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是输给母亲

诗人汪国真曾在《母亲的爱》中写到“我们也爱母亲,却和母亲爱我们不一样。我们的爱是溪流,母亲的爱是海洋。”确实是这样。母爱的代名词我美其名曰“大于号”。
我的母亲今年80了,父亲已走了四年,母亲不愿给孩子们添麻烦,一直一个人过日子。她老人家,养了三十多只鸡,四条狗,一只猫,还有父亲留下的一群鸽子,除此之外,把后院的小菜园收拾的像个后花园。春天来了,蔬菜竞绿,蜂蝶戏舞,花儿争香。每次回家母亲不是喂鸡喂狗拾鸡蛋就是在后院忙。我给她的微信起了个名叫饲养员。嘿嘿!可别说,我老妈还真是个时髦的老太太,刷抖音、看微信,样样行,她把自画自剪的原创剪纸作品发到了朋友圈收藏,还经常和在城里的小孙孙聊天呢!就连我上网课“连麦”这样的词她都懂,有时还会关心的问我连麦时卡不卡。
年轻时的母亲可好狠好狠。年少时的我一直对母亲“怀恨”在心。那一年我考上师范到外地求学。快开学了妈妈还没给我做好小褥子。不慌不忙地拿来针线顶针让我自己做。天呐!我怎么会做?我还就得做!我撅着嘴可怜巴巴地穿针引线,顶针总和针打架,不听使唤。于是我干脆把它从手上抻下来,扔到一边。整整半天时间,褥子终于做成了。看着歪歪扭扭的针脚,再望望我千疮百孔的小嫩手。嘴角掠过一丝苦笑。母亲为什么不给我做呢?我很久未能释怀!
这使我情不自禁地想到初一的时候学骑自行车时的情景,那时的自行车比较高大,我当时又是那么瘦小。母亲只在后面给我扶一会儿就偷偷的撒手。有一回,我猛一回头,看到是自己再“飞”心立即紧张的如刚收口的麻布口袋。“咣当……”连人带车来了个狗啃泥。疼死了!“呜呜……”我忍不住哭出声。“死丫头!哭什么哭!还敢哭!看你把车子都摔坏了!”妈妈愤怒地吼着。“什么?我没听错吧?妈妈居然不心疼我心疼车!”我立刻不哭了,忍者痛站起来,又练了起来。拿出来不怕死的劲,不到半个小时我居然学会了!但我更不能释怀。
我一直偷偷的天真地想“我会不会是后妈呀!”结婚后,婆家那边或许有人会告诉我吧?但没有。这个结在我心里埋了好多年。终于有一天,我趁着母亲的高兴劲小心翼翼的弱弱地问了一句“妈,为什么我当年学骑车摔倒了,你不扶我还骂我摔了车呀?”“你个傻丫头,又刁又倔,我要哄你你就更哭得没完没了了。”母亲责怪中现出了慈爱。哦,原来母亲真是用心良苦呀!不用说,妈妈让我学做褥子也是怕到婆家不会做受委屈呀!我心中的冰终于融化了。
年老时的母亲好柔好柔。每次星期天,我回家看她,她总是把我送出过道口,默默地瞩望,直到我拐弯上了大道,我叮嘱过她多次,外面风凉,不让她这样望着我,每次她都答应的好好的,还是照例瞩望我。唉!索性拐角的时候我不回头了,想必母亲也就不送我了吧?可是我又错了,待我掉头看母亲时依旧看到她的背影。无论我见与不见,母亲依然风雨无阻地守望……
妈妈还一直很节俭,我怕她舍不得花钱,回家时除了买足东西外,还给母亲钱,可母亲总是拒绝。再三推辞,真烦人!跟亲生女儿客气啥?我于是偷偷地把200元钱给她塞到枕头底下。临走时,母亲也没有发现我的小秘密。路上,我哼起了小曲。准备回到婆家后再给老妈打电话。没想到,刚到家,老妈就来电话了“丫头,我给你包里放了200元钱,回家给孩子买点好吃的,你别忘了拿!”好心有灵犀呀!我又——输——了!
“我们可以走得很远很远,却永远走不出母亲心灵的广场。”再读汪国真《母亲的爱》,眼中不免多了几分酸涩。是啊!母亲对于孩子而言,无论是“糟糕透了”还是“精彩极了”的爱都是永远的“大于号”。亲爱的老妈,我知道,我永远也不会赢,但我要努力去赢!给您一个幸福的晚年。愿您和天下其他伟大的母亲都幸福、快乐、安康!

作者简介:河北省保定市博野县程委中学教师,保定市骨干教师,一师一优课省级优课获得者。酷爱文学,公开发表二百多篇文学作品,散见于报纸、杂志和网络平台。参与编写《六阶同步作文》。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