或许有人借此偷奸引盗,于是,开始整顿风纪,这种时候,就连整天躲在小楼成一统的邢夫人也不敢自便。因鸳鸯的事,贾母责怪王夫人,王夫人明明冤枉,却也只能干站着,不敢有丝毫辩解。贾母平日那么喜欢小一辈们,但当她们仗着素日宠爱,为迎春乳母求情时,贾母无情地驳回了她们。

就是这样一个厉害的人,有时也被身边的假象迷惑。贾母有一个喜好,就是打牌。贾母喜欢打牌,当然有消遣度日的原因,但也是从中享受到了人生的乐趣。为什么?因为她打牌总是能赢钱,这可了不得,因为这在她的感觉中,意味着自己的人生开了挂,幸运总伴随着她。贾母常对人说,“不是我小气爱赢钱,那原是个彩头”。是的,她津津乐道这种小确幸。但事实真相是,鸳鸯是贾母打牌的助手,贾母需要什么牌了,鸳鸯就给凤姐送个暗号,凤姐就装作不知情地蠢萌蠢萌地把贾母需要的牌扔下,贾母赢了,皆大欢喜。

凤姐为什么这样做呢?当然是为了讨贾母欢心,巩固在荣国府的管家权。作为一个管理者,如果你的心理被下属摸透了,她总是能顺应你所有的喜好,那么你也就被困在一个非常舒适但又封闭的空间里出不来了。你很难再讲原则和纪律,也看不清下属做一件事的真正目的。

比如说在大观园添一个小厨房,这个点子是凤姐提出来的,公开的理由是,天冷了,姑娘少爷们来回吃饭太麻烦。贾母听了,觉得非常有道理,然后各种场合之下夸凤姐,凤姐也就有了管家“政绩”。

不仅如此,凤姐还有自己的小算盘。成立个职能部门,安排个给自己行贿的人,就像得了贾芸香料就安排他去种树一样,这对凤姐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儿。金钏死了,王夫人屋里空了个缺出来,有丫头的人家就不断地给凤姐和平儿送好东西,以谋求这肥差,凤姐指示平儿,送来就拿着。后来小厨房的柳家的出事了,信息太封闭的秦显家的给林之孝家的送礼,结果白送,只管了一顿饭就灰溜溜地离开了,那是没送对地方啊。所以,我们看,凤姐输给贾母的钱其实来自下人们送给凤姐的钱。贾母只要用心想想,凤姐薪水就那些,总是输钱给自己,哪来那么多?可是她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场人工制造的幸运,等整座大厦被蛀虫蛀空,轰然倒掉,说什么也晚了。

二、王夫人死要面子活受罪

王夫人,荣国府内眷中的二把手,她更注重的是荣国府的家族体面。刘姥姥来了,她一出手就是一百两,据刘姥姥自己说,二十两银子够一个庄户人家过一年,那么这一百两够过五年的了,这刘姥姥走到哪儿,都得念着王夫人的好啊!刘姥姥或许觉得王夫人出手大方,人很善良,但王夫人想着的是体面地打发走这个据说是指望自己来打秋风的穷亲戚,一次性给了你,做个小本生意,再也别来丢丑了。不过这是荣国府还能维持日常基本运转的情况下发生的事儿。

到后来,王夫人再想给,怕是也没了。因为要准备贾母过生日的礼,她愁了好多天,还是凤姐出主意,把几个用不着的大锡箱子倒腾出去换了钱,才遮掩过去。她自己这样,贾母那边也好不到哪儿去,饭都要可着人头做。

不过一把手和二把手有一个区别,王夫人手头上是真没钱,不然不会窘了那么多天,再拿东西换钱,而贾母手里有钱,只不过饭是“公家”掏钱做的而已。这意味着贾府的经济来源已陷入困境,而王夫人自己也没钱可用了。

这时候,无论对贾府还是对王夫人个人来说都是非常时期,她就该痛下决心,支持年轻一辈的改革方案,并推动其朝纵深处发展,把贾府经济搞上来。

可王夫人无意于此,就是裁剪几个丫头,她都不忍心。王夫人想的或许是,如果任由年轻一辈折腾,势必就让贾府的“穷”露出来,忠厚传家的遮羞布就会被撕掉,岂不知外人早已把贾府看得清清楚楚:冷子兴一出场就说,贾府内囊都上来了;贾珍也说“那府里精穷了”;家族内部的探春说,我们家的人就像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

所以,“穷”就在那里,“乌眼鸡”就在那里,不是你假装看不到,它就不存在了。但王夫人宁肯做鸵鸟,也不肯改变。她相信只要体面在,贾府就不会倒。这真是莫名其妙的自信和自小活在富贵乡里才有的愚蠢。她还把精力放在查抄绣香囊这等小事上,让探春很伤心,这绝对是本末倒置啊!皮将不存,毛将焉附?

三、王熙凤刻意求全惹人厌

袭人母亲病重,需要袭人回家看看,这个时候王夫人追求体面的心又来了,要袭人好好打扮一下再回娘家,凤姐负责具体执行,袭人果然打扮了半日过来,凤姐嫌她外面穿的银鼠褂子太素,就说,我送你一件,年下你做了再还我,众人便说“奶奶惯会说这话。成年家大手大脚的,替太太不知背地赔垫了多少东西,真真赔的是说不出来的了,那里又和太太算去?偏这会子又说这小气话取笑来了”,凤姐听到众人说的话,说“太太那里想到这些?究竟这不是正经事。再不照管,也是大家的体面;说不得我自己吃些亏,把众人打扮体统了,宁可我得个好名儿也罢了”。是的,这是凤姐的愿望。她希望能落个好名,而周遭人的奉承让她觉得愿望实现了。

那些人接着说,“谁似奶奶这么着圣明,在上体贴太太,在下又疼顾下人”,这就更让凤姐得意了。但事实上,凤姐也知道她周围这些人的难缠。先说她的陪房来旺家的,惯得小子不成器,贾母生日把一箩筐馒头弄得满地是,容颜丑陋,一技无成,还要强娶一个漂亮丫头彩霞,更微妙的是她还拿话要挟凤姐贾琏,好像办不成这事,主子脸上也没光。

那些日常和凤姐打交道的管家娘子更是厉害,平儿曾说她们油瓶倒了不扶、隔岸观火等全挂子武艺,能落下了什么好名呢?兴儿的话就更不像凤姐自我感觉得那么好了,兴儿说对二姐说,“如今合家大小除了老太太、太太两个人,没有不恨她的” 。

这话也不假。赵姨娘为了治死她,不惜动用积攒若干年的私房钱;邢夫人那边先是下人告她的状,后来邢夫人亲自上阵,找她的碴,弄得她只能回家偷偷流眼泪;而她的丈夫,不忿她在管家之时和男人说说笑笑,又在凤姐接连遭受打击之时,说你们这会子拿出三五千银子也是可以的,坐实了凤姐的贪污之名,还在贾蓉的挑拨下,自以为明白了二姐之死的真相,咬牙说早晚替你报仇,其中的恨意读者几乎用手就能触摸到,令人不寒而栗。此刻再回头看,凤姐想要落下的好名,不过是一时之间周围人为了调节气氛说的场面话而已。

所以李诞的话一点没错。作为管理者,身边的假象就更多。红楼中贾母王夫人王熙凤的心理,大约是每个管理者甚至是普通人都逃不过的需求,但还是应该及时醒来,懂得那不过是一种麻醉、一场意淫。因为命运从来都是公正无私又残酷无情,从不对任何一个人好到超出常规。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