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对林黛玉爱得无微不至,却输得痛彻心扉

文/落花人

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未卜前生愿 今添一段愁。一场注定了的凄凉往事,发生在这柔情似水的江南。

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当初那个钟鸣鼎食,门庭若市的家族,一晃眼便是断井颓垣,烟消云寂。一群锦衣绣户的闺阁佳人,一个转身便是万艳同悲千红一哭,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这流传千古悲金棹玉的红楼,亦是那一行鱼龙混杂,形色不一的戏子,共同演绎的一番伤春悲秋,感人深沉的戏幕。或许只有悲剧才会刻骨铭心,或许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感知红楼的辛酸韵味。

侯门深似海的高墙院内,贾母作为权威的中心,有着不可逾越的地位,和至高无上的威仪。贾母的意愿不仅关乎着整个家族的的兴衰际遇,还决定着宝黛钗的命运走向。

因为贾母的溺爱,宝玉成了家里的混世魔王,只知朱楼画栋,恶赖富丽为佳。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

因为贾母的疼爱,千里之外无母亲照顾,无姊妹扶持的黛玉踏进了贾府。艳冠群芳才高气傲,贾母视之为掌上明珠。无人敢得罪,无人不奉承。

曾经深明大义的贾母,作为宝黛钗爱情悲剧的中心人物。当初对宝黛的疼爱,是如此无微不至心思细腻,但是后来的她输的却是痛彻心扉歇斯底里。

贾母本以为自己的决定可以挽救这个偌大的家族,但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人各有志,天命难违。他的决定不但没有挽救这个家族,反而葬送了整个家族的希望。

痴迷的绛珠草魂归离恨天,多情的病神瑛洒泪入空门,可怜的薛宝钗独守鸳鸯帐。缘起缘灭,或许这场悲剧就是上天恩赐的果报。

曾经的贾母把自己的女儿贾敏嫁给了林如海,一个是侯门世勋的千金,一个是书香门第的才子。或许在当时看来并不是门当户对,但贾母也并非陈腐旧套中人,她看重的不是家底和根基,而是子女的幸福与追求。

在清虚观张老道为贾宝玉提亲时,贾母便立刻回绝,因说道不管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得上就好。如此精明的老太太,心中早已有了人选。

元宵佳节宾客满座,一个执壶为妹妹亲斟佳酿,一个捧杯为哥哥巧送唇畔。一颦一笑一言一行,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更别说贾母了。

如此亲密作为在当下虽不合礼节,但在贾母心中早已默许。因为宝玉作为贾母的挚爱,宝玉的婚事肯定是贾母最为牵挂的,他的婚姻也一定会由贾母做主。

正因如此,黛玉作为大观园的佼佼者,论才华学识,论相貌身段,都脱颖而出。更重要的是宝黛二人自小青梅竹马,情投意合。所以黛玉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贾母心中,宝玉婚姻的最佳人选。

贾母在众多女孩中唯一没有夸赞过的女孩便是黛玉,不仅如此,还时常责怪这两个不晓事冤家。尽管嘴上这样说,心里放不下的还是那两个玉儿。两人一斗嘴就会派人去说和,时时牵挂着,刻刻不放心,生怕受了委屈。

恰恰相反的是,经常在众人面前夸赞宝钗,晓事明理顾全大局。但是一句我们家的四个女儿都不如宝丫头,提醒了横插在宝黛中间的薛宝钗,亲不间疏,后不僭先。

住在大观园里的每个人都有月例银子,但贾母还是私下里自掏腰包给黛玉送银子,生怕有人为难于她受了委屈。

从黛玉进贾府开始,每逢生辰都是贾母亲自主持操办的。虽然侯门大户行事排场都有则例,但是从贾琏夫妇探讨给宝钗过生日得知,黛玉的生日排场则是由贾母决定的,可想而知一切行事定例都远远高于一般人。在大观园里,能承受如此恩荣的只恐黛玉一人。贾母对黛玉的时而嗔怪那是爱之深,对她的依顺纵容那是惜之切。

如此的种种溺爱,让大观园中的黛玉无人敢怠慢,无人不迎合。秦可卿病了只有王熙凤和宝玉前去探望,但是黛玉病了贾母亲自监诊服药,不仅薛姨妈前来问候,各姐妹也都来了。人参燕窝只要黛玉需要,贾母自是百依百顺毫不吝啬。循规蹈矩的深宫大院里,也只有黛玉敢耍小性子,敢刻薄人,敢无礼放肆。

如果说除了宝玉,了解黛玉为人和心意的人那就非贾母莫属了。但是在这座华而无实的戏楼摇摇欲坠时,一向精明的贾母却在最后的时刻犯了糊涂。她让自己的掌上明珠含恨魂归香消玉殒,她让承担着家族希望的宝玉万念俱寂心如死灰。

断了念想的两个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没有方向没有目标,不知道是为谁活着,也不知道活着是为了谁。上天不会给任何人再来一次的机会,一失足注定会成为千古的恨事。曾经深明大义的老太太,在这一刻却输的痛彻心扉。

本以为爱得很深沉,最终还是毁了两个人的幸福。一个焚稿断痴情,一个泪洒相思地。本以为爱的深明大义,最终还是输得痛彻心扉。一个魂归离恨天,一个心冷入空门。或许不是同一个世界,但却是同一个道理。或许不是同一个故事,但却是同一种情怀。最后的我们还是变成了我们当初讨厌的样子。

一句“宝玉,你好……”不知道有多少怨恨,不知道有多少寄托,不知道有多少无奈。在这一刻用无情眼泪还清了前世的宿债,用清白身躯诀别了今生的烟火红尘。犹如一朵盛开在雨季的莲荷,用绚烂的身姿衬托着盛夏的芳容。秋风过后,唯有那多情的诗客,依旧回味着留得残荷听雨声的韵味。诗客的离去,剩下的就只有无人问津的冷漠与凄凉。

遇见是一种缘分,错过亦是一种缘分。没有走到最后的人,注定不合适。在爱的世界里没有谁对谁错,没有谁辜负了谁。错的只是不该相爱,辜负的也唯有青春和岁月!所以不用悲伤也不要怨恨,一个温柔的转身,一个惬意的回头,下次茫茫人海中相遇,我们还能相互致意!