撵走李嬷嬷,袭人势在必行,脂砚斋用一个譬喻点破

说来,林黛玉也真是知道呵护袭人了,刚一听见宝玉房里袭人和李嬷嬷吵了起来,就直接指责李嬷嬷老背悔了。

但心比比干多一窍的黛玉,是否真的站在了正确的一方呢?她真的有传说中那么懂得世故吗?

我想,林黛玉毕竟是天上的仙子下凡,她又是那么一个纯真的女孩子,心思简单的她,又如何轻易断得了人与人之间那些复杂的纠葛呢?

更何况,袭人李嬷嬷都是宝玉身边的既得利益者。袭人有着争荣夸耀之心,李嬷嬷有着一直辖制宝玉并一干丫头的欲望。一山不能容二虎,一时间谁要在她俩之间分个谁清白正确,讲出的话,都恐怕只会是武断的话。

那么,袭人并非清白的话,她又作了哪些出格的事情,惹恼了李嬷嬷呢?

她与宝玉有过云雨之事,我们不再谈论,那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把柄。贾府男子未成婚之前,房里都会有几个丫头,也都少不了肌肤之亲。袭人被贾母指给宝玉,又深得王夫人看重,贾宝玉又不得不晚婚,她充当了此等角色,也就无可厚非。

我们要谈的是,在当时人们的心目中,袭人越过了这一层本分,使得贾宝玉陷入了堕落之中。

红楼梦的第八回,作者就第一次向我们作了一个完整的交待。

那时,贾宝玉从薛姨妈家回来,因为受了李嬷嬷的气,又喝了酒,内心极其焦躁。按说,贾母看她袭人稳重,专门派她来照顾宝玉,她应当想到宝玉做客回家后急需照料,可是她却在跟宝玉一起的炕上故意装睡,惹宝玉来跟她玩。

这对于一个女孩子一个丫头来说,如此主动,是不是十分出格呢?这样做是不是诱惑主子堕落,沉溺于色相呢?

怪不得一向纯洁的晴雯看不过,当宝玉问袭人哪里去了,她只是摆弄着眼神,向炕上努嘴,对袭人发出了严重的鄙视。但是袭人却不自知。相信,王夫人如果看到了这一幕,早就将袭人撵走了。

如此地故意地挑逗主子,自然是要倒霉了的。这不,贾宝玉早已心烦得很,没有心思理她,跟丫头们没有谈及几句话,就发起了脾气,将一个杯子狠狠地砸在地上,惊动了贾母,也惊动了李嬷嬷。事情立马就发生了质变。

果然,贾母立马就派人来追责了。这个时候袭人才吓得从炕上爬了起来,谎称是自己摔破了杯子,将此事搪塞了过去。因为鸳鸯自小就跟袭人好,也就没有说什么,照着袭人的话去回明了贾母。

但是,李嬷嬷又怎会放过袭人呢?因为贾宝玉发脾气就是要撵走那李嬷嬷,而且也差一点被撵走了。当她得知袭人那样勾引贾宝玉,她又怎么会不把自己失去宝玉尊重的气撒在袭人身上。她后来去宝玉房里,看着袭人又躺在炕上,联想到这一件事,她又怎会不骂袭人是忘了本的小娼妇,进而指责她只知道一心装狐媚子哄宝玉呢?

如此,袭人是不是有些咎由自取呢?这一回她受再多的委屈,也只能含泪自己往肚子里吞了。当时,贾宝玉还指责说,是晴雯等得罪了李嬷嬷,殊不知,这是袭人早已为自己埋下的祸根。因此,晴雯回答宝玉说:“谁又不疯,得罪她作什么?”这当就是作者在间接地指责袭人欲上位耍出的疯狂了。这样,又怎怪李嬷嬷那么样地唾骂她呢?

这是袭人间接地得罪了李嬷嬷。其实,袭人自来到宝玉身边,一直都有着撵走李嬷嬷,自己做土皇帝的念头。关于这一点,脂砚斋是这么给我们做的譬喻,他说:

先主(刘备)取两川,方得立基业,而偏不肯取,大与此意同。

这里的此意,指的当然是袭人一直告饶,让宝玉不要撵走李嬷嬷。她为什么如此,只不过是如同刘备一样,为了自己的名节罢了。何况,那一天的事情贾母要认真追究下来,她袭人也可能就此被撵走,她当然只能洋装保住李嬷嬷,以免自己遭遇不测。另外,脂砚斋的这句话也透露了,袭人赶走李嬷嬷如同刘备取两川一样,只是迟早的事情了。

袭人之心机手段如此厉害,也就怪不得李嬷嬷在后来的叫骂中,直接点出宝玉身边有地位的丫头“谁不是袭人拉下马的”。真是可怜李嬷嬷痴长了那么大年纪,连这么一个小丫头都斗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