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心生一计欲引发宝黛争端,林黛玉用一句话挑明不跟她一般见识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世人大多不理解黛玉,转而去爱宝钗,当是黛玉最爱生气流泪的缘故吧。

不过,我个人觉得,这只不过是世人都坠入到了贾瑞的迷障之中吧,一味地爱慕于宝钗的虚妄,没有一双慧眼觉察到黛玉那颗纯真的心。

初次看下面一段对话,确实觉得黛玉有些无理取闹。

黛玉见宝玉宝钗一起回来,就抱怨说:“我说呢,亏在那里绊住,不然早就飞来了。”

宝玉笑道:“只许同你玩,替你解闷儿?不过偶然去他那里一趟,就说这话。”

林黛玉道:“好没意思的话!去不去管我什么事?我又没叫你替我解闷儿!还许你不理我呢。”说着,便赌气回房去了。

但是,细想之下,宝玉又何尝不混沌愚蠢。宝玉在宝钗处,听说湘云来,转身就要回去,谁知宝钗一把就拉住了他,让他等自己一块过去。宝玉就那么样的等着宝钗一块来见湘云。

一般来说,按照宝黛钗的关系,是不是宝玉该先走一步为好呢?一方面,黛玉那么在乎宝玉,看宝玉跟着别的女孩子成双成对的出入,心里必定不好受。谁知宝玉却不以为然,觉得他不是黛玉的专属,有权利跑去帮别的女孩子解闷,是黛玉拘束了她。这当是典型的姐姐妹妹都要爱的心态了。另一方面,宝钗也不当让宝玉等着她一起过去,她明知宝黛二人有情,黛玉早已因此而含酸,而且还是在她们家,她却非要跟宝玉一齐走,其用心自然就不简单了。

这个时候,脂砚斋也果断点评说:“宝钗喊出'等着'二字,大有神情,看官闭目熟思,方知趣味。”什么趣味,自然是宝钗对宝玉温柔的攻陷了。要不然,宝玉那么急着见湘云,也不至于等宝钗梳妆打扮一番,再一起回来。

心比比干都多一窍的林黛玉,看着宝玉宝钗一起踏进门槛,看着宝钗的那份喜悦,她又如何不要调侃一句。贾宝玉不知体察这一切,当着众人那么狠地指责黛玉,黛玉又如何受得了。黛玉辩解几句,回房去就再正常不过了。

其实,黛玉说的也是实话,她虽然中意于宝玉,但是却不强求,更不想拘束宝玉。她回去后,宝玉来劝她,她生那么大的气,说自己不如死了干净,并非是继续生宝玉的气。而是为宝玉为自己忧心,是对宝玉最真的体贴。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我难道为叫你疏远她,我成了个什么人了,我是为我的心。”

要知这一份心,接来下,我们且看她对宝玉指责她不懂自己心的回答:

黛玉听了,低头一语不发,半日说道:“你只怨人行动嗔怪了你,你再不知道自己怄人难受。就拿今日天气比,分明今日冷的这样,你怎么倒把个青肷披风脱了呢?

看得出黛玉有些羞于表达,但是她却依然一语道出了她生那么大气的真相。她气的是宝玉不知好好照顾自己的身子。是啊,那么冷的天,宝玉那么样的炮燥,不穿披风就跑出来哄黛玉,确实难以让人省心。一方面,宝玉自己可能冻病不说,另一方面林黛玉也扛不起这指责,宝玉若因此病了,王夫人怎会不怪掉黛玉一头皮。

黛玉说自己一年三百六十日都处于风霜刀剑严相逼的环境中,还不是众人把宝玉不长进的错,都一股脑儿怪在了林黛玉头上。这样长此下来,林黛玉内心又怎会不生出自己不如死了干净的念想。

因此,黛玉更多的时候,都是在为宝玉着想,都是在为宝玉忧心,而不是跟薛宝钗一般见识。她不想宝玉为他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很多时候,宝玉有多么的不成熟,她就有多么地痛苦。只是,在其它方面,她又不怎么好像宝钗一样规劝宝玉。她只能默默承受。

清虚观打蘸之后,也是宝玉主动惹黛玉吵一架,才惊动了贾母王夫人等,如果宝玉沉稳成熟一点,知道如何安抚黛玉,不去砸玉,黛玉又如何会白流一场眼泪。

可惜的是,直到黛玉的眼泪都快流干了,宝玉才慢慢地走向了成熟,懂得了黛玉的心,向黛玉道出了“你放心”这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