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喜一怒,贾母爱黛玉弃宝钗溢于言表

一喜一怒,贾母爱黛玉弃宝钗溢于言表
少不看红楼,老不得三国,说的是人老了心思容易变得深沉,如果再去读三国,就未免更加难得有爽朗的时候。

但是,贾母却似乎是个例外。一大把年纪了,她内心却依然颇有朝气,经常跟孩子们一起玩耍,过节,猜灯谜,吟诗作对子、行酒令。

待人接物,她表现出的也是真性情。她也曾对刘姥姥说,亲戚们来了,她都是不会的。说的虽有些夸张,但是她想应付就应付一下,当是肯定的了。

如是,对于荣国府的人,她就更是如此了。林黛玉因为跟她性情相近,成为了晚辈之中她最为得意之人。只要谈到黛玉的事,贾母总是很开心,人们也总能闻得她开朗的笑声。

且说大家一行来到潇湘馆,刘姥姥的好奇心再也抑制不住,这里看看那里瞧瞧。看桌上投放着笔墨纸砚,架子上堆满了书,刘姥姥果断猜测说:“这必定是哪位哥儿的书房了?”

谁知刘贾母却指着黛玉笑道:“这是我这外孙女的屋子。”

想象一下,贾母对林黛玉屋子里的摆设是不是很满意,面对刘姥姥是不是充满了自豪感呢?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贾母的笑容早已说明了一切。潇湘馆的一切,让她感到很满意。唯一觉得不足的是,大家不知道给黛玉换一换窗纱,她为此亲自教育了一番王熙凤。

一喜一怒,贾母爱黛玉弃宝钗溢于言表
可见,林黛玉爱读书作诗,贾母也是喜欢的。贾母不是“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推崇者。她很满意林黛玉这么样装饰潇湘馆。

林黛玉作为一个书香气的女子,比男儿们都强。她为大观园题的对联匾额等,元春都非常喜欢,相信贾母也知道。觉得黛玉为荣国府争了光。

如今,刘姥姥注意到这一切,点出了她外孙女的不简单,她当然会十分欢喜,十分自豪。

不止是书香,潇湘馆还有许多精致的所在让刘姥姥流连忘返。她在走出潇湘馆前感叹道:“人人都说大家子住大房。昨儿见了老太太正房,配上大箱大柜大桌子大床,果然威武。那柜子比我们那一间房子还大还高。如今又见了这小屋子,更比大的越发齐整了。满屋里的东西都只好看,都不知叫什么,我越看越舍不得离了这里。”

刘姥姥这一番言语,赞的也是林黛玉的七窍玲珑心了,真的是心比干多一窍。后来,贾母又说一定又要到潇湘馆闹闹,看她黛玉如何怕我们的脏。

显然,贾母这是正话反说。一是,黛玉屋子有内涵,有意思,来到这里赏心悦目;二是,大家都这么来了,黛玉却依然殷勤,可见黛玉只是见不得人心的钻营奸邪,见不得人心的脏,并不是像妙玉一样瞧不起凡俗之人。黛玉总是这样的让贾母喜欢。

同样是女孩子,薛宝钗却让她很不开心,甚是有些恼怒。

一喜一怒,贾母爱黛玉弃宝钗溢于言表
走进蘅芜苑,贾母一开始还真的以为薛宝钗只不过是老实,不敢在家里带东西来,也不敢向王夫人王熙凤要装饰的宝贝。因此甚是同情宝钗,说:“这孩子太老实了。”

王夫人、王熙凤当然不愿意背锅,连忙回答道:“他自己不要的。我们原送了来,他都退回去了。”

原来如此,这个时候贾母就有些不高兴了。原来宝钗并非老实,一切都是装出来的。为什么?她还不是想着时刻以宝二奶奶的身份要求着自己。她这般不就是简朴持家吗?不就是想让大家高看她一眼吗?

贾母一个内心依然有朝气,又很率真的人,面对宝钗如此心机,当然会很不适应。这也确实,一个总是有意做给别人看,别人还怎么看透你相信你。娶这样一个孙媳妇过门,贾母是会胆战心惊的吧。

薛姨妈见不妙,连忙替宝钗开拓,说她在家也是如此。哪知,贾母更加愤怒了,摇摇头说:“使不得。虽然他省事,倘或来一个亲戚,看着不像,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我们这老婆子,越发该住马圈去了。”

真是母女演双簧,越演越不妙。无论真的假的,贾母已经是确定不爱薛宝钗了。跟着这样的人过日子,将来还有什么生气可言。读后文,我们得知,薛宝钗自己出格的简朴之外,还要求没有过门的邢岫烟要学会简朴。是不是也有点过呢?设若她真的嫁入贾府,她当家了,贾母等也是没有好日子过吧。

一喜一怒,贾母爱黛玉弃宝钗溢于言表
当然,贾母也不是搞奢华,她也是主张朴素。最后,她对薛宝钗说:“有现成的东西,为什么不摆?若很爱素净,少几样倒使得。我最会收拾屋子的,如今老了,没有这些闲心了。他们姊妹们也还学着收拾得好,只怕俗气,有好东西也摆坏了。我看他们还不俗。如今让我替你收拾,包管又大方又素净。”

有现成的东西,为什么不摆?贾母这是物得其用。就如那软烟罗,放在那里也是霉烂掉了。何不拿出来装点生活。能将家里布置得又大方又素净,才是真的有本事,才会真正赢得大家的喜欢。

只可惜薛宝钗弄巧成拙,在真正的贵族面前,只会显得小家子气。不像林黛玉,能够在潇湘馆的小乾坤里弄出大格局。只有那里才蕴藏着真正的贵族品味。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